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想記得好,就用自己的視角

2014/04/02 | | 標籤:

photo credit: JD Hancock via photopin cc

情節記憶(Episodic memory)和「自己」的連結相當緊密,例如要你回想第一天進入新學校,或是自主操作過的力學實驗……親自經歷過才記得好。

在過去一些研究指出情節記憶與本體經歷與視角(body-centered first-person perspective)有關連的,例如在精神疾病的臨床研究,得到創傷後心理壓力緊張症候群(PTSD)的人會說自己突然再經歷了一次創傷,但是在自己體外的某個地方,且難以記憶再經歷創傷的歷程。瑞士的研究者想要確立情節記憶與本體經驗的關係,便找健康參與者進行研究。

參與者進入實驗室前,會先給他們短暫時間閱讀實驗中會用到的背景知識,進入實驗室後,便配戴 VR 頭戴式顯示器與耳機,顯示器內看到的都是現場透過攝影機轉播的畫面,耳機裡聽到的聲音也是現場接收。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可以改變參與者的視角與聆聽位置。實驗有三種視角,第一種是主體視角(In-body condition),攝影機所在的位置是參與者的頭上,拍攝正前方的畫面,也就是我們正常視角的情況(下圖A,上半部是攝影機位置部署,下半部是參與者在頭帶裝置裡看到的畫面),另外兩種體外視角(Out-of-body condition),一種是攝影機在參與者正前方(下圖B),一種是在參與者側方30度角位置(下圖C)。

photo credit: PNAS

實驗開始,一位扮演教授的演員走進實驗室(參與者不知道教授是演員),教授先詢問一些參與者個人資訊,再針對參與者先前閱讀的背景知識,加入一些與參與者有關的問答提問。提問互動期間有一半時間參與者看到的是主體視角,另外一半時間看到的是體外視角。

一周之後,會再找參與者來,進到與上次教授互動截然不同的環境進行記憶測試,回答上次發生了什麼事、發生的順序、以及個人的感受等等,同時使用核磁共振儀(fMRI)掃描參與者的大腦活動,結果發現在兩種體外視角狀況中的參與者的回憶能力,比起在體內視角狀況中的參與者顯著差很多。體驗體內視角的參與者在回想過程中,他們與情節記憶相關的海馬迴(hippocampus)與過去其他的記憶實驗中所觀察到的相同地活化著;但體驗體外視角的參與者在回想過程中,海馬迴並不活化,然而在前額葉(frontal lobe)的活化則是清楚可見,「可見他們真的得很努力回想。」這個實驗的領導人Henrik Ehrsson教授說。

研究者認為實驗結果可以說明身體經驗與記憶之間的緊密關聯。我們的大腦透過統和多種感官(視覺、聽覺、觸覺……),持續創造自身在環境中的經驗。當這些記憶被建立之後,海馬迴的任務就是連結這些資訊,統合進入長期記憶儲存。而當這些感官經驗是在體外時,記憶儲存的歷程就被干擾了,無法統合的記憶變成零碎的存取著。

筆者認為這個實驗清楚說明,為什麼學校在實驗課程必須要讓每個學生親自動手做。過去也許認為,實驗分組由一人操作多人觀察,或是由老師示範實驗可以達到效果,但這個實驗說明,只有靠自己的視角DIY才容易記得好!

實驗原文: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Out-of-body–induced hippocampal amnesia
相關報導:Science Daily:Outside the body our memories fail us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Jacky Hsieh

中大認知所碩士。使用者經驗工程師。喜歡寫東西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