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美國隊長,或許是唯一一個,沒被科學惡搞的超級英雄

先不深究科學倫理跟科學可能性,仔細想想,似乎我們熟悉的,尤其是最近幾年登上好萊塢大螢幕的美式超級英雄,還真的個個都被科學惡搞過後才變身。非先天就有超能力、非實驗意外或失敗、非強迫中獎、非自我犧牲,而且是正面角色的後天超級英雄,看來就只有即將登上大銀幕的美國隊長了。

圖片取自開眼電影網

這一年來,本來只看日漫港漫台漫的我,也開始看起美漫,特別是超級英雄漫畫,所以現在對於許多英雄的誕生背景以及跟其他英雄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也算是了解不少。剛剛看見DISCOVER雜誌網站的部落格作者Kyle Munkittrick的新文章頗為認同,但也有些其他想法,我就借這篇文章表述一下。

想想那些被蜘蛛咬、被雷打、被珈瑪射線照射、被生化改造…的超級英雄吧,他們大多都經歷過變身、發現能力、自我肯定、迷失、再肯定、再迷失…的過程,個個都是科學的悲劇,即使成為英雄,看似獲得了不得了的力量,但面對的也常常是其他科學悲劇造成的問題,例如同樣因為實驗失敗產生的超級惡棍,或是不受控制的機器人。

Page from Captain America Comics #1 (March 1941). Art by Joe Simon & Jack Kirby.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然而美國隊長(或美國上尉)Steve Rogers並非如此:他自願從軍、自願接受超級士兵實驗、變身前是個好人,變身後變成大好人;在他身上施加的超級士兵血清(Super-Soldier Serum)、跟Vita-Rays放射能…通通都完美地達到了科學家想要達到的目標,跟其他超級英雄故事比起來,這部電影對科學跟人性都抱持著最正面的態度–好人藉由科技強化了自己、達成了心願、保護了重視的價值跟人群。

的確,真的很少看見有故事主角會不因乍然獲得的力量或能量而迷失的,也很少看見有文本不強調科學實驗帶來惡果、副作用或風險等等的情節,畢竟這些可是從科學怪人就奠定的傳統啊。美國隊長強化了對科學的信任以及愛國主義的強調,當然與此一角色出現的時空背景有關;時值1941年3月,美國等同盟國正與德國、日本等軸心國交戰,納粹也因此成為美國隊長的頭號敵人,自然需要一個像美國隊長一樣正面的英雄角色來振奮(美)國人囉。

我們還是可以從科學角度來看創造美國隊長的可行性,iFanBoy漫畫部落格的作者Ryan Haupt就很認真的發揮了漫畫宅的精神考證了現代科技是否能創造美國隊長,答案顯然是否,例如類固醇怎麼打也沒法讓人不用鍛鍊就直接長出肌肉、盾牌受到攻擊的入射角跟反射角得一致、人沒辦法跟美國隊長一樣活到快90歲還不顯老(但最近的確有成功讓老鼠返老還童的研究),比較可行的還是透過外在裝甲,也就是類似鋼鐵人的方式來強化士兵能力。(雖然最近在漫畫中東尼史塔克自己也注射了類似超級士兵血清的病毒,與裝甲徹底合為一體,詳見此)

最後,讓我們回過頭來看「改造士兵成為超級戰鬥者」這件事。如果美國隊長是在現代戰爭型態中出任務,他還能發揮作用嗎?還是已經變得無關緊要呢?以美國在伊拉克跟阿富汗的兩場當代戰爭來說,其實更需要強化的士兵特質不是肌肉、感官、忍耐力等,而是語言能力、文化理解能力、外交溝通能力等,因為有這些能力的士兵更能判斷環境、與當地人合作,將武器使用跟傷亡都降到最低。戰爭的目的-如果真的有目的的話-該是不要再讓戰爭再次爆發了,然而一個肉體被改造成戰爭機器的超級士兵,只能永遠尋找下一個戰場。

補充(07/26 12:56):友人anarch在我Google + 指出,美國隊長因為在冰層冰凍很久,所以才維持年輕狀態。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小時候是那種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關心台灣的傳播環境跟媒體品質,現在是PanSci 泛科學網的總編輯。如果你想成為PanSci的專欄作者或是志願編譯,也可以跟我聯絡。kuowei@panmedia.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