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超級忠貞的血吸蟲

本文由民視《科學再發現》贊助,泛科學獨立製作

情人節最佳的禮物是什麼呢?

玫瑰?太老套了…

巧克力?萬一人家怕胖XD

有什麼能夠代表一生一世永不變的感情呢?

情人節的禮物何不來點超級忠貞的血吸蟲吧XD

中華文化以鴛鴦為夫妻忠貞的代表,可是近年來的研究卻發現,鴛鴦的夫妻配偶關係,很有可能僅維持一個生殖季,就各分東西再尋找新伴侶[1],難怪俗話說:「只羡鴛鴦不羡仙」Orz

情人節裡,來談談比鴛鴦更忠貞不二的血吸蟲吧。血吸蟲,又名裂體吸蟲,屬扁形動物門,主要指所有歸類在裂體屬下19個同屬的物種。

有六種血吸蟲可以寄生人體,其中主要三種,分別流行於中東、亞洲和南美洲,分布範圍較廣;另外三種則侷限於北非、馬來半島、湄公河流域,是對人的影響較小多為動物株(zoophilic strain)。血吸蟲成長的過程都必須經過在淡水螺類體內的寄生階段,才有能力感染哺乳動物宿主。人們主要是因農耕勞動、生活用水、游泳戲水等各種方式與含有尾蚴的水接觸後,尾蚴便很快趁機鑽進人體皮膚轉變成童蟲,經過一定時間的生長發育,最終在肝、腸附近的血管內定居寄生,所引起的症狀表現各有不同,皆統稱為「血吸蟲病」,被世界衛生組織公佈在六大熱帶醫學疾病之一[2]。

人和牛、羊、豬等哺乳動物的血吸蟲病俗稱「大肚子病」。血吸蟲對人畜危害以蟲卵損害為最為嚴重,因為蟲卵沉著在宿主的肝臟及腸壁等組織,形成蟲卵肉芽腫,最後會導致肝脾腫大、腸壁纖維化、肝硬化和腹水;兒童如果反覆感染血吸蟲,會引起發育不良、智力減退、生殖機能不好,形成血吸蟲性「侏儒症」[2]。

雖然血吸蟲的蟲卵在人體內會造成很大的危害,但是血吸蟲必須在淡水內孵化,並且找到適合的蝸牛或淡水螺寄主,否則就無法生存。血吸蟲在人體內可以存活好幾十年,而更有趣的是,在這期間,血吸蟲大多是維持一夫一妻的!

Parasite_Schistosome_SEM.jpg(Bruce Wetzel and Harry Schaefer/Wikipedia Commons)

大多數寄生蟲是雌雄同體,可是血吸蟲卻不同。雌血吸蟲是條又細又長的小蟲,而雄血吸蟲則像一艘獨木舟。雄蟲比雌蟲大,牠們都有吸盤狀的嘴可以吸血。在人體內,雌蟲找到中意的雄蟲後,就會住在雄蟲身上的槽內,兩者維持長期的夫妻關係。如果嘗試把兩對雌雄夫婦分開,要讓牠們玩換妻的遊戲,非夫婦關係的雌雄蟲還是無法配對,顯示夫妻關係確實是忠貞的。

不過,也有研究發現,如果雌蟲遇上了血緣關係更疏遠的雄蟲,仍有可能愛上新歡和原本的老公離婚。但是老公和追求者的遺傳雜合性(heterozygosity)卻不在考量之內[3],一般上雜合性較高的個體也較健康。雌蟲如果離婚,此舉可能是為了增加後代的遺傳多樣性。換句話說,血吸蟲連離婚再嫁,也是為了後代子孫著想,而不是單純喜新厭舊或貪戀新歡的高富帥。

血吸蟲不僅對伴侶忠貞,對中華民國也獻出了忠誠。當中國大陸淪陷,蔣介石戰敗退居台灣準備反攻大陸,解救大陸同胞時,中共的人民解放軍正在長江支流磨拳霍霍地練兵準備解放台灣。1949年底,正當人民解放軍氣志高昂地每天勤練泳技,準備全力渡海搶灘攻佔台灣時,就傳出了血吸蟲病,估計感染了三至五萬軍人,讓中共措手不及,調度了所有醫療資源救援,喪失了跨台灣海峽進攻的機會。在過了半年,疫情穩定後,就在1950年中爆發了韓戰,美國第七艦隊巡弋台灣海峽,中共無法趁虛而入[4]。雖然過後中共仍未放棄武力統一台灣,可是代價比當初高太多了,以致未曾實行過。

台灣有今天的自由民主,是不是要拜血吸蟲的作亂所賜呢?

 

參考資料:

  1. 自由電子報- 鴛鴦流行一季情藍鵲信守一世情
  2. 血吸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3. Beltran S, Cézilly F, Boissier J. Genetic dissimilarity between mates, but not male heterozygosity, influences divorce in schistosomes. PLoS One. 2008 Oct 8;3(10):e3328. doi: 10.1371/journal.pone.0003328.
  4. Kierman, Frank A. Jr, The Blood Fluke That Saved Formosa, Harper’s Magazine, 218: 1307 (1959:Apr.) p.45

—————————–

延伸科學再發現@科技大觀園


更多內容也可以上科技大觀園搜尋「細菌」,或每週六上午8點收看民視53台科學再發現

關於作者

Gene Ng

來自馬來西亞,畢業於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學士暨碩士班,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遺傳學博士班,從事果蠅演化遺傳學研究。曾於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現任教於國立清華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從事鳥類的演化遺傳學、基因體學及演化發育生物學研究。過去曾長期擔任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科景」(Sciscape.org)總編輯,現任台大科教中心CASE特約寫手Readmoo部落格【GENE思書軒】關鍵評論網專欄作家;個人部落格:The Sky of Gene;臉書粉絲頁:GENE思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