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橡膠保險套-《臉紅心跳的醫學》

臉紅心跳的好色醫學 封面 - 複製 - 複製 - 複製進入工業革命之後,美國發明家古德伊爾(Charles Goodyear, 1800-1860)採取中美洲人的方式,將硫和天然橡膠一起加熱,創造出硫化橡膠,並在一八四四年獲得專利。由於硫化橡膠彈性好,強度夠,馬上被用來做為新款保險套的材質。雖然用硫化橡膠做出的保險套不若動物腸子保險套那麼天然、舒服,可是啊,硫化橡膠能做出不同尺寸、抗拉性強的保險套,更重要的是價格低,品質好,不但保存期限更久,還能重複使用,在市場上相當具有競爭力。《紐約時報》於一八六一年更是刊登出第一樁保險套廣告。

雖然保險套愈來愈普及,但是當時的社會仍有許多人不認同使用保險套。

反對保險套的原因很多。有人站在玩樂的角度,認為戴套辦事觸感不真實,總是少了點樂趣,因此主張性愛不該有隔閡。有人則說使用保險套防治性病太過可恥,如果男人們害怕得到性病,就應該節制浮濫的性生活,而不是建議他們使用保險套,否則等於變相鼓勵濫交,這樣只會讓性生活更混亂。更多人的想法是,既然使用保險套會有避孕的作用,那就該被明令禁止,因為眾多的保守人士相信避孕是不正確的,完全違反上帝的旨意。

有趣的是,這種「我們不該避孕,因此不可使用保險套」的說法,反而也獲得醫界的支持。於是美國自一八七三年起,以法令禁止傳遞避孕訊息,有些地區甚至還會禁止生產及銷售保險套。愛爾蘭同樣判定促銷保險套的廣告屬於違法。加拿大建議民眾不要談論任何「讓道德淪喪」的避孕話題,而這時的義大利和德國雖明令國人不許談論避孕方法,但這兩國認為保險套確實能夠阻擋性病流傳,因此沒有法令禁止國人使用保險套。後來,即使倡導避孕的女性主義逐漸萌芽,保險套依舊不為女性主義人士青睞。因為女性主義者認為避孕的主導權需要完全掌控在女性手裡,使用保險套等於將主導權奉送至男性手上,當然是萬萬不可。

但是,即使受到社會及法律的雙重打壓,保險套並沒有就此絕跡。因為不能公開談論,使得最早替保險套「正名」的英國男人,改口暱稱保險套為「周末必需的那個小東西」。在許多歐美國家,保險套也只是換個名目、換個地方賣,內行人都知道只要到「橡膠製品」或是「男性用品」區,就能找到保險套。到了十九世紀末,保險套相當低調地成為最熱賣且最受歡迎的避孕方法。在一次世界大戰前,光是波士頓每年就能售出三百萬個保險套,市場需求十分驚人。

打仗也要保險套

一次世界大戰的來臨倒是給了保險套一個好機會,用實力證明自己的身價。

實事求是的德國人,做了一番醫學數據統計,發現士兵們如果不戴保險套辦事,每一千次性交裡會有六百二十五人感染淋病,發生率極高;但是如果戴套辦事的話,每一千次性交裡中獎的人數會銳減至三十五人。德軍了解,要求士兵禁欲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於是乾脆固定供應保險套,甚至還發展出更細緻、更薄的保險套,創出自己的品牌,因此戰爭結束後罹患性病的士兵數目不多。反觀美軍和英軍,他們訴諸道德勸說,要求士兵們多想想大後方的姊妹妻兒,不要在前線召妓。後來的結果證明此舉是緣木求魚,許多士兵在前線感染了梅毒及淋病,到了一次世界大戰的末期,美國軍隊裡有接近四十萬名士兵感染淋病或梅毒,罹病人數創下歷史新高。

從戰爭裡獲得的慘痛經驗比各種臨床實驗都還要可貴,各國也就逐漸支持使用保險套。一九二○年後乳膠出現,張力更強,還可以保存到五年之久,現代保險套的雛型已經呼之欲出。隨著市場愈做愈大,更多的人出面要求品質控管。有個科學家在一九三五年以裝水和裝空氣的方式,逐一檢驗了兩千個保險套,發現竟有高達六成的市售保險套會滲漏。

當科學家披露消息後,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開始介入,規定業者要在出品保險套前進行測試,否則若被抽檢到不合格的商品,食品藥物管理局有權力要求保險套下架。經過這一層把關,保險套業者發明了自動檢測器,自此之後,每一個出廠的保險套都會經過自動檢測,才會到市場上販售,讓消費者更有保障。

品質提升讓保險套愈來愈普及,德國在二次大戰期間,每年就用掉七千二百萬個保險套。

然而,到了二次大戰末期,盤尼西林問世,糾纏世人數百年之久的梅毒終於不再是絕症,讓許多尋歡者心癢難耐,認為投入維納斯懷抱時,再也不需要擔心性病的侵襲,更不需要保險套的保護,因此性病的罹病率反而在數年內攀升至頂峰。

既然大家不擔心性病,那麼保險套業者只能主打保險套的避孕效果。由於戰後嬰兒潮湧現,歐美國家愈來愈能接受避孕的觀念,保險套業者也推出「買保險套比養孩子還便宜」的口號,公開地倡導避孕。

如今常見到的彩色保險套,早在一九四九年便已出現在日本的成人電影裡,不但提升了情趣,也讓保險套的行銷更為有聲有色。

當愛滋病在一九八○年代爆發之後,保險套更是成了不可或缺的重要物資。雖然剛開始執政當局會擔心推廣保險套似乎等同於推廣危險性行為,因而舉棋不定。部分輿論更偏激地指稱愛滋病是上帝的懲罰,染病的人罪有應得,根本不需要提供保險套。但保險套在防治愛滋病上,確實提供了某種程度上的保護,漸漸的人們也能夠接受「保險套可以救你一命!」這樣的宣傳標語。

從亞麻布、腸子、橡膠到今天的保險套,保險套不再是傷風敗俗的玩意兒,更已是性教育裡非常重要的一環。

 

摘自《臉紅心跳的好色醫學》,作者:劉育志、白映俞。貓頭鷹出版。

 

關於作者

貓頭鷹出版社

貓頭鷹是智慧的象徵。1992年創社,以出版工具書為主。經過十多年的耕耘,逐步擴及各大知識領域的開發與深耕。現在貓頭鷹是全台灣最重要的彩色圖解工具書出版社。最富口碑的書系包括「自然珍藏、文學珍藏、台灣珍藏」等圖鑑系列,不但在國內贏得許多圖書獎,市場上也深受讀者喜愛。貓頭鷹的工具書還包括單卷式百科全書,以及「大學辭典」等專業辭典。貓頭鷹還有幾個個性鮮明的小類型,包括《從空中看台灣》等高成本的視覺影像書;純文字類的「貓頭鷹書房」,是得獎連連的知性人文書系;「科幻推進實驗室」則是重新站穩台灣科幻小說市場的新系列,其中艾西莫夫的科幻小說,已經成為台灣讀者的口碑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