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一探極限馬拉松選手的身體狀況

Sahara_Race_2011對某些跑者來說,一場馬拉松是不夠的

近年來,參加極限馬拉松(超過標準26.2哩的馬拉松)的人暴增。根據Ultra Running 雜誌的數據,北美人口完成超馬的人數從15500人(1998年)增加到63530人(2012年)。僅管超馬很盛行,有關此種極限運動對健康的影響的資料卻不多。

為了瞭解超馬跑者的健康狀態,史丹佛大學醫學院的助理教授,醫學博士Eswar Krishnan與超馬狂熱者,戴維斯加利福尼亞大學的物理醫學與康復醫學教授Martin Hoffman博士在2011年時開始了一項超馬跑者的長期追蹤研究。此研究的重要發現刊登在PLOS ONE期刊中。

超過1200名跑者回答了一份網路問卷。題目包括他們過去12個月的比賽、訓練內容、基本健康狀況及跑步相關的傷害。研究人員計畫追蹤這群跑者長達20年。

臨床流行病學家Krishnan認為研究極限運動的影響,能夠有非常廣泛的應用。「這能幫助我們了解最佳運動量是多少,多少的休閒活動是適當且有益的,以及不要超量運動是有其原因的」,他表示。

果不其然,主要的數據顯示超跑跑者的健康狀況比一般的美國人好。在前一個年度中,跑者平均只有兩天是因為生病或受傷而沒上班上學,而一般美國人則是四天。他們看醫生的原因大多是因為運動傷害,而非有長期影響的疾病。

上一個年度中超過3/4的跑者有過運動傷害,同時有65%的跑者因受傷導致錯過一天以上的訓練。比較了那些受傷跟能避免受傷的跑者後,研究人員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受傷的多是年經,較無經驗的跑者。

「跟開車有一點像。年輕人比較容易出車禍。相同地,新跑者也比較容易受傷」,Krishnan說道。

在2014年初的問卷中,Krishnan跟Hoffman希望能發現有經驗的跑者是否是因為特殊的知識或是方法才能避免受傷。

在所有的跑者中,最常發生的是膝蓋及下肢傷害。值得注意的是只有3.7%的跑者出現壓力型骨折(stress fractures)-長時間重複施力造成骨頭出現裂痕。比起其他類型的跑者,超跑跑者較少出現壓力型骨折。研究顯示全部類型的受傷跑者中有5~16%跑者是壓力型骨折。

然而,足部的壓力型骨折特別頻繁,占了壓力型骨折例子的48%。Hoffman及Krishnan推測在不平的路面上跑步可能是其原因。

另一項驚人,卻又在預料中的發現則是氣喘及過敏的高發生率。全美只有7~8%的人口有氣喘或過敏其中一項問題,然而卻有11%及25%的超馬跑者有氣喘及過敏問題。研究作者推測這是因為跑者較常待在室外,因此接觸到較多花粉及過敏原。Krishnan推測大部分跑者的氣喘現象是與過敏有關,他們也計畫要在之後的問卷中追蹤這個現象。

這個研究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發現是超級馬拉松賽後的送醫數據。去年中有5%的跑者在馬拉松賽後被送醫,且超過一半是因脫水、電解質紊亂,或熱衰竭。約20%則是因為骨折或是脫臼。Krishnan希望這些發現能夠增進跑者對傷害的認知教育及醫療人員對潛在危險的認知,但他也表示超級馬拉松中的摔傷是很難完全避免的。

研究人員對超馬跑者的心理狀態特別感興趣,且將此設為下份問卷的重心。Krishnan跟 Hoffman與數位運動心理學家合作,研究跑者參加此種極限運動的動機。「了解超馬跑者的動機能用來鼓勵其他人達到最低運動量,以促進健康」,Hoffman說道。

原文來源:Medical News Today A glimpse into the health of the most extreme marathon runners「12  JANUARY 2014]

資料來源:史丹佛醫學院 Study provides glimpse into health of ultramarathon runners

—————————–

延伸科學再發現@科技大觀園


更多內容也可以上科技大觀園搜尋「運動」,或每週六上午8點收看民視53台科學再發現

 

關於作者

cleo

是個標準的文科生,最喜歡讀的卻是科學雜誌。一天可以問上十萬個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