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永不滿足的「飢餓遊戲」:解讀未來娛樂隱憂

The-Hunger-Games-the-hunger-games-27627297-1440-900

文/kingkongofkhan

作為北美地區的現象級影片,「飢餓遊戲」系列幾乎完成了立項之初所有的理想目標。這部瞄準了「後暮光時代」的青春向混搭作品不但在設定上牢牢地抓住了少男少女的小心肝兒,還從營銷模式上佔得了先機,撩撥著更大範圍觀影人群的癮頭。然而這部話題之作的最大魅力到底在哪裡呢?詹妮弗‧勞倫斯以及一群青春偶像的全方位大亮相?是殘酷異常的「大逃殺」式競賽設定?還是後啟示錄時代下的未來背景?亦或高潮迭起的生存之戰?當你擦亮眼睛真正的審視它時,答案將顯而易見。

必須承認的是,人類可能是宇宙間最懂得娛樂的生物,無論是天地初開一片混沌的蠻荒時代,還是科技進步的摩登年代,人類將自己的各種發明與應用都最先訴諸於享樂的層面之上,滿足娛樂本能成為人類文明進步的一大推動力,甚至可以說是終極目的。「飢餓遊戲」系列以一種殘酷的方式向我們展示出,當我們用娛樂反思娛樂的時候,我們的心智是否也在一次次淪為這種本能的奴僕呢?這多少是個矯情的自省論調,跟人性作對那是天底下最無藥可救的行為,只不過在技術大爆炸的今日以及不遠的未來,我們總想知道一個問題的答案:我們會住在自己的娛樂手段搭建起的烏托邦裡,還是終能找到「打破遊戲規則」的一天?

科技,為娛樂提供無限可能性

科技,意味著傳播娛樂的媒介,意味著實現娛樂的技術手段。它們為娛樂提供了載體和工具。

千奇百怪的真人秀節目早已佔據了各大電視網的收視率王牌陣地,在這些「以人為本」的娛樂節目中,人類的種種行為、神態、情緒、言語是其本身最大的魅力。而科技手段在娛樂領域中的應用,使得其本身的娛樂功效被放大,更加精準傳神無縫地被傳遞開來。誠如,視頻直播技術的完善,直接將人物實況展示在公共空間之中;虛擬現實技術,將虛擬和現實捆綁在一起。在科幻文化中,由網絡和虛擬現實技術誕生的「塞伯朋克」流派已經經久不衰。

娛樂工具的普及,技術門檻的下降,讓娛樂更唾手可得。未來的娛樂,可能是《鋼鐵擂台》(Real Steel)這樣的機器人拳擊節目;也可能是桂正和的漫畫《超魔人》(ZETMAN)所展現的,一幅人類利用改造生物兵器鬥獸的地下競賽圖景。

J8dCTLpNpeT0_inz-r5J0pJQWU0R9g08SXdIBDNytzorAgAANQEAAEpQ

在電影《鐵甲鋼拳》中,格鬥機器人已經成為了一種普通人消費得起的娛樂工具。

這些幻想無一不在說明,科技的進步,將人類的娛樂活動大大延伸,而人類也在娛樂的本能下搾取著科技價值。電影、電視、網絡、交互、遊戲等娛樂項目,無一不都是極大依賴於科技創新的。在這樣的互為影響的催動關係下,我們的未來會變得如何?

娛樂,會變得更文明更無害嗎?

現代的娛樂越來越「文明」和「無害」,似乎為人類安放本性提供了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電腦上的狩獵遊戲代替了真正的狩獵,網絡間的對戰遊戲代替了真正的殺戮。就連反烏托邦的「飢餓遊戲」,為了讓它有一個值得遵守的基礎,都搬出了「為了不再有戰爭」的「大道」。當文明極大進步,物質條件越發完善,科技手段愈發先進,它所催生出的社會文化是否就代表著非暴力、理性以及高尚呢?

大家都明白,毫無疑問,「飢餓遊戲」系列中所給出的娛樂模式,實質上是人類原始慾望與本能的一次集中宣洩。這就像文明將我們又帶回了原點,而這就將決定人類日常的生活消費——即娛樂方式。「玩的就是心跳」,這是生命力勃動的表現,也是人類情感的基本訴求,然而在娛樂化的大旗下,很多時候卻過於沒心沒肺。一方面我們千方百計地想向高級趣味靠攏,追求和平、昌盛、寧靜;另一方面又運用手邊的現代科技為自我的原始慾望開設了一個地下通道。

很顯然,現代高科技並不能使人們脫離古羅馬時代的鬥獸場「情結」,幾千年週而復始,歷史何其相似,人性骨子裡的暗黑一面始終沒有實質性的改變。我們可以一面在科技的支持下於虛擬世界中享受暴力與情色的快感,熱衷於殺戮與征伐,無止境地沉溺於血腥世界,更可以打著合理娛樂的幌子圍觀各式各樣的真人秀,為謾罵、陰謀、分裂、內訌叫好,將人變成消費品。如果說,娛樂世界是一個社會的真實縮影,那麼其中所發生的一切也正是我們自己的照妖鏡。

未來人類的娛樂方式也許會變得更為異化、危險,成為不可控的夢魘。問題的根源不在於娛樂的方式和內容,而在於娛樂化本身。

只要娛樂的可能性存在,追逐便永無止境

尼爾‧波茲曼的論著《娛樂至死》中,講述了現代化新媒體(電視)創造的娛樂帝國,娛樂成為了現今人類文化的主導形式。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

只要滿足政治正確的時代原則,泛娛樂化可以肆無忌憚地發展和蔓延,這已經成為當今社會思潮的主流。在這種絕對安全的模式的指導下,娛樂精神無限度地滲透到多種領域中。科技,以及新的媒介,為我們提供了娛樂的可能性,只要這種可能性存在,它便會成為追逐的對象,這是一場永不滿足的「飢餓遊戲」。通過科技手段不斷製造出新奇、刺激與便捷。

vRSDIVo_fEwI-wx5oY9WXFL2Zh3dFXWv79TyyRsVp7srAgAAOAEAAEpQ

用死囚和改裝車來提供娛樂的《絕命尬車》

這也許是由死囚駕駛、視人命如草芥的《絕命尬車》(Death Race);也可以是電影《阿瓦隆》(Avalon)所呈現出的全息虛擬遊戲,連通神經元網絡,讓你現在所鍾情的網遊看起來完全弱爆;也可能是如同《創戰紀》那樣的網際龐克大冒險,飛車雲霄大戰顛覆1與0之國;當然也可能像是「飢餓遊戲」這樣的真人秀;亦或是同樣賽博化的死囚大激鬥《極限遊戲》(Gamer);當然,也可能是現代科技就可以打造出來的《大逃殺》。

物化,消費主義,在過度娛樂的演繹下,一步步地誘使大眾陷入其中,不間斷大劑量地吸食著LSD(致幻劑),麻醉自己的精神,給你短暫的快感。這究竟是文明的倒退還是人類坦誠面對自身意識深處的本流?這注定又是個悖論化的命題。

轉載自果殼網

關於作者

果殼網

果殼傳媒是一家致力於面向公眾倡導科技理念、傳播科技內容的企業。2010年11月,公司推出果殼網(Guokr.com) 。在創始人兼CEO姬十三帶領的專業團隊努力下,果殼傳媒已成為中國領先的科技傳媒機構,還致力於為企業量身打造面向公眾的科技品牌傳播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