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浪漫愛情喜劇影響你對婚姻的滿意度

文/

夜空,鉛華洗淨,走進金寶街香車美女的空氣裡,長長呼出一口氣。

這樣一個秋天的晚上,約上兩個文藝女青年密友,坐在百麗宮影院,一百四十二分鐘,看一場3D版《大亨小傳》,看十六年後李奧納多如何再度扮演了一個情聖。整件事情,回想起來有點滑稽。

「李奧納多要讓每個女人走出電影院的時候,都惆悵而沮喪。」朋友W如是總結。

好像是這樣,又好像不是這樣。

要知道如蓋茨比一般完美而痴情的男人,不知道遠赴仙女座星系大小麥哲倫星系能不能遇上一個,反正銀河系裡是只會出現於虛擬的聲光色中—三十歲之前沒參透這個道理的女人,三十歲之後是很難以正常人狀態活在本星上的。所以,倘若誰要因為這部電影而對現實生出不滿,那顯然嘛,心境仍未脫離少女。

QQ20130929-6

松鼠會編輯OS:蓋茨比算不算完美情聖不清楚,反正沒覺得黛西有什麼好的。(編輯是男的)

不過這部分人的存在,卻比蓋茨比的存在要證據確鑿得多。心理學研究早就注意到了文藝作品對於婦女們心思活絡度的潛在影響。1991年第三期《美國家庭療法期刊》上刊登了一篇標題為「生活只是一本浪漫小說嗎?對於親密關係和流行媒體的態度所帶來的對婚姻關係的影響」的論文,心理治療專家瓊‧夏皮洛(Joan Shapiro)和李‧克格勒爾(Lee Kroeger),找來了109名已婚婦女,比較她們對流行媒體中浪漫橋段的接受程度和自己感到的婚姻滿意度,發現這些浪漫媒介的負面影響比較明顯。研究團隊亦指出,一些人對婚姻有不切合實際的幻想,很大程度上即來自於看多了渲染愛情至上的文藝類作品 [1]。美國馬里蘭大學家庭治療專業主任諾曼‧愛潑斯坦(Norman Epstein)早在1981年就於同一期刊發表過相關研究,他指出,不切合實際的幻想對於問題婚姻關係的修復來說是個極大障礙。

更有意思的一個研究是2007年馬薩諸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的比雅尼‧霍姆斯(Bjarne Holmes)發表於電子期刊《交流》上面的「尋找『唯一真愛』:和浪漫有關的媒介以及浪漫宿命論的信念」,這位仁兄的團隊驗證了兩個假說:第一,喜歡看浪漫橋段的人更相信真愛宿命論;第二,男女差異,女人因為這些浪漫橋段而更相信所謂靈魂伴侶,而男人因此而更願意努力追尋完美性愛,嘖嘖  [2]。

難怪齊澤克老師說,電影是終極變態的藝術,它不提供你的慾望所指,它只告訴你怎麼去製造慾望。大致也便是如此了。

回到蓋茨比上來,倘若從一個愛情小說的角度來審視,那的確是以狗血平天下的路子,忍不住叫人哀歎為何寫這種狗血的費茲傑羅成了後世膜拜的大師,而在我看來比他好看也有趣一些的亦舒阿姨只不過是個師太。唯一可以解釋的是,正如本篇專欄文章和那些拿錢了或沒拿錢的影評文章的分野所在,費茲傑羅提供了可供學院派分析的文學樣本而亦舒還沒有,本文提供了可供分析的社會心理學研究而大多數影評沒有。

研究文獻:

  1. Shapiro, J., & Kroeger, L. (1991). Is life just a romantic novel?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ttitudes about intimate relationships and the popular media. American Journal of Family Therapy, 19(3), 226-236.
  2. Holmes, B. M. (2007). In search of my ‘one-and-only:’Romance-related media and beliefs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 destiny. The Electronic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17(3/4).

轉載自科學松鼠會

關於作者

科學松鼠會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