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歧視同志可能「治療」嗎?

599829_10200211927099232_1046264806_n 2

即使是號稱對多元性別友善的紐約,今年五月還是有同志因為被歧視死於槍殺。這不是偶然,世界各地都還是有大小不一對同志的攻擊。是否可以借助心理生理學(Psychophysiology)來「治療」這些對同志懷有敵意的人,避免類似的罪惡發生呢?

心理生理學(Psychophysiology)認為,心理和生理會彼此交互作用。我們最常聽到的例子就是什麼情緒下,大腦的什麼腦區的神經會比較活躍(可以參考〈復仇的科學〉〈想要拋棄零食,先餵飽我們的大腦〉),或是荷爾蒙濃度改變(可以參考〈皮質醇能阻斷恐懼〉)。

說要「治療」或者「預防」因歧視而延伸的犯罪事件其實還言之過早,在那之前,必須先知道對同性戀懷有成見還作出攻擊行為的人,和其他「冷靜」的人在生理上有什麼差別。研究LGBTQ(非異性戀者)心理學的專家、目前是猶他大學的博士後研究員的凱洛.布萊爾(Karen L. Blair)就Microryza上發起了一項群眾募資的研究計畫,希望找出敵視同志的人在生理上有什麼特別之處。

在布萊爾規劃的研究中,實驗的參與者得先填寫一份問卷,顯示他們對於同志的看法,接著讓他們收看同志們公然晒恩愛(public displays of affection, PDAs。也可以譯為「放閃」)的畫面(像是「男男牽手」),同時有儀器偵測參與者的皮膚電流活動(electrodermal activity),並且收集壓力荷爾蒙皮質醇(cortisol)的樣本(另外可以參考〈輕便精神壓力探測器〉)。如此就能知道那些對同性戀有成見的人,看到同性戀者放閃時生理上會有哪些改變,進而引發反感或者攻擊的情緒。若引起了「打或跑」(fight or flight)的本能反應,那麼就有可能會進一步傷害同性戀者(" someone go from seeing gay, to seeing red")。

美國廣播公司第4頻道(abc 4)的報導:

此外,布萊爾希望能設計出一套「阻斷」的方法,能夠在反同人士看到同志們放閃的畫面後,避免引發攻擊的本能反應。不過可惜這部份在募資網頁上沒有相關的實驗規劃細節。在那之前,只能靠正義之士在罷凌事件發生時挺身而出了。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找出生理心理學上的證據,也不能將攻擊同性戀者的行為合理化。就像酒駕致死的原因不是慣性定理《哲學哲學雞蛋糕》p. 145),攻擊同志的原因也不會是由於「杏仁核和腹面紋狀體變得非常活躍,自我約束的前額葉皮質和顳頂交界區的活動減少」 [1],所以引發攻擊行為(這句只是舉例而已啦,布萊爾的研究計畫沒有要動用 fMRI)。攻擊同性戀者的原因是「成見」,而「成見」不像神經脈衝或者荷爾蒙可以阻斷或者治療。

參考資料:

  1. Decety, J., Michalska, K. J., Akitsuki, Y., & Lahey, B. B. (2009). Atypical empathic responses in adolescents with aggressive conduct disorder: a functional MRI investigation. Biological Psychology, 80(2), 203-211.

科技大觀園相關文章:

性象與基因有關?

惡霸霸惡,我惡我惡─霸凌與犯罪一線之隔

關於作者

陸子鈞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