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Google與詞義辨識的人工智能化

2011/02/09 | 未分類 |

Original publish date:Feb 12, 2005

編輯 HCC 報導

以Google搜尋不同字詞同時出現在同一網頁的頻率來定義字詞間的關聯性,人工智能或許能夠開始了解字詞的義意。

對文字工作者而言,無論是寫作或譯述,Google已經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工作利器了,比方說在翻譯一個陌生的英文字詞時,許多人都會將想要轉譯的字詞google幾次(“to google”已經變成一個動詞了),然後從搜尋到的千百筆資料中,研判哪個中文意思最接近。例如我壓根兒不知“fluorescence microscopy”是啥意,於是把fluorescence microscopy”丟入Google,google出了好多筆資料都提到螢光顯微鏡,而且出現的頻率很高,於是很篤定的認為“fluorescence microscopy”就是螢光顯微鏡。所以許多人除了以Google搜尋資料之外,亦以Google進行文字意義的處理與辨識。

一個字詞的意義經常能從其他與它並用的字眼而獲得,例如"rider"這個英文字,經常與"horse" 以及"saddle"一道出現,所以從horse、saddle、rider此些字眼的關聯性可以推測出rider的意思了,於是八九不離十,rider和馬、馬鞍有關。當然企圖從上千萬的字詞關係析出其意義,需要一個龐大、詳盡的資料庫,否則怎知rider 與horse、saddle 一起出現的頻率很高,thanks god,我們有一個現成且免費的Google。

荷蘭阿姆斯特丹數學與電腦科學學院的Paul Vitanyi與Rudi Cilibrasi發現Google搜尋引擎能用來檢測兩個字詞之間的關聯性,例如電腦想要知道“hat”為啥,首先得建立一個字詞樹狀結構,亦即一個足以顯現字詞之間關聯性的資料庫,此種樹狀結構資料庫可以從任兩個字詞開始,去了解其間的關聯性,例如於google鍵入hat與head此兩個字詞,幾乎可以搜尋到8,800,000筆資料,不過若鍵入hat與banana此兩個字詞,則僅有576,000筆資料,很明顯的,hat與head之間的關聯性較hat與banana為強。

為了要量測其關聯性,Vitanyi 與Cilibrasi基於搜尋到的資料筆數發展了一種統計指標,能顯示一對字詞之間的邏輯距離,並稱之為正常化的Google距離(normalized Google distance, NGD),NGD越低,兩個字詞之間的關聯性越緊密。對許多的字詞對(pairs of words)重複上述統計過程,即可能建立字詞對之間的關聯性距離圖譜,顯示此些字詞之間的關聯性,電腦由此即能推測出某個字詞的意義。Vitanyi.認為此即電腦的字詞意義萃取機制,能讓電腦辨識字詞。研究人員根據其在Google搜尋到的資料筆數與出現頻率,已經能利用電腦辨識出顏色、數字與不同宗教等字詞的意義。

參考來源:

本文版權聲明與轉載授權資訊:

  • [Feb 09, 2008] 預測大選結果與股票價格的網路工具
  • [Nov 11, 2006] Google 的統計式機器翻譯名列前茅
  • [Jul 13, 2002] 字跟字的距離
  • [Jul 13, 2002] 字跟字的距離
  • [Jul 13, 2002] 字跟字的距離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 關於作者

    科景

    Sciscape成立於1999年4月,為一非營利的專業科學新聞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