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玫瑰之芳香,無以名之?

2011/02/09 | 未分類 |

Original publish date:Aug 22, 2004

編輯 HCC 報導

莎士比亞名言:“玫瑰不叫玫瑰,亦無損其芳香。”不過玫瑰或ROSE這個字眼是否會影響人們對花朵的感知呢?Benjamin Lee Whorf 提倡的語言學理論認為語言會影響思想的本質與內容。哥倫比亞大學學者對亞馬遜一個部落進行了數年的數字認知研究,研究結果支持Whorf的假說,即語言可能塑造思想。

哥倫比亞大學行為學研究員Peter Gordon的研究對象為一個孤立的亞馬遜部落Pirahã,部落族群人數少於兩百人。Pirahã族人於計算數字時所使用的計數系統很特殊,以1、2來計算數字,超過3的數量僅稱之為“許多”,他們沒有語言能描述大於3的數字。為了測試Pirahã的計數系統是否限制Pirahã族人對更大數量的認知,Gordon給了些算數作業,例如Gordon 要受測對象看看地上擺的電池,然後與相稱的數量連結。當數量不超過3時,Pirahã成人的計數表現不錯,數量增至8至10時,準確度降低,更大的數量時,Pirahã族人經常答錯,也就是無法計算大數目。

Benjamin Lee Whorf於1930年代末期曾提出一個頗受爭論的假說,認為語言能決定我們思考的方式或者我們能思索的範圍。心理學家、人類學家與語言學家長期以來即一直疑惑動物、小孩或某些文明即使缺乏描述數量的文字,是否仍具備數字概念。依據Peter Gordon的觀察結果,顯示語言能定義認知,至少於討論數字時是如此。

不過這個領域裡的其他學者有不同的意見,Rutgers大學心理學家Charles Gallistel認為Pirahã族人僅僅是無法辨認出物品的數量等於其他數量(Charles Gallistel 可能對Gordon的測試方法有意見)。Charles Gallistel主張Pirahã族人確實擁有想像所有數字的天生、非言語的能力,Pirahã的語言僅僅將之精簡而已。

哈佛大學心理學家Susan Carey持相反的看法,她認為人們缺乏計數超過非常小數字的天生能力,Pirahã處理數字的困難證明了她的論點。Carey 與其他的研究人員相信小孩子以及一些動物天生具備兩種基本的計數方式,首先兩者藉著保留影像的記憶能認出1,2或3個物體,其次能估計較大的數字例如大約20,Carey相信Pirahã仍依賴此種天生的計數系統。

Johns Hopkins大學認知心理學家Lisa Feigenson認為語言能讓人們去思考完全新的事物,於此案例,語言的缺乏似乎阻止Pirahã族人去思索更大的數字。不過Feigenson 指出於其他的例子,最新的研究仍無法解決語言是否會塑造思想的爭論。

也難怪中國古人遇著無法以語言描述的概念,只能以“無以名之”形容。

參考來源:

相關連結:

本文版權聲明與轉載授權資訊:

  • [Nov 21, 2010] 面孔辨識能力與閱讀能力有關
  • [Nov 25, 2009] 文字停看聽
  • [Feb 10, 2007] 畏強凌弱的雄魚
  • [Apr 28, 2006] 數一數二,孩真內行!
  • [Mar 17, 2006] 名詞動詞煩惱不同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 關於作者

    科景

    Sciscape成立於1999年4月,為一非營利的專業科學新聞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