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長得高攸關選票—《怪咖心理學》

書封_漫遊者文化EV1002R怪咖心理學巴西雨林的原住民把高個兒和財富、權力、參與儀式、生育力聯想在一起;心理學家發現,高大的業務員比矮個兒的業績好;反過來,受試者評估陌生人的身高,也隨著他們認定的身份不同而改變。

幾千年前,和比較高的人在一起有演化上的優勢,因為他們的體型在採集食物與抵禦敵人方面都比較有利。如今高度雖然已經沒有任何體型上的優勢,31 但是過去的想法仍深植腦中,我們還是會把高個兒和成功聯想在一起。這是一種錯誤卻很有說服力的觀感,影響廣及許多層面。

心理學家雷斯理.瑪代爾(Leslie Martel)與亨利.比勒(Henry Biller)要求學生針對高度不同的男子評估他們心理與身體上的諸多特質,並在著作《身高與污名》(Stature and Stigma)中揭露研究結果。書中提到男性與女性都認為身高不到五呎五的男性比較不正面、不安全、不陽剛、不成功、不能幹。連我們使用的言語也反映了身高的重要,我們稱備受尊崇的人為「大人物」,是我們「景仰」的對象。沒錢時,我們說現金「短缺」。

即使在浪漫與婚姻的世界裡,尺寸大小也很重要。利物浦大學的演化心理學家教授鄧巴(Dunbar)與同事一起分析四千多位健康波蘭男性於一九八三年至一九八九年間接受強制健檢的資料,32 他們發現膝下無子的男性比有子嗣的男性約矮三公分。唯一的例外是一九三○年代出生的男性。鄧巴認為那是因為他們在二次戰後剛好進入婚姻市場,那時的單身男性較少,女性選擇有限。

這種成婚與身高之間的關聯似乎舉世皆然。一九六○年代,美國范德堡大學的人類學家湯瑪斯.葛雷格(Thomas Gregor)到巴西中部的熱愛雨林區和孟希納古人(Mehinaku)一起居住。33 即使在這裡,高度還是很重要。孟希納古人認為高個兒有魅力,大家尊稱他們是「wekepei」,矮個子則被貶為「peritsi」,這字和「itsi」押韻,意指陽具。他們比較會把高個兒和財富、權力、參與儀式、生育力聯想在一起。葛雷格發現,男性愈高,接觸的女性愈多。三位最高男子交往過的女子數和七位最矮男子交往的女子數相同。

身高對職業也很重要嗎?似乎是如此。一九四○年代,心理學家發現,高大的業務員比矮個兒的業績好。一九八○年的調查顯示,美國《財星》五百大企業的執行長中,有一半的人身高至少有六呎。《應用心理學期刊》(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最近的研究顯示,在職場上,每一吋身高都很重要。34 佛羅里達大學的管理學教授提莫西.賈奇(Timothy Judge)與同事丹尼爾.蓋伯(Daniel Cable)分析四份追蹤受試者一生的研究資料,他們仔細檢視這些人的個性、身高、智商與收入。賈奇鎖定身高與收入的關係時發現,比平均身高每高一吋相當於每年多賺789美元,所以六呎高的人每年比能力相當但身高五呎五的同事多賺4734美元。以三十年的職場生涯做複利計算,高個子比矮個子同事多賺數十萬美元。

政治界也受到嚴格的檢視,美國四十三任總統中,只有五位低於平均身高,而且上次選出低於平均身高的總統已經是一百年前的事了(五呎七吋的威廉.麥金利總統〔William McKinley〕於一八九六年接任,媒體稱他「小男孩」)。多數總統都比平均身高高好幾吋,雷根身高六呎一,老布希和柯林頓都是六呎二。另外也有證據顯示,有些候選人瞭解身高對選民的重要,他們會刻意善用這個優勢。一九八八年的總統大選辯論中,老布希刻意拉長和邁克.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握手的時間,這顯然是布希競選團隊總幹事精心策劃的結果,為的是讓大家清楚看到布希比較高。

地位與身高的心理關係是相輔相成的,我們不只認為高大的人比較能幹,也認為能幹的人比較高大。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發現某些好萊塢明星的高度不到平均身高時往往會很驚訝的原因。例如,達斯汀.霍夫曼只有五呎五,瑪丹娜也只有五呎四。www.celebheights.com是專門探討名人真實身高的網站(副標:「在好萊塢矮人國裡,穿矮子樂的矮冬瓜稱王」),他們常派身高已知的人站到名人身邊合影,藉此判斷名人的高度。作家雷夫.凱斯(Ralph Keyes)在著作《人生高度》(The Height of Your Life)中推測很多演員不高的原因,他認為很多比較矮的人需要培養鮮明的人格特質,以顯示他們的強大,克服身高的劣勢。

這個關聯衍生出一個有趣的現象,身份地位的改變會讓人對高度做出不同的判斷。昆士蘭大學的心理學家保羅.威爾森(Paul Wilson)率先以科學實驗探討這個奇怪的現象。35 他介紹一位學者給不同班的學生認識,請學生評估他的高度。威爾森在學生不知情下,改變每次介紹的方式。有一次他告訴全班這個人也是大家的同學,第二次他說他是講師,第三次變副教授,最後一次變成教授。結果學生評估的身高隨著他們認定的身份不同而改變。當大家把他當成學生時,大家覺得他身高五呎八吋。當他是講師時,身高多了一吋。變成副教授時,又多一吋。變成教授時,大家認為他有六呎高。

一九六○年加州大學的哈洛.卡薩姜(Harold Kassarjian)問三千位選民在即將來臨的總統大選中會選甘迺迪還是尼克森,以及他們認為他們兩人誰比較高。36 事實上,甘迺迪比尼克森高一吋,但選民的看法卻不是這樣。尼克森的支持者中,有42%表示尼克森比較高,甘迺迪支持者中只有23%認為尼克森比較高。一九九○年代初期,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的菲利普.海恩(Philip Higham)與威廉.卡門(William Carment)做了另一個更深入的實驗。37 海恩與卡門請選民在大選前後評估三大政黨黨魁的高度(布萊恩.穆羅尼〔Brian Mulroney〕、約翰.透納〔John Turner〕、艾德.鮑德本特〔Ed Broadbent〕)。穆羅尼贏得大選,選後他的身高多了半吋。透納與鮑德本特選輸後,身高分別縮了半吋與一吋半。

我想知道這種效果能不能用來衡量選前大家對政治人物地位的觀感,所以二○○一年,我和《每日電訊報》的科普類編輯羅傑.海飛德合作,做了一項特別的政治民調。38 我們請一千位有代表性的樣本選民評估英國兩大政黨黨魁的身高。根據兩大政黨總部所發佈的資料,當時工黨與保守黨的黨魁東尼.布萊爾(Tony Blair)與威廉.海格(William Hague)都是六呎高,但選民的看法卻不是這樣。

我們的結果呼應一九六○年代卡薩姜的研究結果,我們發現選民評估支持與反對的領導人時會有偏誤。工黨支持者認為布萊爾超過五呎九的比例比保守黨支持者多出許多。同樣的,保守黨支持者認為海格超過五呎九的比例也比工黨支持者高出許多。簡單地說,支持者覺得他們認同的候選人比較高。但是我們的身高民調可以預估大選結果嗎?覺得布萊爾不到男性平均身高五呎九的選民只有35%,但是覺得海格不滿五呎九的選民卻有64%。所以選民認為布萊爾比較高,而海格是矮冬瓜。

二○○一年大選的結果如何呢?

布萊爾的工黨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摘自《怪咖心理學》,由漫遊者文化出版。

關於作者

漫遊者文化

漫遊者文化

漫遊也許有原因,卻沒有目的。 漫遊者的原因就是自由。文學、人文、藝術、商業、學習、生活雜學,以及問題解決的實用學,這些都是「漫遊者」的範疇,「漫遊者」希望在其中找到未來的閱讀形式,尋找新的面貌,為出版文化找尋新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