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為什麼動物會變胖?–《共病時代》

共病時代 正封300dpi你可能已經聽過太多次什麼我們正身在一場「肥胖流行」(obesity epidemic)當中的這種說法。有上百萬人必須設法對抗這種威脅生命的疾病。世界各地的醫師無不急切地想找出治療對策。然而會讓你大吃一驚的是,我說的這場肥胖流行可不是指體重過重的人類(至少我們還沒要討論那個部分),而是發生在你我四周的另一場肥胖流行。它折磨我們飼養的貓與狗、馬、鳥和魚。全世界的寵物都比過去更胖,而且還持續不斷地增重。

精準的數字很難確定—這有部分是因為寵物飼主和獸醫不一定都能清楚分辨出,一隻受寵的拉布拉多或虎斑貓究竟是照顧得很好,還是肯定太過豐滿。不過,美國與澳洲的多項研究認為,體重超重與肥胖的貓狗比率大約在百分之二十五到四十之間(目前動物的表現仍優於人類—美國成年人的過重與肥胖比率接近令人瞠目結舌的百分之七十)。

寵物身上過量的體重,引發了一連串熟悉的肥胖相關疾病,包括:糖尿病、心血管毛病、肌肉骨骼疾病、葡萄糖耐受性不良(glucose intolerance)、某些癌症,也許還有高血壓。我們之所以對這些疾病不陌生,是因為肥胖的人類病患身上也看得到幾乎相同的毛病。而且正如人類病患,這些與體重有關的疾病往往會導致罹病的貓狗過早死亡。

至於對抗動物過胖的方法聽來也很熟悉。有些狗會服用節食藥物以抑制牠們的食欲;對於某些嚴重肥胖的狗兒來說,當多餘的鬆弛肌肉威脅要折斷牠們的脊柱或讓牠們的髖關節脫臼時,抽脂手術就會成為治療的選項。肥胖的家貓奉行「貓金式」減肥法—其實就是廣受大眾歡迎的高蛋白質、超低澱粉的阿金醫師減肥法(Atkins diet)的獸醫版本。獸醫也開始治療日漸增多的「大塊頭矮種馬」。他們指示飼主不要給豐滿的魚餵過多飼料,他們建議飼主讓高大健壯的蜥蜴多多運動,以發洩過剩的體力。根據獸醫描述,有些烏龜胖到無法順利伸出殼外與縮回殼內。他們見過太多體重破表的鳥兒,便為它們取了個新綽號:「棲木馬鈴薯」(perch potato)。

珍禽異獸在非野外的環境也會變得肥肥胖胖的。北美與歐洲的動物園獸醫擔心多餘肥肉對健康的影響,不得不讓超重的動物(從紅鸛到狒狒)都改吃減肥餐。這些食物療法有許多都是借用人類減重計畫的策略。如果你曾每日記錄自己的「體重觀察者」(Weight Watchers)點數,就會明白布魯克菲爾德動物園的大猩猩和鳳頭鸚鵡(cockatoo)的日常作息安排,因為珍妮佛‧華茲用類似系統安排動物的瘦身計畫。在印第安那波里斯(Indianapolis),動物園管理員會用零卡路里、含有人工甘味劑的吉利丁零食,取代過去使用的甘甜棉花糖與糖蜜,鼓勵身材圓胖的北極熊在自己的圍欄內走動。在俄亥俄州的托雷多(Toledo),胖嘟嘟的長頸鹿吃的餅乾是特製的低鹽高纖配方,用來代替以前牠們常吃的那種不健康的垃圾脆餅。

所有這些肥胖動物的共通之處只有一點,也就是這一點,讓牠們與自己的野生親戚及祖先截然不同—我們餵養牠們。牠們大半(或完全)仰賴人類提供每一餐,而我們控制吃進牠們嘴裡一切的質與量。因此,我們實在不能把牠們的體重問題怪罪到牠們身上。當然,一條狗會吃光你放在牠面前的任何東西,然後還四處嗅聞想吃更多。要求一隻貓運用意志力抵抗一份吃了會發胖的零嘴,這個想法簡直荒謬。因此,只剩下一個結論:既然人類是讓動物飲食變得有害其健康的始作俑者,也是有智慧能理解動物不該吃那麼多的物種,所以要怪就只能怪我們人類。我們不僅得為自己日益擴張的腰圍負責,也得為我們飼養的動物負起責任。

事實上,光是住在人類四周就能讓動物發福。在一九四八年到二○○六年間,於巴爾的摩(Baltimore)市區小巷奔竄的城市老鼠每十年就會變胖百分之六,想必是因為牠們的食物幾乎完全來自人類的垃圾桶與食物儲藏室。這些老鼠變得肥胖的機率也增加了大約百分之二十。可是,那些容易害人發胖的廚餘也許不是這些齧齒動物的體重會直線上升的唯一原因。研究人員在另一群動物身上發現引人好奇的類似增重現象。這些城市老鼠的鄉下親戚在同一段時間內也變胖了,而且變胖的比率幾乎一模一樣。儘管在巴爾的摩郊區的公園與農牧地區活動的老鼠其食物來源比較「天然」,但是牠們變胖的機率也是增多的。

想當然耳地假定動物在天然的環境中吃牠們「該」吃的食物(也就是和牠們一起進化的那些未加工食物),就能輕輕鬆鬆地保持苗條與健康,這種想法雖然討人喜歡,卻未必是事實。長久以來,我總是想像動物在野外吃到飽了就會停止進食。實際上假如有機會的話,許多野生魚類、爬蟲動物、鳥類和哺乳動物都會盡情放縱,大吃大嚼。就算吃的是健康的天然食物,那情景有時也太驚人了。供應充足與方便取用是許多人類減肥者墮落破功的兩大原因,它們對野生動物來說也是嚴峻的考驗。

儘管我們可能認為在野外不容易取得食物,但是在一年當中的某些時間及特定條件下,食物的供給可能是無限量的。種子散落在田野各處;幼蟲覆蓋住沙土與植物的表面;每一片樹葉下都能輕易找到蛋;灌木叢長滿莓果;花朵滲出花蜜。當動物身處的環境是如此豐饒,牠們當然會暴飲暴食。許多動物會吃到牠們的消化道再也容納不了才肯罷手。有人曾看過獠狨一口氣吃下太多莓果,結果牠們的腸子受不了,很快就把完整的水果原封不動地排泄到體外。大口猛吞下大量獵物後,肉食性魚類有時會開始把尚未消化的肉直接排泄出來。大型貓科動物(如,獅子)在成功獵殺後,照例會大啖獵物,直到牠們飽得幾乎動不了為止。馬克‧艾德華茲(Mark Edwards)是動物營養學專家,任教於加州州立理工大學聖路易斯奧比斯保分校(Cal Poly, San Luis Obispo),他同時也是聖地牙哥動物園暨野生動物公園(San Diego Zoo and Wild Animal Park)的第一位營養學家。他告訴我,「我們天生就被設定成會攝取超過日常所需份量的資源。我想不出有哪種動物不會這麼做。」事實上,面對無限量供應的食物,包括狗、貓、羊、馬、豬、牛等家畜,每天都會吃九到十二餐。

由於超級豐盛的大餐唾手可得,某些野生動物會胖得嚇人。一頭擁有好記綽號「C—265」的海豹,最近被俄勒岡州魚類與野生動物保護局(Oregon Department of Fish and Wildlife)下令安樂死。牠的罪名是,在瀕臨絕種的國王鮭(chinook salmon)年度迴游時,吃下超過屬於牠的那一份數量的鮭魚。C—265熱情地盡興享用斯堪地那維亞式自助餐的燻鮭魚,因此在短短的兩個半月內,體重暴增為幾乎是原來的兩倍(從兩百五十四公斤重變成四百七十三公斤重)。巡守員為了保護珍貴的鮭魚資產,對C—265發動鞭炮與橡膠彈攻擊,但這一點也不妨礙牠的胃口。而且C—265的貪吃並非個案。自從某個聯邦法官在二○○八年做成一項爭議性判決,允許每年殺死八十五頭海豹以捍衛鮭魚保護區的安全後,便有數十隻海豹遭到安樂死。

本文摘自PanSci 2013十月選書-《共病時代》第七章:肥胖星球:為什麼動物會變胖?牠們如何變瘦?。由臉譜出版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