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精準預測 The Signal and the Noise》-好賭徒如何思考

伏加瑞斯怎麼知道他下注湖人隊可以過關呢?他不知道。成功的賭徒—還有任何一種成功的預測人員—都不是用穩賺不賠的賭注、完全可靠的理論和極為精確的測量這樣的方式來考量未來。這些是笨蛋的幻覺,是他們過度自信的警報。成功的賭徒認為未來是一點一點的機率,像股票行情一樣,每進來一點新的資訊就上下跳動。他們對這些機率的計跟提供的可能性之間到達足夠的差異,他們就可能下注。

伏加瑞斯如何看待他對湖人隊的下注:

結果 機率 淨利
湖人隊贏得冠軍 25% +$520,000
湖人隊未贏得冠軍 75% -$80,000
預期利潤 +$70,000

 

例如,伏加瑞斯下注湖人隊的時候,拉斯維加斯的盤口說他們贏得NBA總冠軍的機率是百分之十三。伏加瑞斯不認為湖人隊有百分之百的機率,甚至不到百分之五十—但是他有信心,他們會比百分之十三高上不少。他認為也許比較可能是百分之二十五。如果伏加瑞斯的估計正確,理論上下注就可能有七萬美元的利潤。

然而,如果未來對預測人員來說是以機率的灰階存在,那麼現在的到來就是非黑即白。鮑勃理論上的七萬美元淨利包含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機會贏得五十二萬美元,加上百分之七十五的機會輸掉八萬美元。長期來看,輸贏最後會打平:對一個好的預測人員來說,過去和未來兩者之間會比較相似,跟現在比較不像,因為這兩者都可以用長期的機率來表示。但這是個獨一無二的賭注。伏加瑞斯必須要有相當大的優勢(他認為莊家低估湖人隊的六種不同理由),頭腦還得相當好,才能做得到。

既然伏加瑞斯為自己賺進了大筆現金,就能承擔得起比較小的優勢了。一般NBA有比賽的晚上,他可以下注三、四場。雖然從任何普通的標準來看,這些賭注都很龐大,但是跟他的實際財產比起來都算小,小到他似乎可以漠不在乎。我去拜訪的那晚,在其中一部平面螢幕上,猶他爵士隊把兩百一十八公分、動作不靈活的烏克蘭球員基里洛‧費森科(Kyrylo Fesenko)放進球員名單,這是明確的徵兆,顯示他們要放棄這場比賽,伏加瑞斯會因而輸掉三萬美元的賭注,但他眼睛連眨都沒眨一下。

圖8-2伏加瑞斯的大祕密就是他沒有大祕密。但是他有一千個小祕密,他把大量的資訊放在一起,一次加上一點。例如,他有套程式,用來模擬每場比賽的結果。但是除非他有非常明顯的優勢,或是有其他補充的資訊,不然他不會只倚靠程式。幾乎每場NBA比賽他都看—有些看即時播出,有些看錄影帶—發展出他自己的看法,判斷哪一隊有發揮天分,哪隊沒有。他經營基本上屬於他自己的球探服務,雇用助理把每個球員對每個動作的守備位置化成圖表,讓他得到連許多NBA球隊都沒有的優勢。他追蹤數十位NBA球員的推文(Twitter feed),仔細檢查每段一百四十個字元的小段情報,尋找相關性:球員推文說當晚他晚點才要去球隊,晚上可能就不會上場。他很注意教練在記者會說的話,還有他們用的代碼:例如如果教練說,他希望他的隊伍「學會進攻」或「打好基本的籃球」,可能是表示他想要把比賽的步調慢下來。

對大多數人來說,伏加瑞斯觀察的這些東西似乎是枝微末節。在某種意義上確實如此:明顯的大優勢會讓別的賭徒注意到,會反映在盤口上。所以他必須再探究得深入一點。

例如,二○○二年球季最後,伏加瑞斯注意到有克里夫蘭騎士隊的比賽總分特別有可能「過頭」。(運動賽事有兩種主要的賭法,一種賭的是比分差距,另一種賭的是總分的上下—兩隊得分的總和會是多少。)仔細看了幾場比賽之後,他很快就查明了原因:瑞奇‧戴維斯(Ricky Davis),該隊的控球後衛,是個惡名昭彰的自私球員,那年底就會成為自由球員,他正在盡全力提高他的統計數字,好讓自己成為更好賣的商品。這表示騎士隊進攻的速度會變得飛快,努力想盡可能創造最多的機會,以累積得分和助攻。這樣算不算打好籃球就沒那麼重要了:騎士隊已經遠離季後賽了。騎士隊的對手多半也打不進季後賽,也樂得給個人情,兩者之間就有了默契,放鬆防守,交換進攻,努力提高彼此的統計數字。有騎士隊參賽的比賽,在球季的最後三週突然間從每場比賽一百九十二分拉高到兩百零七分。賭分數會超過不是十拿九穩—沒有必然的事—但這樣就有豐厚的利益可圖了。

回想起來,這樣的模式有時候似乎很明顯:如果他們除了提高自己的進攻數據以外沒什麼可以玩的了,那騎士隊的比賽當然會得分很高。但是賭徒如果對統計數字認識有限,沒有考慮造成這些數字的情境的話,就會漏掉他們。如果球隊連續兩場比賽得分都很高,甚至三、四場都如此,通常不代表什麼。的確,因為NBA的球季很長—三十隊,每隊打八十二場比賽—常常會發生這樣的比賽連續出現幾場的狀況。這些狀況大都是傻瓜賭注(suckers’ bet):發生這種狀況的原因純粹是跟機率有關。事實上,由於莊家通常也會注意到這些趨勢,在設定盤口的時候可能會矯枉過正,所以有時候反過來下注才聰明。

所以伏加瑞斯不只是在找模式。在任何一種資料豐富的環境中,要找到模式很容易;普通的賭徒就這樣做。關鍵在於這些模式代表的是訊號還是雜訊。

伏加瑞斯會不會對某場特定的比賽下注,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關鍵,但卻有種特殊的思考過程幫助他控制他的決定。這種過程稱之為貝氏推理(Bayesian reasoning)。

 

摘自《精準預測:如何從巨量雜訊中,看出重要的訊息?》,由三采文化出版。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