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轉基因作物安全評估,如何理解「沒有證據顯示有害」

2008112692159722_2

文/

在食品安全的爭論中,人們經常聽到「沒有證據顯示有害」的說法。這是一個常見的科學表達,但是在實際生活中,公眾需要的是「到底是安全還是有害?」於是,這句話經常被演繹為兩種幾乎是相反的解釋:一是「沒有證據顯示有害,就是無害了」,二是「雖然沒發現有害,但不代表危害不存在,所以不能接受」。

科學是認識世界的可靠工具,它不應該帶給我們這樣的混亂。那麼,這個典型的科學表達,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先來打個比方。

有一片森林,我們想知道里面有沒有兔子。要證明「有」很容易——只要抓到一隻兔子,或者拍到一隻兔子的照片,就足夠了。

但要證明「沒有兔子」,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從邏輯上說,這甚至無法證明——不管我們花了多少功夫,也只能說「沒有發現兔子」,而不能證明「兔子不存在」。用科學的術語來表達,就是「沒有證據顯示有兔子」。

如果「森林裡是否有兔子」對我們沒有什麼價值,我們也就可以不去糾結這個問題的答案。但如果它對我們很重要,那我們就必須根據所擁有的證據來做出判斷。

第一種情況:我們走馬看花地在森林裡溜了一圈,沒有發現兔子。雖然這時候也是「沒有證據顯示有兔子」,但這裡的「沒有證據」是我們「沒有去充分尋找證據」。所以,我們做出的判斷應該是本文開頭所說的第二種解釋:沒有仔細找過,雖然沒有發現,但仔細尋找之後可能會發現。換句話說,我們不應該認為「森林裡沒有兔子」。

第二種情況:我們用各種靈敏的儀器探尋森林裡的動物生命跡象,對森林進行地毯式的搜索,搜遍了每一個角落,也沒有發現兔子。這種情況下,科學的表訴依然是「沒有證據顯示有兔子」,但這裡的「沒有證據」是我們「進行了各種可能的搜索,都沒有找到」。如果要做出判斷,那麼就是本文開頭的第一種解釋:每個地方都找過了,找不到,就應該是沒有了。

那些通常說的「沒有證據顯示有害」,又是哪種情況呢?

大家熟知的三聚氰胺,是走馬看花找兔子的典型。它的正常用途不包括食品,所以從來沒有真正地研究過它對人體健康的影響。它的「沒有證據顯示有害」等於:沒有系統研究過危害,應該當作有害來對待。

而對轉基因作物的安全評估,則相當於地毯式搜索兔子。因為公眾對新技術的疑慮,轉基因作物開發過程中的每一步操作,都會仔細審視其「可能帶來」的危害。只有每一步帶來的「可能危害」都被評估為「不超過常規作物」,最後的產品才能獲得上市批准。而同樣改變了物種基因的誘導突變育種(包括太空育種)和雜交育種,都不需要這些評估。各種育種技術得到的產品,都是「沒有證據顯示有害」。但轉基因產品是「可能的有害都被排除了,所以應該等同於無害」。而誘導突變和雜交育種的產品,則是「沒有系統研究過危害,只是相信它無害」。

還有許多情況介於二者之間。不同的國家對於「排除了多少可能」的要求不同,同樣的東西、同樣的科學證據,在不同的國家評判的結果也就有可能不同。比如麵粉增白劑過氧化苯甲酰,安全性研究的證據是相同的,國際食品添加劑專家委員會和美國FDA等機構認為已經足夠做出「安全」的結論,而歐盟則認為「沒準還有未知的可能」。

轉載於科學松鼠會

關於作者

科學松鼠會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