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瞧瞧腦子,預測性慾

93780_v251542p0_650x460

文/

陳昇曾經開過一場叫做「明年你還愛我嗎」的演唱會,這場演唱會的門票提前一年預售,僅限情侶購買。第二年情侶需要各持自己的半張門票,拼在一起才能進入演唱會現場。或許是抱著「我們說好要在一起一輩子的,一年又算什麼呢?」這種想法的情侶不在少數,門票很快就售罄了。一年後,當陳升走上舞台,卻發現台下稀稀拉拉空了好多座位……說好的不再讓你孤單,卻只能將悲傷留給自己。

(PanSci 編按:上述提到的「陳昇演唱會」為一樁網路謠言。不過這篇不是要談這個,所以我們就「繼續看下去」吧……)

且不管演唱會到底來了多少人,其中隱含的一個問題卻值得我們思考:我們有辦法預測自己以後的行為嗎?這個問題並不是什麼無稽之談,美國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的心理與腦科學家威廉•凱利(William M. Kelley)教授和他的團隊認為藉由對大腦的研究,是有辦法預測出半年內體重和性慾的改變的。這項關於「食」和「色」的研究成果被發表在了2012年4月的《神經科學雜誌》(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上[1]

源自獎勵機制的研究

凱利教授研究的起因自然不會是陳昇的演唱會,而是之前對於人類獎勵機制的研究。那些研究發現,一些人會對環境中的某些暗示特別敏感,並啟動自己大腦中的獎勵機制,在獎勵機制的存在下,人們會不由自主地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舉例來說,食物會增強暴食症患者腦中相應的獎勵機制,從而使他們難以戒除自己的暴飲暴食[2]。由此,凱利教授提出了他的假設:既然啟動大腦中的獎勵機制與人類的一些行為能夠聯繫在一起,那麼長久以往,我們是否透過研究獎勵機制推論出人類在一段時間後的行為呢?

veuuyw

圖1. 研究中使用的圖片類型(未顯示飲酒照片)。每類圖片有80張,每張顯示2秒,出現順序為偽隨機。每兩張之間有0.5秒的間隔,其間顯示圖中所示的十字基準線(左起第三張)[1]。

為了證實他的假設,凱利教授設計了一個實驗。他從達特茅斯學院中徵集了58名大一女生,讓她們做了一套關於飲食的調查問卷,並記錄了她們的體重。之後,這些姑娘們躺進了功能核磁共振成像儀器(fMRI,主要功能是用較高的解析度測定大腦被啟動的區域),接受伏隔核部位(nucleus accumbens NAcc,與獎勵機制有關)的掃瞄。在掃瞄的過程中,她們會觀看一些照片,其中分別包括了動物照片,食物照片,人飲酒的照片,性場景照片,普通人像照,以及風景照。在觀看這些照片時,fMRI會記錄下這些學生NAcc處的興奮程度(也就是自我獎勵機制的活躍程度)。在第一次研究的6個月後,凱利教授又重新召回了這些女學生(只有48名參與)做第二次調查,並統計了這些女生在過去6個月中增加的體重和性生活經歷。這兩批數據被用於最終的比對和分析。

通過獎勵機制預測未來?

0t4zl7

圖2. 左圖表示看到食物照片後NAcc的活躍程度與6個月後體重增長的關係;右圖表示看到帶有性場景照片後NAcc的活躍程度與6個月內性慾表現的關係。兩張圖都呈正相關。

通過分析,凱利教授發現獎勵機制區域的激活與女生的這些行為有著很高的相關性。具體來說,在第一次調查中NAcc區域被食物的照片活躍得越厲害的女生,在第二次調查中BMI(Body Mass Index,身高體重指數,過高則說明人較胖)數值也越容易上升。有意思的是,體重的上升只與食物照片相關,與其他種類的照片無關。類似的,在第一次調查中對帶有人類性場景照片比較敏感的女生,在隨後的6個月中性生活也會過得較多(至少有過一名性伴侶)。同樣,諸如風景照等其他種類的照片與性生活之間並無關聯。

當然對於這項研究成果還可以有不同的解讀方式。固然我們可以將觀看照片時NAcc的活躍程度視為一個人的內在天性,而隨之而來的體重和性慾變化只是天性的體現。但凱利教授認為我們不能排除其他的可能性。比如他認為觀看這些照片可能會影響這些受試者的潛意識,從而在潛移默化中人為地干涉實驗的結果。這樣一來,會出現這種正相關也就不足為奇了。此外,由於此次受試者都是大一的女生,凱利教授認為缺乏運動,離開父母,日常作息和激素水平的變化也有可能影響實驗結果。不過即便目前的結論不是決定性的 ,凱利教授依然對他的研究前景表示樂觀。未來,這項研究可能對瞭解自我約束的行為(比如減不了的肥,戒不了的煙等)有所幫助。

讓我們把故事再轉回陳升吧。將來會不會有一種方法,讓你通過觀看自己愛人的照片,然後讀出你大腦中獎勵機制區域的活躍程度,並分析出你們之間的感情期限呢?我不能肯定,或許會有吧,但我肯定不會去使用這項技術。愛情的不可預料性正是其迷人的地方之一,倘若將愛情量化成一個個冷冰冰的數字,那無疑是扼殺了愛情的浪漫之處。科學技術自然是好的,但我想,在愛情面前,科學還是暫時靠一下邊好了。

PS:希望以後別出現這種對話: 你愛我嗎? 愛!怎麼證明? 走,做核磁去……

參考資料

  1. Kathryn E. Demos, Todd F. Heatherton, and William M. Kelley,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Nucleus Accumbens Activity to Food and Sexual Images Predict Weight Gain and Sexual Behavior,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April 18, 2012 ? 32(16):5549 –5552
  2. Brooks SJ, O’Daly OG, Uher R, Friederich HC, Giampietro V, Brammer M, Williams SC, Schio¨ th HB, Treasure J, Campbell IC (2011) Differential neural responses to food images in women with bulimia versus anorexia nervosa. PLoS One 6:e22259

關於本文

本文首發於果殼網(guokr.com)「性情主題站」《瞧瞧腦子,預測性慾

轉載於科學松鼠會

 

科技大觀園延伸閱讀:

也可以上科技大觀園搜尋「戀愛」

關於作者

科學松鼠會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