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眼盲心不盲

(大家最熟悉的盲人,應該就是歌手蕭煌奇吧)

(大家最熟悉的盲人,應該就是歌手蕭煌奇吧)

在日常生活中,當我們提到一個人失明、或是某人是視障人士時,我們大概直覺聯想到他完全看不到。但鮮少有人知道,其實看不到可以分成很多種,最粗淺的區分就是還能不能夠感受到光的存在,能夠感受到光的存在的那些視障者,他們是可以區分外在環境亮度的改變,不能感光的,則是真的活在一片黑暗中。

不論是否能夠感光,這些視障者真的完全看不到嗎?這其實是一個相當複雜的問題,首先視障者之所以看不到的原因不盡相同,如果他們是因為眼球受損的關係而看不到,少了訊息的輸入,基本上他們是沒有辦法透過視覺獲得外在世界的訊息。但如果是因為視覺皮層的受損、或是部分視覺系統神經網路壞損,則仍有機會可以透過視覺獲得外在世界的訊息。過去就有研究發現,即使是大腦視覺皮層完全損壞的視障者,他們依舊對於不同情緒表情的臉孔有不一樣的反應,顯示主觀上他們或許沒有辦法區辨是否有看到不同表情的臉,但他們的神經系統其實是能夠區辨的;這也就是為什麼,研究者若請視障者用猜的,他們猜對的百分比往往是高過機率的,因為部分訊息還是有被大腦處理。

這次要介紹的研究,更進一步想要了解,視覺皮層損壞的視障者,是否對於直視自己的臉孔與非直視自己的臉孔有不同的反應。他們讓視障者及控制組的實驗參與者在fMRI內看不同的臉孔,然後他們需要判斷這些臉孔的眼神是直視或是非直視他們的。 雖然在行為層次上,視障者的表現和用猜的沒有明顯的差異,但是他右腦的杏仁核在看到直視臉孔時有較強的活化程度。杏仁核被認為和情緒的處理有關係,也跟人在處理新奇訊息、社交訊息時有關的區域,杏仁核所在的位置就是下圖中黃色的圓球。

amygdala

除此之外,視障者腦中跟處理臉、眼睛凝視有關的腦部區域(Locus coeruleus與右腦的lingual gyrus,腦區位置請參考下圖),在看到直視臉孔時,和右邊杏仁核之間共同活化的情形是明顯的,相較於看到非直視臉孔時。

TJON2013_Burra

從這個研究的結果,我們可以發現其實視障者的腦有可能還是可以處理很多透過視覺傳遞的訊息,但未來研究仍需了解,這些主觀上沒辦法察覺的訊息,是否會對於視障者的行為造成影響。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個研究中僅單純用視覺呈現的刺激,但在生活中外界的訊息通常不是僅有視覺這個面向,還會有動作、聽覺等等的訊息,所以其實視障者接受到的訊息是比我們想像多很多的。 若你的周遭有看不到的朋友,可以多跟他們聊聊,相信你會有很不一樣的想法。

去看研究的原文Amygdala Activation for Eye Contact Despite Complete Cortical Blindness

去看主要研究者Alan J. Pegna教授的網頁,Pegna教授主要關切腦部有病變的個體,腦部訊息處理的方式有何不同

關於作者

Y. M. Huang

輔大心理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探討情緒與認知之間的關係、老化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以及如何在生活中落實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 部落格網址:認知與情緒新聞網 (http://cogemo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