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控制心智大作戰

六十年前,美國中情局啟動祕密研究計畫,希望能找出操縱大腦的方法,最終卻宣告失敗。如今科學家將電極植入腦中,大腦連線、擴充感官等實驗成果紛紛出爐,科技手段總有一天能控制我們的所思所想嗎?

作者/凱薩琳‧ 泰勒(Kathleen Taylor)  譯者/王怡文

控制心智大作戰1953年11月28日,美國生化學家法蘭克‧歐森(Frank Olson)從紐約的飯店墜樓身亡,檢警判定是自殺。二十年後,美國中情局(CIA)的祕密計畫MKULTRA正式喊停。根據美國政府調查,CIA承認在歐森死前不久,曾提供他影響心智的藥物LSD(參見〈操控大腦的藥劑〉一欄)。他的家人在1976年接受撫卹,但至今堅稱歐森是被謀殺,以免他將生化戰及LSD軍事用途的研究細節公諸於世。

歐森不是MKULTRA唯一的白老鼠。然而,由於該計畫大多數紀錄都已銷毀,我們或許永遠無法得知有多少人(包括精神病及癌症末期患者)在不知情且未經同意的狀況下成了實驗品。這計畫的設立是為了追求一個古老的夢想:控制人心。如今MKULTRA已終止四十年,控制心智的研究則達到了空前的進步。

電腦運算能力、遺傳學和神經造影技術日益進步,創造出新的科技工具來操控大腦,精確程度前所未見。現在,心智控制的目標不再是戰俘或蘇聯首腦;它的應用逐漸擴及日常生活。

控制人腦的技術可用來治療成癮症、強迫症及憂鬱症等等心理症狀。至於軍事應用的企圖並未消失,只是現在目標已改成創造超級軍人:在生死關頭不被恐懼脅迫、即使一天只睡二小時仍能採取高明戰術,甚至不帶地圖深入阿富汗也知道如何抵達下一個會合點─路線已經直接寫入腦中了。

心智控制領域改變的不只是目標,連操作技術和倫理準則也不再相同。相關實驗不再東遮西掩,今日很多研究都已在媒體上公開,或經由部落格及官方網站報導宣傳。

BOX1.操控大腦的藥劑

科學家曾試圖用這些關鍵藥物來控制心智。
麥角二乙胺(LSD)
MKULTRA許多研究計畫都用到LSD,但它對大腦的作用仍未完全明朗。科學家認為LSD會影響血清素(一種負責調控情緒與性慾的神經傳導物質)的受體,有些受體被抑制,有些則被阻斷。至於控制心智,MKULTRA已證實LSD是不管用的。

莫達非尼(modafinil)
它原本是開發來治療猝睡症的,現在其他人(包括學生以及國際太空站成員)也能用它來提神。許多軍事單位已投入資金研究它。它的詳細運作原理尚不清楚,有些科學家說它增加了麩胺酸的產量,而麩胺酸是大腦的興奮劑,能夠活化腦中神經元。

催產素(oxytocin)
這種激素使人更愛交際,不過前提是他們得先認為身邊的人是「同類」,否則反而會增加敵意。它或許可用來提升戰鬥小組的向心力,但想用來贏取敵人的心?大概行不通。它特別會影響和社交有關、參與處理情緒反應的腦區,包括杏仁核。

東莨菪鹼(scopolamine
原本是用來治療反胃的藥物,美國海軍和NASA正在研發東莨菪鹼鼻噴劑來治療動暈症。據說高劑量會使人更聽話,冷戰期間捷克斯洛伐克祕密警察用它來當吐真劑。它會降低視丘及扣帶皮質的活動,這兩個腦區分別和警覺調控及記憶有關。

脫氫表雄固酮(DHEA)
這種由腎上腺分泌的類固醇可以當作抗壓劑。它會刺激腦垂腺釋放壓力荷爾蒙,並影響腦中的壓力荷爾蒙受體,降低大腦的壓力反應。美國國立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中心2009年針對軍人研究發現,血液中DHEA濃度較高時,執行高壓任務的表現也較好。

點亮你的神經

光遺傳學(optogenetics)是最有希望的心智控制新技術。從微生物取出對光敏感的基因,植入腦細胞(即神經元),神經元就會對光有反應。然後以光脈衝(可用光纖傳送)控制神經迴路,就不會像植入電極那樣造成組織傷害,或是服用藥物產生不良副作用。

光遺傳學的研究起先並不起眼,研究對象都是微生物、果蠅和小鼠之輩。但去年,有個生物學團隊將這項領域朝人類推進一步:他們用光遺傳技術改變猴子的眼睛動作。比利時荷語天主教魯汶大學和美國哈佛醫學院的溫‧凡德弗博士(Wim Vanduffel)領導這項研究,他表示:「已經有團隊在研究如何將光遺傳學應用到人類身上。」

還有其他動物研究為光遺傳學的潛力提供了些許啟發。美國史丹佛 大學生物工程暨精神病學教授卡爾‧戴塞羅斯(Karl Deisseroth)將小鼠從「膽小如鼠」變成膽大的探險家。他利用植入的光纖,將藍色閃光照在小鼠杏仁核的特定迴路上,而杏仁核就是涉及情緒處理的腦區。

但是改造人類基因會引發倫理爭議。我們連基改作物都排斥,遑論「基改人類」。何況,可見光無法穿透頭骨,所以許多光遺傳研究都得把動物的頭骨打開。因此至少短期內,這個技術大概僅限於研究用途,協助我們找出特定疾病的相關神經迴路。

儘管如此,光遺傳技術是否真能用來控制人腦,改變他人個性?「這當然完全不合倫理,但我確信很有機會辦到。」凡德弗說,「只要我們更了解其中的神經迴路,便能用人為手段改變神經活動,影響人的行為舉止。就某種程度而言,腦深層電刺激(Deep Brain Stimulation,DBS)就是在做這件事。」

用大腦連線來集思廣益

腦深層電刺激就是將電極植入腦中,用電脈衝重新訓練神經迴路,這項技術目前已拿來治療慢性疼痛或帕金森氏症等等。「腦深層電刺激似乎能重新組織有問題的腦神經網絡。」英國牛津大學榮譽教授約翰‧史坦(John Stein)說。但這背後的機制還不清楚。

腦刺激技術甚至能用來擴增既有的感官能耐。美國杜克大學的米格‧尼可列利斯博士(Miguel Nicolelis)與其團隊已設計出方法讓小鼠能「感覺」紅外線。小鼠身上裝了電極,連到處理鬍鬚觸覺訊息的腦區,另一端則是紅外線感應器。感應到紅外線時,電極就送訊號到腦部,於是小鼠就能「摸到」紅外線了。「未來肯定能讓這些動物得到完整的紅外線視覺。」尼可列利斯說。同理,人類藉由類似的人工器官獲得新的感官能力,例如「嚐到」無線電波或「聞到」紅外線,也不無可能。

尼可列利斯還參與了另一項今年初發表的研究,他們在大鼠腦內植入電極,讓相距數千里之遙的大鼠以腦部訊號彼此溝通。美國杜克大學的大鼠傳訊號給另一隻在巴西納塔爾大學的夥伴,告訴牠要壓哪個開關才能得到獎勵。 這項研究得到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畫署(DARPA)補助,尼可列利斯預料,終有一天許多互相連結的大腦也能像這樣合作思考問題:「理論上你可以想像,許多大腦結合後,就能想出個別大腦無法獨自找到的答案。」

光遺傳技術和腦深層電刺激都頗具侵入性,必須把電線埋入腦中。要是能不植入東西就控制大腦呢?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卡里利恩研究所(Virginia Tech Carilion Research Institute)生醫工程師威廉‧泰勒博士(William Tyler)正在研究能穿過頭骨進入腦部的超音波脈衝,希望用它來刺激神經迴路。

超音波通常用於醫學檢驗,但只要調整音波的頻率和強度,就能用來刺激腦部的特定區域,準確度可媲美腦深層電刺激,將刺激範圍限縮在一到三立方公釐。未來的願景是用超音波來治療憂鬱症、癲癇等病症,甚至提升工作記憶和創造力。長期來看,這項超音波研究甚至可以用在軍人頭盔中,提供導航指令,加強警覺並降低焦慮。

繪製大腦功能地圖

不過任何心智控制技術都必須先知道,要刺激哪個腦區才能達到想要的效果,而我們目前還未洞悉大腦功能所對應的位置圖。有些神經科學家相信,這可能是未來數年的主要障礙。牛津大學生理學教授兼神經迴路與行為中心主任傑羅‧麥森伯克(Gero Miesenböck) 解釋:「我們對大多數人類行為、動機或信念的神經機制都不夠了解,不足以做出有目標的干涉。」

今年4月2日,歐巴馬政府宣布了一項長達十多年的研究計畫,目標是建構完整的大腦活動地圖,釐清行為、思想與腦區的關係。人腦活動地圖計畫(Brain Activity Mapping Project)就相當於人腦版的人類基因體計畫(Human Genome Project),預計每年投入三億美元以上。

在神經科學家開始他們的大腦製圖工作前,他們得先發展測量心智的必要工具。計畫成功的關鍵,在於能否設計出能進入神經元、測量神經活動的微型感測器。儘管阻礙重重,收穫卻可能相當可觀。「我們對腦的運作越了解,就越能有效率地發展與設計可能的療法。」凡德弗說。

但是,隨著我們更加認識大腦活動,心智控制技術日新月異,就連個人最深層的信念也可能擋不住操控大腦的工具。這項技術一旦落入想洗腦宣傳的國家手裡,就可能變成危險的武器。MKULTRA或許已成歷史,但心智控制的時代可能才正要開始。

BOX2.控心智小撇步

這三種操控他人心智的方法,比吃藥或在大腦植入東西還容易。
提供誘因
要別人來幫你做事,不一定要誘之以利,有時讚美、歸屬感,甚至是微笑,效果跟金錢差不多,甚至更好。利用負面社會情緒(例如羞恥心)也可以。英國稅務及海關總署寄發傳單,上面寫著「大部分人已經繳稅」,結果使納稅率增加了15%。英國政府新成立的行為洞察小組(Behavioral Insight Team)又稱「推一把小組」(nudge unit),就是依此原則行事。

暗中控制
當某個人想到自己相信的事,大腦便以特定模式活動。即使他沒在想那件事,但只要他內心相信,那個模式就儲存在神經網絡中,受到刺激時就加強,不用時就減弱。因此要發揮影響力,只要設法在對方呈現正確的刺激,就能觸動他腦中你要他相信的那件事。但是要做得自然點,轉寄影片或輕鬆的談話,比露骨的廣告或指令效果更好。

偷偷暗示
大腦會偵測到我門從未注意的小事情。你可以利用這點讓自己顯得更討人喜歡,增加自己的影響力。例如在職場,偷偷模仿同事的肢體語言可以讓你看起來更像他們,他們會喜歡的─只要你做得不著痕跡!此外,你的外表、語言與服裝,還有辦公室的溫度與照明、是否有盆栽、有沒有幫訪客倒杯熱茶,以及辦公桌的位置等,都是有效的暗示。

凱薩琳‧泰勒 《大腦至上:神經科學前線觀察》(The Brain Supremacy: Notes from the Frontiers of Neuroscience)的作者。
譯者王怡文 台灣大學資訊工程碩士,長期為科學雜誌翻譯,現就讀台灣大學心理系研究所。

本文選自《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24期(2013年8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關於作者

BBC知識

《BBC Knowledge》為BBC FOCUS、BBC HISTORY、BBC WILDLIFE三本雜誌的精華本,是一本內容權威、親近性高的知識普及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