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仲夏夜裡有多少人送仲丘?

白衫軍運動

白衫軍運動

八月三號的「萬人白T凱道送仲丘」是台灣史上最大規模由公民自發的社會運動,主辦單位估計有25萬人到場,不過台北市中正一分局則估計與會人數約11萬人。為什麼人數估計會有這麼大的落差?又有哪些方法可以估計遊行人數?身在在白T人潮中的科宅我,忍不住好奇。

無論是媽祖遶境、反核四遊行、同志遊行、或者這次的「凱道送仲丘」,都不像演唱會一樣有售票入場,所以估算參與人數成了一項令人頭痛的任務 [1]。但不管是記者為了報導、主辦單位要展現影響力、或者警方作人潮管制,都需要估算遊行人數,而且得「雖不中亦不遠矣」。20世紀後的歷史有不少社會街頭運動,也就發展出一些估算參與人數的方法。

時間回到1960年代,當時美國柏克萊大學發生學運。記者退休後,在柏克萊擔任新聞學教授的雅克布斯(Herbert Jacobs)從他的辦公室向窗外望,看到廣場上滿滿示威的人潮在反越戰。剛好廣場上有格線標記,於是雅克布斯突發奇想計算方格中平均有多少位學生,再由總共多少方格推估出參與的人數 [2]。後來他還估計出不同密度人潮中,一位參加者所佔的面積,再由不同區域的人潮密度乘上區域面積,就能算出人潮。這套「雅克布斯法」(Jacobs Crowd Formula)至今仍被使用來估算人潮的規模。

警政署在受訪中也提到,以凱達格蘭大道為例,全部擠滿的話大約可以容納3萬人,各轄區負責的警員也會每半小時估算一次人潮密度,再推估出總人數,並以最高峰的人數為基準。不過很可惜並沒有連絡上本次集會的主辦單位-公民1985行動聯盟,請他們說明計算人數的方法。

估算出每區的人數之後再加總。

估算出每一區的人潮密度之後,再乘上面積,得到總人數的估計。

另外還有一套以面積來估算的方式。假如遊行人潮非常整齊排成一列一列,只要估算一列有幾個人,一條街能容納幾排人,就能估算出一條街上參與遊行人數。[1]

不過以上兩種方法都只能計算「靜態」的人潮,假如參加者不斷進出人群,就得再用其他方式估算。要計算多少人進出遊行隊伍,可以設置「計算站」,計算每單位時間中有多少人進出,就可以得到更準確的參加者數量。不過這項工程需要許多人力,舉例來說,整場遊行歷時4小時,而人潮增加的速度應該會到某個時間點趨緩,所以要在各重要的路口設置計算站,且需要每十分鐘就計算一次每分鐘進出的人數,才能算出有多少人參加遊行而不是「有多少人在廣場上」。[3]

計算族群中個體的數量是生態學家的拿手項目,之前有研究團隊利用衛星空照圖搭配全景銳化技術(pansharpening)來計算企鵝數量 [4]。撇除高科技,或許生態學經典的「標記再捕捉法」(Mark and recapture)也能派上用場 [5]。舉例來說,在遊行過程中發放一定數量的貼紙、布條或者其他「紀念品」,在散場時看看人潮中有多少比例的人有配戴「紀念品」,就能從比例來推估總人數。

其他有創意的好點子像是利用遊行後遺留的垃圾,也可以用來估計人潮規模 [6],這套方法也許可以估算台北跨年晚會人潮,不過像這次「凱道送仲丘」的高水準公民遊行就不適用了。或者在幾乎人人隨身都會攜帶行動電話的時候,也許手機基地台有連線手機數量的資料能作為人數統計的參考。

一場示威遊行,無論是10萬人或者25萬人,最重要的是訴求的聲音能夠被有關單位重視,否則「25萬」也只是「看報才知道」的一個數字罷了。

 

資料來源:

  1. Crowd counting — wikipedia
  2. Herbert Jacobs — wikipedia
  3. 遊行集會的靜態點算方法
  4. 企鵝家族大合照 — PanSci
  5. Mark and recapture — wikipedia
  6. How do the police make crowd estimates?

延伸資料:

關於作者

陸子鈞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