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zh-tw.facebook.com/archyaloha Achy Aloha

    其實換字體這件事情 電腦很輕易的就可以做得到啊 反而是紙本的對於資料檢索查詢才是不方便學習的吧

  • http://twitter.com/octw 老貓

    這個研究看起來有趣,但,一、投影片是標題字;二、易讀性研究中,長文和標題處理的是兩種不同的閱讀需求;三、字體易讀性通常就是作閱讀測驗,一百年來的易讀性研究應該很難推翻。

  • 訪客

    投影片是標題字的意思是?研究裡頭是說只有物理課的老師有用到投影片。

  • Cheryl

    其實是瞄到了最後那一句問句才發現我中途失神了,趕緊回神重頭讀起 XD ,終究認真地看完了。倒是文中若有不熟悉的詞彙也是很符合不流暢性,就像解釋那三種字體的名字就讓我看很久,但是腦子動了起來,閱讀就容易專心了。

  •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1677183634 漢字起立

    這樣說來,繁體字應該比簡體字更容易學了,哈哈。

    照視覺感知心理學的說法,不平常或異常的物件的確比較容易吸引注意力。
    視覺注意力和長篇閱讀的易讀性是不同的課題,
    吸引注意、然後牢記是一般廣告利用的視覺心理學手法,
    靜下心來閱讀、然後在腦中分析理解,文字會被反覆掃瞄以建立語感的默契,這可能就需要考慮易讀性了。

  • 訪客

    我自己是在反省一件事:網路上許多內容現在都為了SEO存在,所以原本具有複雜抽象思考能力的人腦會不會也都被SEO了。

  • http://twitter.com/octw 老貓

    我的意思只是說,一個是課堂授課行為,一個是長篇文章的閱讀行為。原文作者恐怕誤會了易讀性研究的意義。

  • 訪客

    啊,原來如此。

  •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580292509 Hsu-Chan Chung

    我有看完也

  • Kaz

    讓我想起某個總是讓人看不懂的驗證碼系統。
    或許可以建議那個驗證碼系統的內容都改成有用的知識(但還是同樣難看),
    不知道能不能讓大家變得能夠吸收新知?

  • EIEIO

    我比較想知道的是排比對學習的影響。

    有些人寫文章又臭又長,讀者要在腦袋裡放很多暫存器,才能搞懂作者「可能」在寫什麼。這種爛文章以法律和歐洲當代哲學最顯著。我看到法條就想吐。我更討厭當代左派作者的文字。他們說的話我不會完全否定,但是他們寫的爛文章讓我想殺光他們。

    但我也可以把詰屈聱牙的長篇大論拆開,按照邏輯結構編排,變成條列式,甚至條列本身再分類,變成樹狀結構。就算不全讀,也可以用visualization的技巧讓讀者一眼看穿整篇文字的思想甚至是缺陷。我還可以把很討厭的專門用語各給一個口語的範例。我甚至還可以用邏輯符號改寫囉唆的文字。

    這樣會讓讀者怠惰嗎?

    還是說讀者會因此事半功倍?

    如果我寫電腦程式把排版都廢掉(假設不是Python這類硬性規定要排版的語言),把程式寫成一大段落不分行的爛貨,這樣會造成反效果?還是會造成反效果的反效果?如果我故意用沒有意義的變數名稱,只在第一次定義的時候在備註裡說vwbbkjewb代表速度。會不會這樣惡搞反而有好處?

  •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值得研究。

  • EIEIO

    有一種爛到讓我也想殺人的死官腔是濫用名詞。好比說死官員會說「人權的保障」。這裡的人權和保障都是名詞,為什麼不能說「保障人權」?
    死官員還會說「從事人權的保障」。原來可以用直接的動詞去「保障人權」,結果動詞變成脫褲子放屁的「從事」。這就是該死的官腔官調。

    政府機關最喜歡這樣搞。

    濫用名詞的句子會比較容易學習嗎?

  • Pingback: 要提昇閱讀吸收程度,該選Kindle還是iPad?其實換個醜字體比較有用 | D學院()

  • Pingback: 《快思慢想》以及字體對閱讀的影響 | 一些淺見。()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要提昇閱讀吸收程度,該選Kindle還是iPad? 其實換個醜字體比較有用

難看的字體讓你閱讀跟學習成果更好?

標楷體、細明體、微軟正黑體…Times New Roman, Arial, Comic Sans…哪一種字體最能提昇閱讀吸收程度呢?最近的研究發現,教材用看起來越不順眼、越複雜、越「醜」的字體,學習者吸收知識的效率越好!這…這是怎麼回事?

現在最紅的3C產品就是平板電腦跟e-book電子閱讀器了,各家廠商都聲稱要讓閱讀變得更輕鬆、更省力;Wired連線雜誌的協力編輯Jonah Lehrer是忠實的Kindle用戶,他熱愛Kindle,但讀著讀著,他擔心起一個問題:「這些新科技玩意讓閱讀這件事變得太簡單,視覺上絲毫不吃力的結果,會不會有一天,我們與文字之間的互動因此變得淺薄?」

提出「媒介就是訊息」的麥克魯漢如果活到現在,不知道會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不過Lehrer自己找到了答案,在部落格The Frontal Corte上,他提到了一篇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系Connor Diemand-Yauman, Daniel M. Oppenheimer與Erikka B. Vaughan三人合寫的新研究報告,印證了他的擔憂。許多教育界研究者跟實務工作者過去的看法是「減少額外的認知負擔,對學習者有益」,但是這個聽起來一點沒錯的假設卻被不少研究結果反駁,許多研究發現,讓學習內容困難一點、複雜一點、艱澀一點,學生長期的學習跟記憶效果反而比較好。(可參考Metacognition: Knowing about Knowing這本書中的說法)

研究中把這種困難、複雜跟艱澀稱為「不流暢性」(disfluency),根據過去文獻,適度地在教學跟教材中加入不流暢性,可以讓學生記憶與課堂表現更好;不流暢性使學生能深入、抽象、謹慎思考所學,因此理解的程度也更高。

而三位學者的研究方法很有意思:他們在俄亥俄州的一所高中,選出220位學生,取得英文、物理、化學跟歷史四科老師們自己作的輔助教材,像是投影片、學習單、講義等,然後將字體換成各種具有「不流暢性」,閱讀起來很困難的字體,包括Monotype Corsiva, 斜體無襯線漫畫字體Comic Sans Italicized,與無襯線粗體字體Haettenshweiler,其餘條件都不更動。老師基本上不知道研究者的假設,可能還直覺地以為難看的字體會降低學習成果也不一定。

實驗結束後,進行學習測驗跟問卷調查,令人驚訝的結果顯示,除了化學這科以外,用難看字體的實驗組學生各科成績都比控制組來得好。研究者認為,透過這個實驗,可見「藉由認知干擾提昇教學成效的潛力龐大」,也就是說,如果換個字體就可以達到提昇教學效果的目標,那其他的「干擾方式」當然值得深入研究。

Lehrer這篇文章底下讀者Heather Quinn的迴響特別一看,他說根據哈佛大學神經生物學家Margaret Livingstone的研究,視覺吸收資訊的模式分成兩種,第一種較原始,第二種較進化,原始的視覺吸收對角度、邊緣、動作跟突然光暗變化比較敏感,而且很快就會疲乏;而進化的視覺吸收對顏色、質感、曲線、細節、跟柔順的光暗轉換比較敏銳,也不容易疲乏。而比較「難看」的字體–有襯線、字體小、或有手寫性格的-賦予文字更多質感,對比不強烈,由第二種視覺模式處理,所以學習比較深入。而第一種視覺模式是用來應付危機的,讓你迅速切換注意力,等待下一個資訊輸入,也就像是現代網路重度使用者的使用行為。

最近有一種說法獲得越來越多人的認同,同時也激起許多爭議,那就是「Google讓我們變笨了」,關於這一點,對岸友站科學松鼠會的作者游識猷前陣子也從腦科學的角度進行分析討論,部落客與出版界達人老貓則認為這可能與「演化生物學」中人類的狩獵模式跟採集模式有關。我想這篇研究跟延伸的討論應該可以提供大家參考,既然電子書可以選字型,那挑個看起來比較吃力的,或許會有不錯的閱讀體驗。

對了,有人真的專心看完這篇文章嗎?(呵呵)(乾脆把字體改成隸書好了)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

關於作者

小時候是那種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關心台灣的傳播環境跟媒體品質,現在是PanSci 泛科學網的總編輯。如果你想成為PanSci的專欄作者或是志願編譯,也可以跟我聯絡。kuowei@panmedia.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