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profiles.google.com/emailkathychou Kathy Chou

    (哀悼中)

  • EIEIO

    哀莫大於猩死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死亡不是一件容易面對的事,即使對猩猩來說

母黑猩猩背著已經變成木乃伊的小黑猩猩,照片轉引自Ashlee,Photo by: D. Biro)

我們會用「駕鶴西歸」、「夢登仙境」、「寶焚星沉」…等各式比較委婉好聽的方式來描述死亡,美國人則用"biting the dust", “pushing up daisies", “becoming a root inspector", “kicking the bucket", “taking a dirt nap"…等等來代替直接說一個人「死了」。人類用各種方式面對所愛跟親人逝去,那我們生態學上的兄弟靈長類又怎麼看待這件事呢?This is Serious Monkey Business部落格的Ashlee討論了「死亡」對於其他靈長類的意義

「我們都知道靈長類會死,沒什麼好爭論的,然而有許多證據顯示許多靈長類也能感受死亡,並有情緒反應」,Ashlee提到一個顯著的案例:1987年一隻西部低地大猩猩(western lowland gorilla)在寵物兼朋友小貓咪偷跑出籠子並不幸死在車輪下之後,不停發出如同人類啜泣般的聲音,並且用已經學會的部份美國手語表示自己的心情「壞-難過-壞」、「皺眉-哭-皺眉-難過」。最近另一篇發表在美國靈長類期刊上的論文則認為死亡的情境不同,例如被獵食者捕殺、病死,或老死,以及死亡者的年齡、性別、地位等等,都會影響族群中成員的反應方式。

Biro等人2010年發表的論文中就提到有的野生黑猩猩母親在年幼的嬰兒過世後,會經歷很長一段時間的「哀悼期」;即使孩子已經死了,黑猩猩母親還是依舊背著木乃伊化的孩子屍體到處走,並且替孩子趕走蠅蟲,餵孩子吃東西。

但也不是所有的靈長類都那麼情感豐沛。在Fashing等人2010年的研究中,野生狒狒就對同群中即將因病死亡的母狒狒跟她的小孩非常冷漠。母狒狒Tesla死前,同群中其他的母狒狒還會幫忙照顧她的小狒狒Tussock,但Tesla死後,就整群一起離開了原本停留的高原,留下Tussock自生自滅。養育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對於野生的母狒狒來說可能壓力太大,也沒必要。

看見上面那張母黑猩猩背著小黑猩猩屍體的照片,不禁讓我有點鼻酸。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

關於作者

小時候是那種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關心台灣的傳播環境跟媒體品質,現在是PanSci 泛科學網的總編輯。如果你想成為PanSci的專欄作者或是志願編譯,也可以跟我聯絡。kuowei@panmedia.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