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仰望海面,波紋閃動

文 / 史杯時碳

「咕嚕,咕嚕...」幾團氣泡從我眼前經過,漂浮著、上升著。

視線跟隨著氣泡,我微微抬頭仰視;湛藍的海水之上,一片巨大的透明表面,開展在我的上方,晃動著、搖擺著。

那海面交織律動的波紋,閃閃發亮,耀眼的光線刺得讓我稍稍瞇起了眼睛。甩一甩頭,擺擺我的鰭狀前肢,乘著海流,在溫柔地包覆著我全身四周的海水中向前划行。

俯視下方的海底,有起起伏伏的山峰。珊瑚礁鋪滿一整片,一根根樹枝般的枝枒,聚集在一起生長成一面面向上舒展的橢圓形平台;各種鮮豔豐富的色彩,彷彿把所有大自然中最飽和的色調都呼喚過來這裡集合比賽。各種小魚穿梭在其中,牠們身上的斑斕花紋,也像是不想在這場盛宴中落在任何對手之後。

最近幾天游過的這附近,經常有大量的魚成群移動,有時候牠們經過我的上方,擠得遮蔽了穿過海面射入的耀眼光線。有一次,我看到大約有五千隻長鼻鸚哥魚聚集在一起產卵,牠們鬧哄哄地亂成一片,在那裏為了延續後代而互相交換著卵子與精子,一顆一顆的蛋把附近的海水都弄得混濁了!有時候,我會遇到一整群銀、黃、藍黑色交錯的黃鰭鮪魚;甚至我也曾經一下子看到一百多隻的鯊魚,或者是鯨魚這些大傢伙。

你能夠想像嗎?以上這些是一隻綠蠵龜洄游經過太平洋中央,吉里巴斯共和國的鳳凰群島(Phoenix Islands)海域時,所會看到的美麗景象。「那些(海洋生物們生機勃勃的)活動,本來就是海裡經常發生的事,但現在卻因為人類的參與,而使這些活動處處受限。」海洋科學家克雷格.史東(Greg Stone),不時微微地搖著頭,感性地如此闡述著。(1)

圖一:吉里巴斯,鳳凰島海域裡的魚群。Greg Stone:「那裡的魚大量成群地一起遊動,遮蔽了從海水表面射入的光線。」圖文擷取自(1)

圖二:大約五千隻鸚哥魚聚集在一起產卵。圖片擷取自(1)

圖三:銀、黃、藍黑色交錯的黃鰭鮪魚。圖片擷取自(1)


TED talk — 克雷格.史東:一次保育一個島嶼來拯救海洋

海洋,是地球生命的起源點,所有地球生物共同的故鄉。蔚藍的海水覆蓋約70%的地表,為大約97%的生命提供居所(3)。你知道嗎?地球上每一天出生的新生命中,有超過一半是來自海洋 (4)。海洋中的光合作用,產生我們賴以呼吸的氧氣大約一半的量(3,4);而長久以來,地球上大部分的有機碳,都在海洋中被吸收或儲存(這一過程主要由微生物所完成)(3)。龐大的海洋,儲存了地球上97%的水,穩定了地球上的氣候、天氣與溫度變化;沒有水,就沒有生命,因此,聲譽卓著、曾經進行過許多次深海研究與探險的女性海洋科學家Sylvia Earle說:「沒有藍色,就沒有綠色。(No blue, no green.)」[3]的確,如同她在2009年的TED大獎得主演講中所說的:「不管你生活在什麼地方,你喝的每一滴水,每一次的呼吸,都將你與大海聯繫起來。」


TED talk — Sylvia Earle的TED大獎願望:保護海洋


【塑膠垃圾 奔向大海】

海洋雖然對每一個人都如此重要,但是對於大部分生活與居住在遠離岸邊的陸地上的我們來說,卻又是如此遙遠,如此陌生,以至於我們時常把關注焦點都集中在陸地上,而在不知不覺中忽略了它的存在(補充參考:圖四)。我們經常沒有料想到,我們向大海排放的東西,或是對海洋的索取都會傷害到海洋(3);甚至,我們可能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向海洋排放,或者是索取一些東西。

我們向海洋索取,進行過度的漁業捕撈,超過了大自然補充的速度,使得大型魚類族群的個體數量急速減少,某些種類瀕臨絕種,而有些魚的體型則在幾十年內大幅縮小(6,7)。我們向海洋排放:除了經由河流進入大海的有毒工業、畜牧或家庭廢水以外,流入海裡的肥料等大量的養分(加上大型魚類減少的因素)破壞了原來的生態平衡,使得某些浮游植物過量增生,消耗掉大量的氧氣或者釋放大量毒素,因而讓某些海域甚至海灘變成了危險地帶(7);油輪或者是鑽油平台失事所造成的海上原油洩漏對海洋生物與海鳥的致命威脅相信大家都不難想像;然而,除了這些看起來明顯致命的有毒物質以外,我們一般人的日常生活裡,更可能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投向海洋的,卻是最常見的飲料瓶等等塑膠垃圾。

圖四:創造了以鯊魚「謝門」為主角的海洋生物漫畫「謝門的潟湖」的漫畫家Jim Toomey在TED演講中說:「(在某件事發生之前,)我對海洋的印象只是這樣,我覺得海洋只是一片藍海;這就是我們所有人對海洋的最初印象,很神秘……所以人們畫出來的地圖會像這樣:對陸地描繪得巨細靡遺,但一畫到陸地邊緣的海洋,就只是用藍色的顏料描繪成一大潭水而已,這是我在學校時對海洋的印象。就好像老師說:『所有的地理和科學,都只教到陸地邊緣而已,其他部分不會列入考試範圍。』」圖文取自(5)

許多海洋工作者都有令自己難以忘懷的,與海洋塑膠垃圾特殊的接觸經驗。我們提過的第一位海洋科學家Greg Stone十分熱愛搭潛水艇進行深海探險;他回憶起20年前,當他搭著日本政府所擁有的,世界上能潛入最深海域的潛艇下潛到5400公尺深的海底時,原本以為會到達一片純淨自然的海底區域,但是,非常意外的,當他們到達那裏時,卻發現早已經有一大片的塑膠垃圾和廢棄物領先了。這觸動了他的念頭:「那時我才明白,我不可能以玩樂的心情來研究科學和探索,我必須要更有深度,我要朝保育這個目標前進。」(1)

圖五:海洋科學家與保育工作者Greg Stone,在他身後螢幕上的是他所搭乘的,當時世界上能潛入最深海域的潛艇。圖文擷取自(1)

塑膠垃圾占了海洋垃圾中的80%~90%(8),而且其中有許多是飲料瓶與瓶蓋(尤其是,聚丙烯(PP)瓶蓋沒有被列入美國的塑膠瓶回收法案中)(9)。首次發現目前已經頗為知名的太平洋垃圾帶(Great Pacific garbage patch)的海洋學家Charles Moore船長,在兩個北夏威夷環礁上數以百萬計信天翁的棲息地中,發現信天翁父母們努力蒐集漂浮在海面上,分別從日本和美國被洋流所帶過來的瓶蓋,將它們誤當成是食物,先吞下再回吐餵給幼鳥吃。成千上萬隻幼鳥因此正在死亡線上掙扎,他們的胃裡滿是瓶蓋與其他垃圾(9)(圖六)。Moore船長在夏威夷北部的渦流處,用浮游生物拖網所採集的海水樣本中,發現裏頭的塑膠含量比浮游生物還多,以致於他感嘆,那片海洋已經逐漸變成「塑膠湯」了。

TED talk — 查理斯•摩爾:被塑膠充斥的海洋

圖六:從一隻死去的四個月大黑背信天翁的胃裡所取出的塑膠瓶蓋、塑膠碎片與其他垃圾。圖片擷取自(9)

Roz Savage小姐(10)在她35歲那一年,決定從原來身為一位管理顧問,穩定但枯燥的生活中解放出來,展開她不讓生命留白的熱血冒險旅程。她在2005年時完成一個人划船橫越大西洋的壯舉;挑戰成功後,她自然決定朝下一個更大、更困難的目標 — 橫越太平洋前進。她談到她的冒險旅程,其中有一段特別的經歷是,她有一次因為海水淡化設備故障,所以和另外一組正好經過附近海域的航行者聯絡在海上會合碰面。他們為了喚醒大眾對於北太平洋垃圾環流問題的重視,而用15000個空的塑膠瓶所綁成的兩艘船,也打算挑戰划船橫越太平洋。當他們碰頭的那一天,釣到一條大鬼頭刀魚,Roz說:「那是我三個月來吃過最棒的一餐。」她的新朋友告訴她:當天他們運氣實在不錯,因為他們前幾個星期釣到一條魚,把魚剖開時,「居然發現裡面全是塑膠。」(圖七)這一次的航行旅程,喚醒了她對於塑膠汙染,氣候暖化所導致的海平面上升等等生態問題的重視。(10)

圖七:Roz Savage在海上遇到的冒險同好所釣到的一條魚,剖開後發現魚腹有許多塑膠碎片。塑膠會釋放化學毒素到吃下它的生物體內,若人再把魚吃下去,毒素會囤積到人體內,影響健康(10)。圖片擷取自(10)

TED talk — 羅茲﹒沙維奇:為什麼我要划船横渡太平洋


【如果大海能夠 喚回曾經的愛】

既然塑膠垃圾在大海裡會造成這麼大的問題,我們是不是應該趕快行動,把他們全部都從海裡撈起來呢?充滿熱血的Dianna Cohen小姐[8],就曾經想這麼做。Cohen原本是一位使用塑膠袋作為創作材料的視覺藝術家,當她聽說關於北太平洋垃圾環流和垃圾漩渦的種種以後,就提出了一個計畫,準備了船隻和機器,想要出海把垃圾打撈上來,壓扁做成建材送給開發中國家使用。但是,當她和專家討論過以後,卻發現她的計畫所能打撈上來的垃圾量和全世界每天新排放到海裡的數量相比,只是九牛一毛。於是她領悟到:「真正的解決之道在於,我們必須把生產垃圾的源頭關起來。」她合作創辦了「塑膠汙染聯盟(Plastic Pollution Coalition)」,告訴大家:我們必須停止使用這種用過即丟,因此每天以全球性的規模入侵海裏的塑膠產品。我們該關注、擔心的不只是漂浮在海上的塑膠,還有所有那些充斥在我們生活四周的塑膠容器、包裝,和可能滲入我們食品中的塑膠毒素。除此以外,她也提醒我們,目前實際上的資源回收比率很低(在美國,低於7%),即使我們將塑膠瓶放入了回收桶,但是只要在資源回收過程中的任何一個環節發生失誤,塑膠垃圾最終的歸宿就很有可能是流入大海;而且即使是被回收的塑膠材料也只能作為次級的用途降級使用,不能真正回復成原來的原料。因此,她呼籲大家面對塑膠時,在原本的「3R」(「減量 (Reduce)」、「再利用( Reuse)」、「回收 (Recycle)」)原則前面,應該再加上一個「R」,即「拒絕(Refuse)」:盡可能不使用「用過即丟」的塑膠容器,而使用不鏽鋼瓶或者玻璃瓶等等來替代。(8)

TED talk — 戴安娜.科恩(Dianna Cohen):關於塑膠污染的殘酷事實

Dianna Cohen小姐提出了身為個人,可以從自己做起的減少塑膠汙染的行動,而在另外一個方面,身為一個民主社會與全世界的公民,我們還可以,或甚至說應該思考在社會與國家的層面上,應該制定或支持怎麼樣的制度來保護海洋。像「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海洋保護法律專家Kristina Gjerde,就在TED演講(2)中,呼喚大家了解海洋的美好與重要性,制定保護公海的國際法,並且推動各國政府的合作,來管理並且避免佔64%的海洋面積,沒有被任何國家的法律所保護的海域受到破壞。還有,我們先前曾經提到兩次的老朋友 — 海洋科學家Greg Stone,致力於推動海洋保護區(相當於陸地上的國家公園或自然保護區)的成立。在他與保護國際(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的努力推動、紐澳等周邊國家與大型國際組織的贊助,以及吉里巴斯共和國政府的誠意合作下,研議成立「鳳凰群島信託基金」,計畫籌資給予吉里巴斯禁止漁業捕撈的補貼(而事實上,尚在籌資階段時,吉里巴斯便停止了捕撈)(1);最後終於成立了鳳凰群島保護區(Phoenix Islands Protected Area,PIPA)(11),並且在2010年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所指定的世界遺產。

2002年,正當Greg Stone開始著手推動保育鳳凰群島海域時,發生了因海水溫度異常上升而導致的珊瑚白化現象,有60%的珊瑚死亡(1)。這不啻是一大打擊;然而,這片海域的珊瑚礁卻以科學家所觀察到過最快的速度自然復原,現在已恢復到了往日鳳凰群島的生機。(請見圖八、圖九)Stone認為,這應該歸功於這片海域已成為一片保護區,有許多健康的魚群,海藻也在此落地生根,連帶地讓當地珊瑚礁也長得很好(1)。他評論這一件事情道:「就像一個生病的人,如果有很多種疾病纏身,就很難治癒,可能會死;但如果只感染了一種疾病,那就很有可能治癒。氣候變遷的溫室效應所造成的影響,是(在鳳凰群島海域這裡)唯一會威脅或影響珊瑚生長的因素,因為我們排除了過度捕撈,汙染與海岸開發等各種因素,所以珊瑚得以全速復原。」(1)

面對海洋現在每天都正在遭受全球性、數量龐大的塑膠垃圾汙染問題,雖然規模比鳳凰島珊瑚礁的白化危機還要大得多;在目前看來,身處在一個被塑膠所包圍的世界裡,人們似乎也不太可能一夕之間就停止塑膠的使用,好像前景不怎麼樂觀。但是,就像在Greg Stone的經驗中,他們並不是在事先就能夠預見珊瑚礁快速的復原;他們所做的,只是就預定好的海域保護計畫,一步一步的持續去穩定推動,因此而得到了雖然是意料之外的驚喜,但是卻是符合他們推動保護區初衷的果實。或許對於海洋垃圾,我們雖然很難馬上在實際的執行面上將所有問題根本的解決,但仍然應該一點一滴的持續努力;也許持續地累積正向的條件,有一天可能發生我們目前還沒能預見的轉機。反過來說,如果我們不願意為現在已經浮現的危機進行試圖思考並進行正向的努力,或甚至讓情況更加速地惡化,也許在潛在轉機有發生可能的階段之前,我們就已經先斷送了我們自己的機會了,不是嗎?至少,在下一次使用塑膠瓶時,我們可以想一想,怎麼樣盡可能減少讓現在自己手中的瓶子,有漂流到大海中的機會。想一想那湛藍清澈,在水底看了都刺眼的海水波紋、其中穿梭的龐大魚群、色彩美麗的珊瑚礁,和可愛的綠蠵龜吧!

TED talk — 克莉絲蒂娜·傑爾德:為公海立法

圖八:2002年,鳳凰群島海域發生了因海水溫度異常上升而導致的珊瑚白化、死亡現象。圖片擷取自(1)

圖九:2010年的鳳凰群島珊瑚礁,已恢復了往日生機。圖片擷取自(1),由Brian Skerry所攝影。

【參考資料與註解】

(1) 本段文字與前面兩段的海洋景象描述,是由Greg Stone 的TED演講 – “Saving the ocean, one island at a time”所提及的實際海洋觀察經驗,加以創作、改寫而來。

(2) Krinstina Gjerde, TED演講 – “Making law on the high seas”

(3) Sylvia Earle, TED演講 – “Sylvia Earle’s TED Prize wish to protect our oceans”

(4) Paul Snelgrove, TED演講 – “A census of the ocean”

(5) Jim Toomey, TED 演講– “Learning from Sherman the shark”

(6) Jeremy Jackson, TED演講 – “How we wrecked the ocean”

(7) Daniel Pauly, TED演講 – “The ocean’s shifting baseline”

(8) Dianna Cohen, TED演講 – “Tough truths about plastic pollution”

(9) Charles Moore, TED演講 – “On the seas of plastic”

(10) Roz Savage, TED演講 – “Why I’m rowing across the Pacific”

(11) 可參考Wikipedia – “Phoenix Islands Protected Area”條目。網址: http://en.wikipedia.org/wiki/Phoenix_Islands_Protected_Area

(12)補充推薦:Daniel Pauly, TED演講 – “The ocean’s shifting baseline”

關於作者

活躍星系核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