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把小孩吞進胃裡的青蛙

R. silus 蛙媽媽嘴裡帶著一隻小蛙. 影像來源: Arkive.

全世界的兩生類裡面,大概就是澳洲的 Rheobatrachus 這一屬青蛙養小孩的招數最奇特。這屬青蛙一共只有兩種,分別是住昆士蘭北邊的 R. vitellinus 和住昆士蘭南邊的 R. silus。它們住在雨林和硬葉森林的溪流裡。交配後母蛙會把受精的卵吞進胃裡,讓小蛙在胃裡長大。蛙卵很大顆,裡面灌滿卵黃,有充足的養份讓它們在媽媽肚子裡長大。

這段時間裡想必媽媽是得餓肚子的。不過過去研究裡發現母蛙胃裡的蝌蚪數大概只有產卵數的一半,不知道是媽媽只選一半的小孩吞下肚來保護,或者是有半數的受精卵預計就是要犠牲來做為讓媽媽活下去的養份。 胃裡的受精卵孵出來變成蝌蚪,把胃撐大佔掉身體裡大部份空間,最後甚至讓母蛙的肺都沒地方撐開,害母蛙只能靠皮膚呼吸。蛙媽媽好辛苦,要一直支持到小蛙一隻隻嘴裡離開才算完成使命。

到底在胃裡從卵到蝌蚪到小蛙的這段過程發生了什麼事,科學家已經沒有機會再做深入研究了,根據 IUCN Red List 的記錄,這個屬的兩種青蛙  R. vitellinus   R. silus 都在 2002 年絶種消失。這個世界再也沒有能在胃裡養小孩的青蛙了。

而就在幾天前,多家科學新聞網站都報導了關於這種青蛙的新聞,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的研究團隊進行的「拉撒路復活計畫」(Lazarus Project)有了重大突破。這個計畫的目的是想要讓 R. silus 復活。關於這個計畫,我在新南威爾斯大學的網站上沒發現官方網頁,只找到公關稿,所以更進一步的細節資料要等研究論文發表了才能得到了。

根據校方發佈的消息,這個研究團隊從冷凍庫找出一九七零年代冷凍下來的成蛙標本,從組織裡取得細胞核,然後再找一種相近種類的青蛙,借它的受精卵,去掉細胞核後種入 R. silus 的細胞核。結果這個細胞居然成功開始複製,還一路長到胚胎早期才死。沒能成功養出絶種青蛙其實不意外,太難了。 可是至少這次能從冷凍成體細胞前進到完成早期胚胎發育,已經是重要的進展。 這個結果當然給了生物學家很大的想像空間,因為絶種的生物可能有機會再次出現在眼前,甚至可以開始幻想讓劍齒虎猛瑪象都排隊試試看。我們需要擔心這樣下去會創造出變種人嗎?我猜現在技術上的困難還很多,應該不用現在就開始傷腦筋吧。

我真的很想看看小蛙怎麼從母蛙嘴裡蹦出來,可惜在網上找到的影片都沒有拍到這個闗鍵時刻。不過倒是找到 Darwin’s frog (Rhinoderma darwinii) 的影片,可以跟大家分享。這種青蛙在產卵後,爸爸會把受精卵放進嘴裡,正確點說應該是放進鳴囊裡養大。影片裡可以看到一隻隻小蛙被爸爸「嘔吐」出來,也是一絶。

 

參考資料

關於作者

陳俊堯

慈濟大學生命科學系的教書匠。對肉眼看不見的微米世界特別有興趣,每天都在探聽細菌間的愛恨情仇。希望藉由長時間的發酵,培養出又香又醇的細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