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寶貝兒,你看哪兒呢?

人們都說戀人的心中有一首詩。熱戀中的一方往往能看到詩意從對方眼中流出,幻變成愛的音符。不過倘若有女生發現在與另一半交談時,對方的目光並沒有深情地望著你的眼睛,而是在你臉上其他部位停留,倒也不必擔心對方對你的愛意減退或者對你有所隱瞞——根據一項研究的結論,這屬於正常眼神移動。

當然,這項研究的根本目的並不是為了為男生脫罪。研究的負責人,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的大學心理與腦科學系的的馬修•彼得森和米格爾•埃克斯坦想知道:在日常生活中這些眼神的交流是否僅僅是由於文化上的約定俗成,還是在生理上有著重要性?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他們首先測試了在不同的情況下,人的眼神集中注視的部位。60名當地的本科生被平均分為3組觀看經過處理的人像照片,其中每一組受試者都帶有不同的任務:第一組需要在10張照片裡找出和提示相同的人臉;第二組需在140張不同表情的照片中抽取一張,並描述出表情的喜怒;第三組則需 要在80張照片中選取一張,鑑定人物的性別。

為了排除照片出現時視線的起始位置對最終結果的影響,彼得森等人在屏幕的周邊設立了8個小方格,並要求受試者在照片出現前將視線集中在任意的小方格 上。隱藏的視線記錄儀則顯示出這三組學生的視線在照片上的集中點略有不同,但都沒有集中在眼睛上,而是在眼睛和鼻子之間。此外,觀看這些照片的時間長短以及圖片的清晰度或顏色也不會讓這些視線集中點的位置產生明顯改變(圖1)。

圖1. 不同任務中受試者視線集中的位置。A圖中的紅點為所有眼神逗留過的位置,B圖中的綠點為每一名受試者的平均視線集中點

那麼這些集中點是否真的具有什麼作用呢?研究者們又做了第二個實驗。在這個實驗中,受試者的目光被要求分別固定在額頭,眼睛,鼻子和嘴巴上。當目光越是遠離眼鼻之間,受試者對於人臉的辨識能力就越弱,連分辨表情和性別都出現了困難(圖2)。

圖2. 固定視線後不同組完成任務的成績

於是彼得森和埃克斯坦提出了一個假說。他們認為這些集中點最能讓人把握對方面部的總體信息。在將人臉的各個部分中,眼睛毫無疑問最具有信息量。但人的鼻子,嘴唇處的信息也佔有一定的比重。當人在作出表情時,口鼻、面頰處的信息更會增多。由於人眼在識別面部時,離視線的中心越遠,辨識度就越低。為了不錯過上述的「面部信息點」,大腦自動做了折中,將視線集中的位置從信息量最大的眼睛移動到了面部的中央,以涵蓋更多的面部信息 (圖3)。做個善意的推測下,如果對方的目光並沒有深情地望著你的眼睛,那大概說明他正在努力地觀察並識別你的整個臉。

圖3. 面部不同部分的信息量。A圖為面部不同區域的絕對信息量分佈;B圖為綜合考慮後,面部信息量的丰度分佈

由於實驗中所招收的受試者都為白人,因此儘管研究者們發現了視線集中點的作用,但還不能確定文化差異是否會造成集中點位置的不同。下一步,他們將會在東亞人中尋找受試者重複這個實驗。如果並不習慣像西方人那樣進行眼神交流的東亞人依舊有著類似的視線集中點,那麼這種目光移動的機制就更有可能是與生俱 來,而不是後天養成的。

作者自己的PS: 當然,以上這些情況都僅限於解釋為何你的男友會把目光注視在你眼睛的下方。如果你男友的眼神不是停留在你臉上,而是注視著路邊走過的美女,那就不屬於本文討論的範疇了。

參考資料

  1. Looking just below the eyes is optimal across face recognition tasks. Matthew F. Peterson and Miguel P. Eckstein, PNAS, 2012

轉載自科學松鼠會,首發於果殼網。作者

ad3

問答是人類最原始的知識互動方式,也是文明火箭推進的燃料,更是茫茫知識大海中的羅盤
為什麼蘋果會落下?為什麼人類不能飛?所有偉大的事物,都萌芽於一個最初的問題。
我們全新推出的問答平台——泛答,讓大家用最輕鬆直接的方式挖掘最有價值的知識。

受夠了虛實難辨的假新聞?懷疑自己困在同溫層?想念那個充滿好奇的內心自我?
來泛答吧,跟我們一起用問答打破現狀,用問答找回專屬於你的知識。

關於作者

科學松鼠會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