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有錢能使「腦」推磨

活在當下這個快速變幻的世界,我們的大腦被迫不停地接受刺激並作出反應。然而,與CPU不同,我們的大腦對處理多任務並不在行。法國健康醫學研究院(INSERM)的研究者就發現,同時處理兩項複雜任務是我們大腦的極限,原因就在於我們的大腦也是「雙核」結構,兩個半球可以各自獨立處理一項任務。但是只要再多加一項,不堪重負的大腦就會開始錯誤百出。當然,走路、吃飯、洗澡那種習慣成自然的簡單任務不包括在內,絕大多數人能邊看電視邊聊天同時吃飯,不至於嗆著噎著。琢磨書法琢磨到能把饅頭蘸墨吃的,也只有專注力實在非比尋常的書聖王羲之。

既然大腦有自身侷限所在,我們便不得不隨時有意無意地判定手頭的那件事哪個可以略放一放,哪個則必須全力衝刺。時間顯然是個關鍵因素:月底才截止的任務不會壞了你今夜與朋友小酌的興致。不過明天就要上交的報告?那可非得心無旁騖地拚命完成不可。

在一篇發表於《神經科學雜誌》(Journal of Neuroscience)中,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的心理學家亞當·薩文(Adam Savine)教授與與托德·佈雷弗(Todd Braver)教授則以心理學試驗證實,金錢激勵同樣至關重要。預期中的「錢景」不僅能讓你潛意識裡把相關任務判斷為重要任務,更能令你的大腦運轉更快更高效

兩位研究者一共找來了十六名受試者,要求他們準備完成一系列任務。同時,在受試者正式開始工作前,研究者還會額外提供一些對完成任務很有幫助的提示。

研究者從這些提示中隨機選取一半,加上了代表美元的「$」符號。受試者們得知,如果他們能正確地完成那些帶有「$」符號的相關任務,稍後,他們將得到物質獎勵。

借助一項近二十年來在心理學和腦部科學上廣為應用的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技術,研究者們得以直接觀察到整個任務的全過程中受試者腦部區域的血流量和耗氧量狀況。一般認為,如果腦部某個區域血流驟然加大而耗氧量上升,說明該腦區處在活躍狀態。

研究者們發現,在受試者們接受挑戰到完成挑戰的全程中,共有八個腦區被激活,其中兩個區域在看到「$」符號時和挑戰任務時都十分活躍。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位於你左邊眉毛往上兩英吋(5釐米)之處的大腦左前額葉皮層背外側區(DLPFC)。研究者饒有興趣地發現,哪怕只是簡單地在眼前揮一揮寫著「$」的小紙片,都能讓預期到美好「錢景」的DLPFC區即刻活躍。這個區域隨即利用大腦傳統的激勵系統——讓多巴胺在短時間內爆發,向腦部其他負責認知控制和推動行動的的腦區發出訊息,告訴他們準備開始協調互動。

薩文教授覺得這種現象簡直是趣味盎然:一旦大腦意識到未來有利可圖,它就進入「見錢眼開」模式——首先DLPFC區告訴大腦開始活動筋骨、預熱身體;接著認知控制模塊活化,大腦開始更高效地整合信息;同時推動行動模塊活化,人們變得動力十足;最後,光明的「錢景」帶來了工作的超水平發揮。

不論在競技賽場中、撲克牌桌上,或是商業談判室裡,或許這就是為何有些人天生就能在那些高昂獎金的激勵下表現優異。當我在拚命趕這篇稿件的時候,我感覺我的DLPFC區也在拚命開動——那絕不是錯覺,而是科學。一起為了美好的未來努力吧,我親愛的灰色小細胞們。

研究文獻:Adam C. Savine and Todd S. Braver (2012) Motivated Cognitive Control: Reward Incentives Modulate Preparatory Neural Activity during Task-Switching.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4 August 2010, 30(31): 10294-10305

轉載自科學松鼠會,作者

關於作者

科學松鼠會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