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希特勒的致命一擊

一九四四年,納粹用新研發的武器對倫敦狂轟猛炸,
意圖在半年內叫英國求饒。
英國採取了什麼對策化解這危機
希特勒的祕密武器為何反將納粹德國送上西天

作者/喬伊‧ 瑪約羅(Joe Maiolo)  譯者/朱怡康

倫敦人永遠忘不了希特勒的復仇之聲:一開始,是脈衝式噴射引擎逐漸迫近的隆隆聲;接著,是馬達嘎然而止的恐怖寂靜,飛行器開始俯衝;最後,則是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

V1飛彈的噪音固然令人恐懼,V2火箭彈的死寂更使人膽戰心驚。它們以四倍音速接近地面,直到聽到彈頭爆炸,你才發現家園遭襲—當然,要是太接近彈著點,你什麼聲音都不會聽到。

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把V1和V2稱為「報復性武器」【1】。一九四四年六月至一九四五年三月,倫敦人飽受其擾。在此期間,納粹在倫敦投下了2,419顆V1, 造成6,184人死亡, 約18,000人受傷;V2火箭彈則發射了517枚,約造成2,700人死亡,6,500人輕重傷。此外,雖然倫敦是V型武器的主要目標,但是英國其他城市也未倖免於難,樸茨茅斯、曼徹斯特、諾威治皆深受其害。

除了造成軍民死傷外,V型武器也在戰爭末期打擊了英國士氣。此時盟軍正從東到西橫掃納粹德國,倫敦人也開始覺得勝利即將到來。然而,希特勒的高科技報復行動卻堂堂登場。

陸對陸轟炸的祕密武器

納粹自一九三○年代早期即已開始實驗小型火箭,到一九三六年,已累積大量研究成果,並獲得長足發展。

一九四一年八月,在看過軍方上呈的一段影片後,希特勒便開始思索或可用大型飛彈重創敵方。

圖1:沃納‧馮‧布勞恩手持他為納粹設計的V2火箭模型。

這部影片是德國頂尖飛彈工程師沃納‧馮‧布勞恩(Wernher von Braun)的早期實驗,希特勒對此印象深刻,不僅宣告飛彈將是戰爭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也告訴軍方他不想再浪費時間做小規模的攻擊。不過,由於德國此時工業、科學資源吃緊,必須投入更急迫的領域,因此火箭研發時程亦隨之延後,直至一九四三年三月才全面啟動。

德國陸軍中負責研發火箭的單位相信,只要每月朝倫敦發射九百枚V2,五個月就能叫英國搖尾乞憐。德國空軍可不想讓V2專美於前。他們也製造了V1這種以噴射推進、狀似飛機的飛彈,期能為偉大的領袖希特勒打贏戰爭。相對於V2,V1的優勢是造價低廉,製造方便。德國空軍認為,要是每天用一千五百枚V1轟炸倫敦,只要十天英國就會投降。

這兩種武器都獲得了希特勒青睞。一九四四年夏天,德國準備好了兩種長程轟炸系統,開始對英國首都狂轟濫炸。

圖2:德國檢查員將此V1飛彈發射台相片的背景給移除。

圖3:這名老人剛因為德國的V1轟炸倫敦而失去妻子和房子,警察同情地倒了杯茶給他。

雖然德國對研發V型武器全力保密,但在第一顆飛彈擊中倫敦之前,英國即已透過諜報系統得知德國有祕密武器。早在一九三九年,英國即已收到關於火箭的傳言,一九四二年再次聽說了。但較為確切的訊息,是一九四三年三月情報員偷錄下的德國戰俘談話,被錄音的兩名納粹將領提到了重型火箭。不久之後,英國又誘騙另一名德國將領供出V型武器確實存在。他們偽造了一則報紙新聞,裡面提到瑞典透露德國已擁有火箭,然後故意讓這名受俘將領看到此篇報導,終於使他吐實。

自此以後,英國政府便焦慮地思考火箭攻擊英國的後果及對策。早期,他們認為這會造成數以萬計的人民死傷,甚至考慮疏散整個倫敦。此外,英國政府也要求情報單位持續追蹤V型武器,並派出偵察機遠征波羅的海沿岸的佩內明德(Peenemunde)—這地方據稱是德國火箭研究基地。邱吉爾亦任命自己的女婿、補給部常務次官鄧肯‧桑迪斯(Duncan Sandys)主持調查V型武器的威脅,並提出應變措施。

BOX.1 處處烽火:歐洲空襲大事記

無論是納粹或盟軍,除了轟炸工業、軍事目標外,也都會對平民進行「恐怖空襲」,以摧毀士氣、執行報復。


1940年5月14日 德國空軍轟炸荷蘭鹿特丹, 造成814名平民傷亡。中立國群起譴責。次日晚,英國空軍首次出動轟炸德國,目標為魯爾(Ruhr)城內工業設施。

1940年8月24-25日 德國首次轟炸倫敦市中心。次夜,英國出動四十三架次戰機,對柏林執行報復性轟炸。

1940年9月7日至1941年5月10日 德國大舉轟炸英國工業中心與大城, 以摧毀英國士氣。倫敦及其他英國都市連遭空襲七十六晚。在考文垂市(Coventry)的空襲中,560名平民罹難,半數房屋全毀。

1942年2月 英國制訂「區域空襲」計畫,鎖定五十八座德國工業大城重點打擊。這是英國首次以軍事勞工房舍為攻擊目標,目的在「打擊敵方民眾士氣、特別是工人士氣」。

1943年1月21日 英美聯合參謀會議決定結合兩國空軍力量,一同執行戰略性轟炸,癱瘓德國工業、軍事及經濟系統。此戰略執行後,德國大城盡數被毀,無數平民喪生。

1944年6月13日 倫敦首次遭到V1飛彈攻擊(自法國加萊發射)。V型武器在英國被暱稱為「蟻獅」(Doodlebugs),在德國則被稱為「報復性武器」。長程火箭特別是為了造成空中恐怖震撼而設計。

1944年9月5日 同盟國炸毀最後一座V1發射台。自該年六月開始,倫敦已遭受2,419枚V1攻擊。三天後,德國首次發動V2空襲,火箭自荷蘭發射,五分鐘後即命中倫敦。

1945年1至3月 隨著德國逐步走向戰敗,V2火箭攻擊英國的頻率亦日益降低。在此期間,光是攻擊倫敦的V2就有517枚,然而它們的軍事與心理影響,卻遠低於納粹預期。

英國高層看法分歧

不料,桑迪斯的調查激起了政府科學顧問們的激烈辯論。航空部資深科學官員瓊斯(RV Jones)認為德國確實研發出飛彈,將會嚴重威脅英國。但邱吉爾的主要科學顧問謝爾威爾爵士【2】卻認為,近來關於長程飛彈的種種情報,只不過是德國故意放出的煙幕彈,德方真正在研發的祕密武器另有其物。 他們的爭論主要圍繞一個技術問題:謝爾威爾爵士認為,若欲以無煙線狀火藥(cordite)推動大型火箭,那麼它的燃料箱必須是鋼製的,但燃料箱若以鋼打造,則整枚火箭將重到難以發射。不過包括瓊斯在內的另一些科學家卻認為,要是火箭以液態燃料推動,就能變得較輕,因此發射也不是問題。

正如許多學術爭論一樣,論辯兩造各執一詞,而且皆能言之成理。謝爾威爾爵士的論點是:德國當前科學、工業資源已相當匱乏,而長程飛彈的投資與其殺傷力並不成正比,一般砲彈造價較低,且殺傷力未必不如長程飛彈,因此德國不可能將有限的人力、物力,投資在相對來說大而無當的長程飛彈上。 然而謝爾威爾爵士的批評者認為,他低估了德國科學家的能力。他們相信,只要改用酒精或液態氧為燃料,就能解決發射大型火箭的問題。他們說對了。這正是布勞恩團隊在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三年於佩內明德的研究重心。

在此同時,英國情報單位亦不斷搜集新情資。瓊斯從解碼的德軍電報中得到不少有力線索,例如德軍在佩內明德部署了不少雷達,瓊斯判斷這是為了追蹤飛彈彈道(事後也證明瓊斯是對的)。此外,偵察機拍回的佩內明德空照圖也顯示,這個基地正逐步擴大。不過,決定性證據要到一九四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才出現:英國皇家空軍當天所拍攝的佩內明德空照圖中,清楚出現了火箭。

圖4:謝爾威爾爵士。生於德國,後來擔任英國政府科學顧問。對盟軍收集到的V型武器情資,他始終心存懷疑。

飛彈正式登場

接下來六個月,相關證據一一出爐。先是法國情報員於加萊(Calais)拍到了疑似火箭發射台的裝置;不久之後在法國北部,情報員又發現德軍架設了幾十個模樣怪異、狀似滑雪台的裝置,全都虎視眈眈對著倫敦。到了一九四三年十一月,皇家空軍軍官、同時也是出色照片判讀員康斯坦絲‧巴冰頓—史密斯(Constance Babington-Smith)在佩內明德的「滑雪台」上,發現了一種奇特的小飛機,後續研究確定那正是飛彈。

這項進展加速了盟軍對抗V型武器的「十字弓行動」(Operation Crossbow)。桑迪斯亦建議了幾項防衛措施,包括疏散倫敦、擴建防禦工事、向媒體示警、管控報導避免恐慌、誤導德軍等。 此外,因為擔心火箭可能影響諾曼地登陸計畫,或是讓盟軍在登陸後不得不將主力放在摧毀飛彈措施、以防它們重創倫敦,英國政府除了防衛,也提出了進攻策略。邱吉爾甚至主張,要是德軍肆無忌憚地轟炸倫敦,他也會考慮以毒氣彈進行報復。不過英軍將領對此並不贊同。他們認為,戰略性轟炸不能只是為了報復,而要有計畫地摧毀德國的戰爭經濟。但最後,英國還是花了不少精力攻擊飛彈基地及設施,以壓制V型武器的攻擊。

一九四三年八月十七至十八日晚間, 英軍轟炸機司令部(Bomber Command)出動了596 架次的戰機,裝載四千磅巨型炸彈攻擊佩內明德。該年十二月,英、美兩國也派出了大批戰略、戰術型戰機空襲V1發射基地,摧毀大批飛彈。 到一九四四年夏天,十字弓行動已經變成盟軍與納粹的另一戰場:盟軍空軍試著找出V1發射基地,加以摧毀;德國則盡其所能地予以修復,並千方百計找出新的掩蔽方式。

一開始,德軍在這場捉迷藏中占了上風,但到一九四四年秋天,盟軍幾乎摧毀了所有V1發射台,化解了飛彈威脅。 雖然資深空軍將領認為攻擊V1基地成效不彰,對此頗有微詞,但這些空襲行動還是減少了飛彈攻擊英國的頻率。第一階段的十字弓行動及佩內明德大空襲,迫使德國重新安置火箭科學家,並將V2飛彈藏進地道,這成功延遲了納粹的飛彈攻勢,讓V型飛彈在反攻最關鍵的幾個月中,無法對盟軍構成威脅。

誰的致命一擊?

事實上,即使十字弓行動成果不如預期,V型武器的攻擊也未必能影響盟軍戰果。怎麼說呢? 希特勒原本不僅想用V型武器進行報復,還想藉此逼迫英國退出戰爭。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德軍原先估計得在一天內向倫敦發射數千枚V1、V2。然而,實際的命中率只有數十發而已。

這部分是因為機械故障及英軍守土有方,但更根本的原因是:德國此時已不具足夠工業能力,因此無力完成希特勒於一九四一年八月所夢想的那種奇襲。所以歸根究柢,謝爾威爾爵士的確是對的:就負載一噸重炸彈的效率而言,V型武器確實成本過高,它們所承載的炸彈量,到頭來只相當於盟軍投在納粹德國的炸彈量的0.23%而已。

從這個角度來看,V型武器其實更像是孤注一擲的垂死掙扎。希特勒之所以會在史達林格勒(Stalingrad)大敗後下令大量生產V型武器,並非偶然。火箭與飛彈,是奄奄一息的德國軍火工業的最後產品,除了滿足希特勒勝戰的幻想之外,它們別無作用。 不過, 雖然同盟國的勝戰關鍵,是極具優勢的工業與軍事資源,但我們還是不能完全忽視十字弓行動的助益。早期示警讓英國有餘裕面對新威脅,空中優勢也讓他們得以制敵機先。 一九四四年二月,也就是偵察機發現V2僅僅八個月後,邱吉爾便說他對火箭已感到放心不少。雖然邱吉爾明白希特勒遲早會動用這批武器,但他對幾位親近的幕僚說,拜情報及空優之所賜,我們總算不致變成「恐懼的奴隸」,自己嚇垮自己。歷史證明他是對的。■

1 (編註)Vergeltungswaffen,後文的「V型」便是由此而來。V1是史上第一款巡弋飛彈,V2是最早投入實戰的彈道飛彈,德軍用它們從歐陸跨海炮轟英國。

2 (原註)Lord Cherwell,即菲特烈‧林德曼教授(Frederick Lindemann)。

BOX.2 迴紋針行動:同盟國如何在戰後吸收納粹科學家?

二戰末期, 聯合情報調查局(Joint Intelligence Objectives Agency)試圖將德國科學家帶回美國。然而杜魯門總統下令,若科學家「曾加入納粹黨,而且確實參與納粹事務,或積極支持納粹軍國主義」,即不得加以徵召。於是聯合情報調查局面臨了一個難題:絕大多數頂尖科學家,都曾在納粹德國中位居要津—V2火箭的設計者沃納‧馮‧ 布勞恩便是如此。 為了規避杜魯門的命令,聯合情報調查局幫這些科學家偽造簡歷,將他們的新簡歷夾在其檔案上, 也因此這個行動稱為「迴紋針行動」(Operation Paperclip)。美國之所以積極爭取頂尖德國科學家,一方面是為了獲得他們的知識與技術,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隱匿納粹獲得的新知,不讓對手(主要是蘇聯)發現。事後證明,徵召布勞恩團隊的確值回票價, 要不是有他們幫忙,美國不太可能在一九六九年將太空人送上月球。

圖5:戰爭結束後,德國科學家在美國試射V2火箭。

喬伊‧瑪約羅 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國際史教授,曾任BBC近期紀錄片《十字弓行動》顧問。
譯者朱怡康
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畢,現為政治大學宗教所博士候選人。

【本文選自《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19期(2013年3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關於作者

BBC知識

《BBC Knowledge》為BBC FOCUS、BBC HISTORY、BBC WILDLIFE三本雜誌的精華本,是一本內容權威、親近性高的知識普及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