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做一個專情於真理的科學家

文/ 溫斯頓 史密斯(科學作家)

這兩天2013世界棒球經典賽(World Baseball Classic 2013)在台灣台中打得如火如荼。從小就是棒球迷的筆者雖然無法到現場為中華隊吶喊助威,但也一定準時看完每場比賽的現場直播。

就在剛結束的中韓大戰,筆者注意到了比賽直播主持人及球評可以說是一面倒的評論方式。每當中華隊出現小失誤或對中華隊不利的情形時,他們就會主動為中華隊球員找藉口,同時安慰觀眾,強調這樣的不利情況不至於影響中華隊晉級複賽;而每當韓國隊出現類似情形時,主播及球評則會毫不保留地批評、抨擊對方,仿佛對方球員及遠在韓國的球迷也聽得到他們的轉播一樣的,想要藉此打擊對方士氣。

當然,這是體育競賽,是充滿激情的同時還帶有國家榮耀與個人情感的體育競技項目,有這樣的「偏見」,是可以被允許的、甚至從某種角度來說是該被鼓勵的。對觀眾球迷來說,尤其是國家隊比賽,當然想聽到對自己一方有利的分析。如果主持人和球評只是很呆板地、不帶有任何感情地在「唸」比賽場上發生的情況,我想不用多久大部分觀眾不是睡著就是轉台吧?

筆者一直認為,科學研究和體育競賽是十分類似的「競技項目」。在科學研究的辯證過程中,同樣也是有兩隊在競爭:一隊支持假設,一隊反對假設。雙方不斷通過科學研究找到證據來支持己方論點同時推翻對方論點,就像是比賽得分過程。最終誰的分數多,誰就獲勝。當然,這種分數不一定是能夠可以客觀量化的數字,同時不像棒球有九局、籃球就上下半場,科學研究是沒有哨音響起、宣布比賽結束的那一刻的。

當今社會上,存在很多所謂的「議題」,其實就是任何人類社會中都會有的「意見分歧」。當這些「意見分歧」與科學研究有關聯時,相關領域科學家的聲音就會被重視。

科學家的角色在這種時候其實也有點像是專業球評,通過自己所學專長來向觀眾(社會大眾)介紹、解釋場上雙方(產生意見分歧的雙方)的各種論點及背後的動機及正確性。

這是好事,因為科學家所代表的是專業,他們的意見是能夠幫助社會化解分歧、引領社會往更美好的未來走去的。他們該代表自己的專業出來發聲,在某些緊要關頭,這甚至是他們的社會責任。

但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他們必須要做到公正客觀。

如果科學家能夠向政府、社會提供公正客觀的事實,沒有人能夠否認他們觀點的重要性,因為他們代表了「中立、專業」。

但是,如果科學家是帶著「偏見」向政府和社會大眾宣傳他們的理念,是有意地利用自己的特殊專業性干擾宣傳對象的公正判斷力,在筆者看來,這樣的行為很容易將社會引向一個不理性、不科學、同時前景暗淡的未來。

平心而論,「偏見」是存在與所有人( 包括科學家在內 )心裡、永遠無法完全擺脫的東西。「偏見」在某些時候是好的,因為它可以是人追求夢想激情的催化劑(比如今天中韓大戰球評的「偏見」就讓觀眾看得很過癮)。但「偏見」是科學家在科學道路上的荊棘,是科學家必須要極力避免被其影響的危險誘惑。

筆者自己都不敢說在求知的過程中沒有「偏見」。每次正式實驗開始之前,我都已經對實驗結果存在「某種期待」,這「某種期待」,就是「偏見」的來源。當然可以通過其他科學方法(比如盲法 blinding)來減少這樣的「偏見」對實驗的影響,但我必須很無奈地承認:我還無法完全消除我心中的「偏見」。

面對「偏見」,即便無法做到「不共戴天」,至少我可以很誠實地說:「我在努力對抗它。」我相信絕大部份科學家也是這樣的心態。

科學家不能在與「真理」宣誓結婚的同時,還公開與「偏見」交往,因為「偏見」往往使我們偏離「真理」的道路。

最後筆者附上美國白宮於2010年發表的備忘錄:Scientific Integrity Memo

文章主題就是Scientific Integrity,「科學的正直性與完整性」,開頭就強調不能透過不適當的政治權力來影響科學研究。這是一篇由政治界起草的強調「政治不干預科學原則」的聲明。科學家更不應該讓自己的科學研究被政治立場干預才對。

「偏見」的誘惑永遠存在,各色各樣、形形色色,而且有時候確實挺誘人的;但真正的科學家都很專情,他們心中永遠只愛「真理」。

關於作者

活躍星系核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