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失歌症告訴你為什麼我們會厭惡噪音?

credit: CC by Cristian Mantovani@flickr

編譯 / 林育如

音樂,人人都喜歡聽,被視為一種紓解壓力的方式之一。與「樂音」相反的則是「噪音」,那人們是如何分辨什麼是動人的「樂音」?什麼是令人討厭的「噪音」呢?就聲音的和諧度來說,和諧的聲音可以被稱為樂音,不和諧的聲音就可以被稱為噪音。

許多生物,例如嬰兒、黑猩猩、小雞,對於粗糙的、刺耳的、不規律的聲音反應不佳。現今的科學家認為,人類厭惡這些聲音不只是因為會磨損聽覺神經而已。

在音樂的和弦中,好幾個音符結合在一起,製造出一個包含每個音調頻率的聲波。和弦為音符分布整齊以便於每個聽覺神經纖維能夠帶著特定的頻率到大腦中。通過感知的部分與和諧的整體,這種大腦的反應科學家稱作「調和度」(harmonicity)。然而,不和諧的波-某些音符以及他們的和聲太近,兩者音符皆刺激相同的聽覺神經纖維,導致一個粗糙的音質,就稱為 beating;是幾乎相同頻率的顫音。

在過去,人類常以 beating 作為研究聲音和諧度偏好的重點,大部分的人類不喜歡 beating,所以我們將 beating 歸類於令人不快的不和諧樂音。

而認知神經科學家 Josh McDermott 曾經做過一個研究,使 beating 和調和度的聽覺因子分開,然後測試實驗參與者的偏好發現,比不喜歡 beating 的程度,受測者喜好和諧聲音的程度更加穩定且一致。爾後,心理聲學家 Cousineau 和 McDermott 一起做了一份針對 beating 更加嚴謹的研究,受測者為一群遺傳性疾病旋律辨識障礙的患者。

旋律辨識障礙(Amusia)-或稱之為失歌症或失樂症,導因於大腦左半球(對右利手者、右撇子而言)顳葉前部病變。患者部分或完全喪失原先具有的認知音符、歌唱演奏和欣賞樂曲等能力,這還不能視為一種病態。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的比爾·湯普森教授根據一項針對失歌症的研究表示,有4%的人患有這種唱歌不著調的障礙。

旋律辨識障礙者不能分辨音高、旋律、在音調中唱歌,並且不能分辨聲音和諧與否。研究團隊預期,如果 beating 真的足以解釋人類為什麼厭惡不和諧聲音,那患有旋律辨識障礙的人,由於無法不能分辨聲音的和諧度,也就不會厭惡 beating。

受測者會從耳機聽到四種不同的小段聲音,分別是:和諧樂音、不和諧樂音(改變實驗中使用的和諧樂音之頻率)、beating 的樂音、沒有 beating 之樂音。實驗結果正如預期:旋律辨識障礙者無法分辨聲音之和諧度與否,但卻和對照組(沒有患有旋律辨識障礙的人)一樣都不喜歡 beating 樂音;這與研究者的推論相反。由於旋律辨識障礙患者無法分辨聲音的和諧度,所以對於 beating 這個「不和諧的樂音」應該不會反感,但是研究顯示無論是否患有旋律辨識障礙都不喜歡 beating,說明了 beating 可能無法解釋人們厭惡不和諧聲音。

過去,beating 被廣泛使用在解釋人們為什麼不喜歡不和諧的樂音上,但經過此次的研究,未來在研究這些天生的偏好時,應該著重於調和度而不是 beating 了。

心理物理學家 Laurent Demany 認為此次研究是一個重大的突破。在日常生活中,對調和度的靈敏度相當重要,不只是在音樂上,還有像是我們如何在一個吵雜的環境中專注於對話上。因為旋律辨識障礙沒有執行的困難,在溝通與感知的調和度方面,可以提供一個具有價值的資訊。專門研究旋律辨識障礙的比爾·湯普森教授稱,失歌症患者可能存在溝通障礙,比方辨別不出對方語言中表示生氣、害怕或諷刺等情緒,不過還是能夠感受到他人大喜大悲這種強烈的情緒。

 

外電連結:Wired for Harmony? ScienceNow [12 November 2012]

原始文獻:The basis of musical consonance as revealed by congenital amusia. PNAS (November 12, 2012) doi: 10.1073/pnas.1207989109

轉載自 心理與睡眠教學網

關於作者

哇賽心理學

哇賽心理學

希望能讓大眾看見心理學的有趣與美,期待有更多的交流與分享,讓心理學不只存在於精神疾患診療間或學校諮商室,更能擴及到生活使之融入每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