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有情人,一切盡在眼神中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那是你的眼神,回眸一笑百媚生……………..

從第一眼看到你,到形成對你的第一印象,我用了100毫秒。為了達到這個速度,能在尋找優質交配對象的競賽中更快、更準、更狠,我花了150萬年讓大腦養成了快速鎖定高帥富、白富美的技能,眼線、耳環、假指甲還沒來得及出馬的時候,一個眼神已經鎖定了大局。

人具有解讀眼神的天賦,從嬰兒時期就顯露出來。出生2-5天的嬰兒就可以判斷眼神是否注視著自己。4個月大的嬰兒已經可以區分直視和游移的眼神。 9-18個月他們就能看出眼神透露出的深層含義。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越來越在乎別人的眼神,對於直視我們的面孔總是更加印象深刻,而閉著眼睛或看著別處 的臉則更容易被我們忘記。這個現象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愈發明顯。

眼神洩露了心靈的焦點。中世紀前,人們認為是眼睛發出的光使我們看見了物體。現在的認知科學家也用眼動儀測量注意力的改變,因為眼睛是不會騙人的。注意力到哪裡,眼神就跟到哪裡。

微笑的眼神,最具吸引力

英國阿伯丁大學瑪利亞•梅森(Malia Mason)等人製作了一系列動態圖,一種是眼神先直視再移開,另一種是先看別處再直視。而表情不發生任何變化。參與者並不知道實驗的真實目的,只是給每個面孔打分,並且單純以為這是一個測量男女審美差異的實驗。結果出來了,同樣的面孔眼神從看別處到直視時會顯得更有魅力。這可能是因為這讓實驗參與者感到自己成為了面孔注意的焦點,而不是被對方失去興趣。

眼神不同於其他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僅僅是一個直視的眼神就可以激活一個腦區:大腦腹側紋狀體(ventral striatum),這是一個預測獎勵和懲罰的腦區。隨著眼神的移走,腹側紋狀體的活躍消失。對於這些臉本身,這一腦區則沒有顯示出任何變化。腹側紋狀體的多巴胺能神經元在預感到將要獲得獎勵的時候會活躍,獎勵沒有實現,活躍就會消失。

直視的眼神喚起了我們對面容的注意,這並不意味著你直勾勾地盯著他就能讓他「上鉤」。阿伯丁大學的本尼迪克特•瓊斯(Benedict Jones)等人發現,直視的面孔只有伴隨著微笑才會提升吸引力,而即使是美麗的面孔,直視時不伴隨著微笑,吸引力也不會增加。這個現象在同性身上比較不 明顯。這應該與可獲得性有關。心理學家詹姆斯•香蒂(James Shanteau)就曾經提出一個吸引力公式:

值得擁有程度=外表吸引力×被接受的可能性

美麗的面容只能遠觀,當他面帶微笑地直視自己的時候,才彷彿在說:「來吧,你值得擁有。」

直視的力量

眼神是一種天然的語言。一個眼神就可以傳遞信息、引導互動、控制行為。如果你走在馬路上掉了東西,甚至不需要口頭求助,被你近距離凝視的人通常會很自覺地伸出援手。談話時凝視對方不說話就表示該對方說了。而談話時注視著對方說話,會得到更高的評價。

直視的目光更被信賴。在法庭上,能夠直視陪審團的證人提供的證詞更容易被認為是真話。在過海關、安檢時,逃避目光接觸的人最容易被懷疑。

直視的目光顯示出更強的競爭力。面試中80%的時間直視面試官的人比15%的給面試官留下更好的印象。簡歷中提供直視前方的照片也會讓人感到更渴望 這份工作,應該得到更多報酬。在一個酷似「中國好聲音」的研究中,幾個演員扮演的領隊分別來說服參與者加入自己的隊伍,排除其他因素後,參與者更願意選擇直視他們的領隊。

喜歡一個人時,男人會變得話多,凝視少;女人會話少,凝視多。雖然克里斯•克萊恩科(Chris Kleinke)這個研究並沒有得到廣泛承認,但是可以相信的是,相互凝視越多,越能增強彼此的好感。

有時候不知道怎麼開口,有時候張口就錯,有時候沒有共同語言,有時候一說話就吵架……言語的溝通總是伴隨著信息的扭曲,一個眼神勝過千言萬語。

參考文獻

[1]Adams, R., & Kleck, R. (2003). Perceived gaze direction and the processing of facial displays of emo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 a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Society / APS, 14(6), 644-647.

[2]Adams, R., & Kleck, R. (2005). Effects of direct and averted gaze on the perception of facially communicated emotion.. Emotion (Washington, D.C.), 5(1), 3-11.

[3]CA Conway, BC Jones, LM DeBruine & AC Little (2008). Evidence for adaptive design in human gaze preference.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B, 275(1630): 63-69. doi:10.1098/rspb.2007.1073

[4]Jones., Feinberg., Claire, A., Conway., Anthony, C., Little., et al. (2006). Integrating Gaze Direction and Expression in Preferences for Attractive Faces. Psychological Science, 17(7), 588-591.

[5]Kampe, K., Frith, C., Dolan, R., & Frith, U. (2001). Psychology: Reward value of attractiveness and gaze. Nature, 413(6856), 589-589.

[6]Kleinke, C. (1986). Gaze and eye contact: a research review..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00(1), 78-100.

[7]Mason, M., Tatkow, E., & Macrae, N. (2005). The Look of Love: Gaze Shifts and Person Percep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6(3), 236-239.

[8]Smith., Alastair, D., Hood., Bruce, M., Hector., & Karen. (2006). Eye remember you two: gaze direction modulates face recognition in a developmental study. Developmental Science, 9(5), 465-472.

[9]Willis, J., & Todorov, A. (2006). First impressions: Making up your mind after a 100-ms exposure to a face. Psychological Science, 17, 592–598.

本文首發於果殼網(guokr.com)「心事鑑定組主題站」《有情人,一切盡在眼神中

轉載自 科學松鼠會,作者:

關於作者

科學松鼠會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