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公公「明明就」沒有偏頭痛 – 從歌手打歌談人對音樂的喜好

大家是否有想過為什麼歌手打歌常常是一首快歌(通常是快樂的歌)、一首慢歌(通常是悲傷的歌),或有些歌手通常都唱慢歌,結果因為一首快歌爆紅;也有些歌手平常都唱快歌,結果慢歌意外受到歡迎。人對於音樂的喜好實在很難捉摸,有些理論認為人們喜歡熟悉的音樂,所以才會有歌手複製自己大賣的歌曲的形式,筆者立刻想到的是蔡健雅的拋物線和她幫那英寫的長鏡頭,根本就是孿生姊妹;或是歌曲聽起來和國外知名歌手的歌很像,這樣的例子就太了……

另外一種理論認為歌曲聽起來不是太陌生、也不是太熟悉,會讓人最喜歡,這個理論感覺和上述理論相互斥,但也有一些支持的證據。然而這個研究要檢驗的是第三種理論,就是人們對於能夠誘發強烈情緒反應的音樂有較強的喜好;換句話說,若一首歌讓你很快樂、或很難過,你就會比較喜歡它。但目前還不清楚是否可以透過「歌曲情緒間的反差」來強化情緒的感受,間接影響人們對於音樂的喜好。

這次要介紹的研究有兩個實驗,大致上的進行方式是這樣的:實驗參與者會被隨機分配到「快樂音樂組」或是「悲傷音樂組」,快樂組的實驗參與者聽到的歌曲大部分都是快樂的,僅有少數的歌曲是悲傷的;悲傷組的實驗參與者則是大部分聽到的歌曲都是悲傷的,僅有少數的歌曲是快樂的。這個研究使用的歌曲都是古典音樂的樂曲,都是沒有歌詞的,實驗參與者在聽完每一首歌僅需要評判自己對於歌曲的喜好程度以及感受的情緒強度,但是不需要判斷這首歌是讓他們快樂或是悲傷的。他們比較實驗參與者對於「情緒對比音樂」的喜好,及情緒強度和「對比音樂」前的那一首歌的喜好及情緒強度,對比音樂在實驗一出現兩次(第一次在一開始、另一次在實驗快結束時),在實驗二則出現四次(分別散佈在實驗的不同階段)。

結果顯示,一開始,實驗參與者對於對比音樂和對比音樂前的那首音樂的喜好及情緒波動,並不會有明顯的差異;但隨著實驗的進行(以快樂音樂組而言,就是聽了越多快樂的音樂之後),實驗參與者對於對比音樂的喜好程度會越高,自評的情緒強度也較強。也就是說,在聽了一連串的 High 歌後,若突然聽到一首悲歌,會有強的情緒感受、對於這首歌的喜好程度也較高。

所以說,為什麼歌手要一首快歌、接著一首慢歌來打歌,或許就是希望透過情緒的對比,帶來較強的情緒感受,讓聽眾更喜歡他們的歌曲。雖然研究發現人們對於對比音樂有較強的情緒感受及喜好,但這個研究沒有辦法證實究竟是先喜歡了歌,才有強烈的情緒感受,或是有了強烈的情緒感受,所以喜歡。這點是非常難釐清的,或許要透過一些神經生理的指標才能夠區分哪一個心理歷程發生的時間較早。

最後,大家也可以思考一下,並非所有情緒反差的東西都會造成較高的喜好程度,例如和死黨相聚,結果意外撞見死對頭,應該不會讓你對這死對頭頓時很有好感吧!

音樂偏好真的是相當的複雜,很多人都想要了解人們會喜歡哪些音樂(我們喜歡符合當下情緒的音樂嗎? 或是可以透過哪些音樂誘發的腦區和愉悅中樞重疊來選擇撥放那些音樂呢?),但事情或許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單純,大家還要持續努力。

去看研究的原文

去看主要研究者的網頁

關於作者

Y. M. Huang

輔大心理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探討情緒與認知之間的關係、老化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以及如何在生活中落實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 部落格網址:認知與情緒新聞網 (http://cogemo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