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可愛可悲又可敬的「科技奴隸」

2011/05/04 | | 標籤:

「總之,除了能增添人生意義的,不然它都算進去了。它可以透露美國的一切,只是說不出美國人為什麼感到自豪。」這是美國已故總統羅伯甘迺迪對政治只看重或縮限於「國民生產總值」這類事物的大聲批判,發表在他的一段著名演說當中,事實上,我們看今日科學科技之於人類文明發展,陷入同樣失落且深迷的困境!

「在如何生活的問題上,誰也不是專家。」生活於現代世界,其實我們若真處於一個科學科技的年代,最需要戒慎、正視甚至反抗的,並不是「太科學、不科技」這類事物本身量性尺度的問題,而絕對就是「科學科技的傲慢而非榮耀,卑賤而非謙虛」的變質!尼爾波斯曼的這本「科技奴隸」,就是這樣一部對於科技批判擲地有聲的經典,它能夠巧妙地擺脫立足於科學科技對立面的謾罵與抱怨,從「人們整體」來看待這「事物」,若能細品全文,相信對於自命為科技人與「普通人」的讀者,都將經歷一段科學科技解構與建構的思辨之旅!

作者將社會發展(以美國文化為主例)定位在一個名為「科技壟斷文化」時代,也就是一切形式的文化生活都臣服於技藝和技術的統治。甚至認為美國人不相信條件的限制,甚至可以說,美國人對文化本身抱拷問的態度,這樣的態度助長了極端和魯莽的技術入侵。而「這個朝氣蓬勃的文化咄咄逼人、征服自然、迷信技術、迷信科學、一切講究實證、缺乏思辨精神、大膽斬斷傳統、充滿冒險魄力,所以它造成了波斯曼批判的唯科學主義的盛行和資訊控制機制的崩潰。」此書旁徵博引,論證豐富,單是一個語言應用的案例:「兩位神父不能斷定,是否可以允許抽煙和禱告同時進行,於是就寫信請教皇給一個權威的裁決。其中一位神父的措詞是:『允許禱告時抽煙嗎?』教皇的回答是不允許,因為禱告時應該全神貫注。另一位的措詞是:『抽煙時是否允許禱告?』教皇告訴他是允許的,因為任何時候禱告都是妥當的。」就可稱得上精采絕倫,令人拍案叫絕!

首先,「科技奴隸」一書點出一個我們非常容易遺忘與忽略的事實:「科學科技所有聲稱的客觀與超然,仍是出自於人類的主觀之上!」例如「每一種工具裡都嵌入了意識型態偏向,也就是他用一種方式而不是用另一種方式建構世界的傾向」,再者,它更大膽的批評:「把人文學科和社會研究當作『科學』是對科學一詞的濫用,具有一定的欺騙性,且產生混亂。」而就我的理解,作者毫無貶抑「社會研究」的價值,只是對於「以科學之名之姿這類的佯裝定位」無法茍同,相關之現象與事件必須「正本清源」。簡單說,這本「科技奴隸」最令人激賞之處,就在於它是屬於一種除了宗教經典之外,最能激發人們文明生活「愛之深,責之切」省思情境的一長串「說話」,在近年我所閱讀有關科技批判擲地有聲的科普讀物,若說「不只是發明」是站在科學科技的內裡高歌,「科技反撲」是站在科學科技的對面警斥,那麼,「科技奴隸」就是站在科學科技的根底告解了!波斯曼也引用CS.路易斯對官僚主義直接、間接對科技錯誤導引與惡意扭曲的陳述:「我生活在管理時代,這是一個「行政管理」的世界。最大的邪惡不是在狄更斯喜愛描寫的「罪窩」裡,甚至不是在集中營和勞改營裡。我們在這些地方看到了罪惡的終極下場。最大的邪惡從構想到制定(提案、附議、通過、完善條文),卻是在窗明几淨、地毯鋪地、溫暖舒適、燈火通明的辦公室裡完成的,參與的人都是謙謙君子,他們衣領清潔,指甲整潔,不留鬍鬚,不提高嗓門說話。所以,我筆下地獄的象徵是警察局或辦公室的官僚主義,是噁心透頂的企業辦公室。」這是讓一般「普通人」之所以對科技科學厭惡失望最真切入骨的嚴厲批判!

我所持受與認同的科學科技,本質上會將科學的基本性質定位在尼爾波斯曼所言:「科學表述和非科學表述的區別是,科學表述可以接受證偽的考驗。科學之所以能夠成立,並不是因為我們有能力辨認「真理」,而是因為我們有能力辨認謬誤。」而內心嚮往的科學科技正途,並不能用「科學科技是一把雙刃的利劍」這類聽似四面八穩的說辭,輕易地或妥協地在人類福祉的創造與發展中退位與降格,某領域科學科技的走向選擇(例如能源發展、複製人、幹細胞研究等等)也許涉及哲學與社會的命題,但整體科學科技發展與特定人(群)對於特定科學科技課題的投入、表現、方式及其所持態度,絕對是最道地的科學科技問題!

而最令人遺憾的是,科學科技的發展,本質上並沒有讓心靈甚至生活變得更科學科技,更別說讓人變得更智慧,「在技術壟斷文化上,一切專家都被賦予了神父樣的魅力。我們的神父專家被稱為精神治療專家、心理分析師、心理學家、社會學家,統計學家(其實工程師與各學術權威皆然)。他們服務的神靈不講述公義、行善、悲憫或仁慈。他們的神靈講述的是效率、精密和客觀。」禪門中有一則故事:「慧林宗本禪師是問義天:『《華嚴經》中的佛身,是法身說呢?還是應身說呢?』義天一副胸有成竹地回答:『法身說。』慧林宗本進一步問:『佛以法身宣講《華嚴經》,而法身是遍滿虛空,充塞法界,他已把虛空遍滿了,法界充塞了,在場的聽眾又應該坐在那裡呢?』義天頓時一片茫然,不知該如何回答,心生慚愧,因而精進禪觀,後來證悟了華嚴法界彼此互融之理,成為高麗華嚴的祖師。」「佛法難聞,人身難得」,縱使淪為過往與現世的科技奴隸,無論高級或低級,在未來文明的前進中,我們寧可相信科學科技絕不是來奴役人類、毀傷心靈的,絕不能帶有絲毫邪惡色彩,隨波逐流、暗渡陳倉的也不行,它應當是「光光無礙,法法相通」的一道光,利益眾生的一道光!

本文原發表於想趣時空[2011-05-04]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森林學研究所畢業 曾任台大創發社幹部(臉書社團 "創發社CAIV" 召集人 ) 某屆倪匡科幻獎得主 從事教育工作 科學科幻 自然生態 文藝創意 一切"豐富生命"的愛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