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

2012的最後一個工作天,我參與了SHS(科學人文跨科技人才培育計畫)的成果發表與公共論壇活動。SHS的計畫主持人,台大科教中心陳竹亭教授引述心理學家皮亞傑提出的「跨科際(trans-disciplinary)」概念--多角度學科的思索特定問題,看法將越來越清楚--作為這個計畫的宗旨,有點像是通識課程,但比起通識課更加深入的探究,讓不同主修的學生透過對話,達到交流。

這樣的概念,我覺得與泛科學所期待能透過科普與更多網友互動,對新聞片面的報導有更深入的解構其中的科學,想法不謀而合,故把一些簡短記錄在此分享。

在上午的計畫成果發表中,台大物理系的高涌泉教授一開始就提出疑問:「為什麽『公共知識份子』變少了?學術界更在意象牙塔裡的事,更在意一些『社會不在意』的假問題?」可能是評鑑制度問題導致研究點數成了重點,可能是媒體在處理公共話題時常過度的挑選可看性較高的議題放大讓學者不想淌輿論的混水……等等,我想到日前哈佛大學教授Michael Sandal日前來台時在台大的演講說到:「道德除了個人責任之外,還有一個時代的責任。」這個牽扯媒體記者與社會大眾對之期待的相互影響,又牽連著知識分子參與社會責任的連帶效應。

既然我們與社會牽連如此深,那台灣現在面臨的問題可能誠如清大清華學院的執行長王俊秀教授所說的:「我們要先成為人,再成為公民,再成為士農工商。台灣不缺教育,台灣缺教養;台灣不缺人才,台灣缺人品;台灣不缺個人游擊隊,台灣缺團隊。我們要像島一樣思考,像海一樣思考,不是向美國思考。

下午則是一場精采的cross talk,以「教授冏很大」為主題,邀請學生代表、專家、教授針對高等教育問題進行討論,而重點主要被擺在近日最熱門的22K以及高知識高失業的問題。

台大哲學系苑舉正教授針對「高教評鑑市場化」問題說:「其實我覺得問題是整個社會的『商品化』。像如果媒體來採訪,我們說了哲學系的理想,但隔天新聞出來卻是『最低錄取成績是……』。」我們習慣性地用量化分數當作升學的標準,高等教育的評鑑制度不夠多元,所有科系使用單一的評量標準,甚至畢業生丟履歷時學校欄位所表達的意義……,都像是把商品貼上標價,標價來自於品牌,至於背後的生產過程則不被大眾注意。」

而大學與企業之間的關係,中正大學通識中心的黃俊儒副教授則認為,現在的高等教育像是「生產線」,「企業需要一隻雞腿,我們就生產雞腿,幾年後,雞腿風潮退去,需要雞翅,那之前的雞腿就不敷使用了。應該要像是培養幹細胞,讓細胞有獨自發展、獨立思考的能力。

吾輩「失落的一代」對於22K畢業低起薪有諸多質疑,許多專家則用了自身經驗分享,分享他們初入社會時的低起薪與碰壁經驗,也舉了許多大企業家如張忠謀先生如何鹹魚翻身的故事;而台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會聯盟公關部部員李昂同學則提出了:我們看到了張忠謀的故事,但不可以忽略的是,並不是那些與他一樣白手起家的人都成了現在的張忠謀。他以《失控的正向思考》來表示,正面思考不應該被無限放大,台大物理系的林敏聰教授也呼應:「我們要有兩顆腦:當然要有正向思考,但也不要被『正向思考』所麻痺,麻痺到忘了對這個結構有批判。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Jacky Hsieh

中大認知所碩士。使用者經驗工程師。喜歡寫東西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