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Gene思書齋】最後的野味-Four Fish 人.魚.海的兩種未來

去美國唸書之前,我以為像美國那麼富裕的國家,超市裡的選擇一定很多,後來才發現原來,來來去去就那幾種選擇,連魚肉也似乎只有兩三種而已。

這也是為何在《Four Fish 人.魚.海的兩種未來:從餐桌的盛宴到海洋的盡頭,一位漁夫作家從魚市出發的溯源之旅》Four Fish: The Future of the Last Wild Food)中,作者保羅.葛林伯格(Paul Greenberg)僅僅談到了四種西方人較為熟知的魚-鮭魚、海鱸、鱈魚和鮪魚,用四種漁業的興衰結合生物學、歷史、採訪紀實、人物故事,一步步進入從海洋到餐桌的旅程。

葛林伯格在少年時期就有了自己的船,把出洋捕魚當作娛樂。他記得當時的鰈魚(flounder)、鯖魚(mackerel)、黑魚 (blackfish)、犬牙石首魚(weakfish)、鯛魚(porgy)、扁鰺(bluefish)、油鯡(menhaden)、條紋鱸 (striped bass)等,可是當他卅歲出頭再回到同一片海域,牠們不是數量稀少,就是永遠消失了。

《Four Fish 人.魚.海的兩種未來》從文化、經濟、社會、生活、生態、演化、生物學等廣泛的層面,以散文式的敘述方式,述說四種西方人較熟悉的食用魚資源的過度開發。雖然《Four Fish 人.魚.海的兩種未來》只介紹了四種魚類,但牠們在漁洋裡的危機,也代表了海洋中成千上萬種生物正在消失。

撰擇鮭魚、海鱸、鱈魚和鮪魚,除了牠們主宰了西方現代海產市場。 而且人類一直努力控制牠們,不是透過野生系統的管理,就是透過個別物種的馴化與養殖。鮭魚,歸鄉的習慣幾千年來確保了牠們的生存,如今卻導致其滅絕,最後 不得不藉由馴化來阻止牠們絕滅;海鱸,生活在近岸的淺水域,歐洲人在那學會如何在海上捕魚,現在轉而採取更先進複雜的馴化形式來維持魚肉的供給;鱈魚,昭 示著工業漁業的時代,人類建造巨型加工漁船,以捕捉看似永不枯竭的鱈魚,把牠們容易加工的魚肉變成平民的便宜主食,過度捕撈已導致一些魚場的崩潰;鮪魚, 長距離地在大陸斜坡頗遠的深海區遨遊。幾乎所有鮪魚魚種巡游的水域範圍都遍及多個國家,壽司風潮導致黑鮪魚成了奇貨可居的珍稀魚種

 

閱讀全文:

最後的野味-Four Fish 人.魚.海的兩種未來

關於作者

Gene Ng

來自馬來西亞,畢業於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學士暨碩士班,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遺傳學博士班,從事果蠅演化遺傳學研究。曾於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現任教於國立清華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從事鳥類的演化遺傳學、基因體學及演化發育生物學研究。過去曾長期擔任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科景」(Sciscape.org)總編輯,現任台大科教中心CASE特約寫手Readmoo部落格【GENE思書軒】關鍵評論網專欄作家;個人部落格:The Sky of Gene;臉書粉絲頁:GENE思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