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TED]一樣米養百樣人,但我們卻只養出一種腦袋?


愛因斯特、莫札特和特斯拉,這三個橫跨各界卻又稱霸該領域的天才,他們的共同點在哪?葛蘭汀(Temple Grandin)認為,他們都有自閉症。就跟所有在TED的談話一樣,葛蘭汀在談話的開頭,用一個簡單的笑話來帶動全場氣氛(也順便確保聽眾沒有睡著)——「自閉症的範圍很廣,從完全不會說話的小孩到天才的工程師或科學家……其實,(站在這個講台上)我感到非常自在,因為台下有很多人也有自閉症的基因。」

是的,目前在大學任教於自閉症課程的葛蘭汀,本身是一位自閉症患者,同時也是出色的動物學專家。但打破一般人對自閉症的看法(無禮、孤僻、怪胎!),葛蘭汀強調,擁有自閉症的人,其實是用另一種方法來探索世界。以她本人為例,她是個圖像思考者(visual thinker)。跟字面意義一樣,她是用圖像來進行思考,譬如,當提到教堂,一般人只會想到一個尖頂、大大的地方,但她卻可以在腦海中閃現過各式各樣的教堂,在她家附近的那個、國際著名的那個、坐落在其他國家的那個……就像是你在Google上搜尋,一下子跳出許多教堂圖片一樣。

「我認為自閉症跟動物一樣,我們都是運用視覺來記憶跟學習。」她的圖像思考能力和注重細節的特質,使得她在設計牛隻屠宰場時,可以看到一般人沒注意到的細節,和讓她的設計在腦海中像虛擬實境的電腦模型一樣測試、運作。「我很驚訝為什麼人們沒有發現是那些欄杆的陰影造成牛隻咆嘯,它是這麼明顯!」葛蘭汀曾經以為人們跟她一樣,都是運用圖像思考,但事實上,這項能力卻是她(和少數人)所特有的。「根據結構性腦部影像,我的視覺路徑比一般人還要大,這造就了我的圖像思考。」

「但這並不代表所有有自閉症的人都用圖像思考。」正如同她演講的主題,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思考方式,「我不擅長抽象的東西,所以我的代數課被當掉了,而這讓我失去了學習三角函數的機會。」身為一個圖像思考者,從小就擅長作畫而長大後又運用出色的製圖技巧改良了牛隻屠宰場的葛蘭汀認為,現在的教育方式謀殺了孩子們的潛力。

「我們需要第一線的工作者到學校去,教導學生們這些知識是跟現實生活息息相關的。」葛蘭汀認為,想要激發出孩子們的潛力,首先,老師們應該教一些有趣又實際的東西,因為孩子們不是因為學不會而不學,而是因為他們聰明地認知到這些課堂上教的東西對他們沒有意義。「但現在的政策卻是走向抽象化,那些強調實際動手的課程被過度貶低,像是我最擅長的美術課。」

在談話中,葛蘭汀說到自閉症孩童的教養問題並不全然是自閉症造成的:「我從小就被教導不可以隨意拿走商店架子上的東西,和不能在餐桌上做出無禮的舉動。」也就是說,有些事情是可以藉由教育而改善的。「我不能強調更多的是,當你的小孩被判斷為低功能自閉症患者,趕緊進行全天候的一對一教學,越早開始,對你的小孩幫助越大。」雖然自閉症不可能「痊癒」,但是卻有可能成為一項重要的特質,就像葛蘭汀引以自豪的一樣。

葛蘭汀的這場談話,不僅打破了一般人對於自閉症的認識,也提供了另一種思考模式。究竟,我們的教育目的是為了形塑出許多個愛因斯坦,還是也考慮到莫札特跟梵谷?而針對自閉症,目前研究認為自閉症患者無法用他人的觀點去思考、去理解、去感受(Theory of Mind),但葛蘭汀卻能夠站在動物的立場,改善牠們的生活環境。這會不會也是另一種觀點的不同呢?但就像葛蘭汀的談話主題,這個世界亟需不同的腦袋!

 

探討演講:Temple Grandin: The world needs all kinds of minds [TED Talks, FEB 2010]

對葛蘭汀生平有興趣的人,可以觀看《星星的孩子》 (Temple Grandin)這部電影。

關於作者

Y. H.

不專業翻譯,閱讀涉獵廣泛,主要領域在心理學、認知神經科學,以及相關的生物醫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