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基地三部曲之一《基地》

2011/04/26 | | 標籤:

作者:以撒.艾西莫夫,譯者:葉李華。
城邦文化出版社、2004年12月6日初版

如果要更精確形容整本小說,我會說是「革新」這兩個字,不是見影就開槍的那種革新、更不是看到老掉牙的事物就大喊又是老梗的辦法,而是替革新下了一種定義,小說中的革新是種植在舊時代上的種子,或者你可以想像是一顆洋蔥它一層又一層環環相扣,新鮮樹芽從舊時代的肥沃土壤中嶄露頭角,絕不會輕易的摧毀任何過往的東西,因為或許有一天它也會成為過往的一份子、但是那也是為了孕育下一個嶄新的「革新」,習慣於過往的事物中順心地接受新的改變。

翻開《基地》、很多人都在思考小說中所敘述的心理史學,好像非常神奇,其實不外乎就是統計學套用在歷史事件中的所有因素、去用數學計算事件再次出現的可能性又有多少,純粹是套用在大多數的群體上而非個體,畢竟書中的帝國可是有數以億萬而計的臣民,絕非是任何預言或者神奇的魔法,有不少人疑問,既然如此,為何每次的危機中哈里.謝頓的錄影是那麼剛好又神奇地給英雄們如同預言般的神諭呢?結果其實並不是總是那麼剛好的,至少在基地系列第一集就埋下了這一個給讀者的伏筆和疑問,雖說如此還是有人在第一集運用了這種神奇的氣氛又不失突兀。

貫穿整部小說的是其中兩個大人物所說的兩句格言,哈里.謝頓的「武力是無能者的最後手段」,塞佛.哈定的「核統雖然強力但對敵我雙方一視同仁」。

簡單地來說,整部故事一開始就是具有遠見的科學家哈里.謝頓因為預見了帝國的黑暗時期,被帝國腐敗又墨守成規的貴族們放逐,它告訴我們不求進步的可怕,就算是橫跨整個銀河系的超強帝國也會和古時的羅馬帝國一樣崩析潰散,其實原則都是一樣的,只是時空背景不同罷了。被放逐的謝頓後人們按照謝頓的計畫成立了基地來保存一切的科學知識,好度過人類史上1萬年的黑暗期,此時危機發生了,帝國開始衰退,所有人類的科學知識都因為缺乏進取的思考而乾涸,周圍的星球開始對基地擁有的科技垂涎三尺,知識就是力量、形勢造英雄。

塞佛.哈定一個小小的市長藉由科技援助周遭的星球進而開始控制他們的生活,完全不藉由武力就阻止了史上第一次的謝頓危機,更甚至利用人們對科技的不了解與謝頓計畫的神秘感創立了宗教完全掌握住了該星區的所有力量,利用宗教利用了一些規則就戰勝了敵人,完全剛好呼應「武力是無能者的最後手段」這句話,最可怕的是你可以感受到從書中傳來的危機迫切感卻不流下一滴血。

時間轉變,輪到哈定的後人們面對謝頓危機了,取代宗教的正是馬洛的商業手段,運用一些小東西去收買人心和生活,讓對手的人民沒有這些必需品就感到困擾,宗教在此功成聲退,宣示貿易的力量對敵我雙方都是很可怕的、但此時舊帝國的陰影正悄悄浮現…

但這一切又跟「革新」什麼關係?關係可大了!一開始如果不是哈定力求突破、基地早就毀在固守帝國僵化思想的老學者們手中,如果不是馬洛讓其他人明白宗教已經不是控制的唯一手段,之後的基地又有什麼方法來阻止來自舊帝國的威脅呢?但是真正領導「革新」的又是什麼?在丁尼生的尤里西斯詩中有一段話內容如下:To strive to seek to find but not to yield! 意思即是去努力、去尋找、去探求而且絕不放棄,永遠都要去思考所有舊有的規範和規則對整體來說有任何益處,雖然可以去懷疑但不要偏激的去抹滅所有在此之前的根基,它們的存在都是有目的和意義的、為何不慷慨地放掉自尊彎腰在如此肥沃的土壤上灑下自己想法的種子呢?最後勇於面對吧,一定會有一天種子回歸大地的時候、新的方法和新的思考永遠都會在次出現,這沒有什麼好羞恥的,每個人都是歷史中的工人、一層又一層的蓋上去的不是屍體,而是每個人思考中的壯麗遺產。絕不要放棄思考、別隨便全盤接受好失去懷疑,就算接受別人整理好的東西是如此的輕鬆。

我想這就是基地第一集真正想告訴讀者的精髓:僵化思考彈指摧毀銀河系。

至於革新的目的呢?也許這個好問題的答案就在後面的基地系列等待著讀者們。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袁肇麟,專長及愛好為電腦裝修、海水魚繁殖、寫作、文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