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靈異照片中的臉

2001年的911事件中,被攻擊之後起火的紐約雙子星大樓冒出濃濃黑煙,黑煙中居然露出一張惡魔的臉!放心,當天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很可能某人烤完土司後發現上面出現耶穌的臉(哈雷路亞…)。

▲這片烤土司一定能提醒信徒在早餐前禱告。

世界各地三不五時就會有「浮現一張臉」的神蹟奇聞出現,壁癌紋路近似名畫《創世紀》(米開朗基羅是這樣弄出來的?),或者雲中浮現媽祖、觀世音的輪廓;翻字典的時候發現一張囧臉(謎之音:那就是「囧」呀)、水星地表的米老鼠、火星的猿面山、範馬勇次郎的後背肌肉……類似的事件多到寶劫有看不完的照片。這不表示靈界有多麼想「見見世面」,這全然是人類的「幻想性視錯覺」在作祟。

「幻想性視錯覺」(Pareidolia)廣義來說就是人類能從環境中,隨機的影像或者聲音裡找出「有意義」的樣式;這些有臉的「靈異照片」當然就是「視錯覺」。

生物學家赫胥黎(Julian Huxley)在1952年提出「幻想性視錯覺源自於演化的過程」,人類衍生出與生俱來對「臉孔」的辨識能力,能很快地辨識敵我,或者在曠野中尋找同伴。在電影《天外奇蹟》(Up)中的一段劇情就是很好的例子-一老一少兩人在雲霧籠罩的高原上行走,以為前方有人影,靠近一看才發現原來只是堆疊的石頭;人類的祖先大概也遭遇過不少類似失望或者驚恐的情境。

但是赫胥黎提出的假說卻一直到了2009年才有堅實的科學證據支持。哈佛醫學院的生物影像學家哈蒂(Nouchine Hadjikhani),從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的研究發現,當受測者看到「近似」人臉的圖樣時,會在短短165毫秒內活化腦中辨識臉孔的區域-梭狀臉區(fusiform face area, FFA)的神經元,接近看到臉孔時的腦部反應;但是看到一般的物體時,梭狀臉區的神經則不會動作。

:) <--這是笑臉嗎?或者是冒號加括弧?

▲這不是算命舖牆上掛著,說明臉上痣的那張圖;這是臉部辨識軟體的辨識特徵。

人腦勝過電腦的其中一項能力就是「辨識」。因此,所以我們在瀏覽網頁時,常常會遇到要你輸入圖中文字,或者判斷圖片中物體為何的「防止機器人」機制。但現在是人類教會電腦如何「看人臉色」;facebook 相簿的臉孔辨識就是一個例子-當然,它也是會誤判,問你照片中的鬧鐘是誰?

▲這是臉,無誤。

臉部辨識除了應用到社群網路、保全之外,現在設計師 Neil Usher 製作了一款看雲的機器人-Nimbus MkIII,能自動記錄看起來像臉孔的雲。但是看雲的美好時光還是自己享受吧,誰會想讓機器人「代勞」呢?

▲看雲的機器人-Nimbus MkIII。

無論那朵看起來像達爾文的雲是大師顯靈或者我們的錯覺;翹班喝咖啡的時候拿鐵上的拉花像指導教授(或老闆)的臉是不是出自於心虛,也許「幻想性視錯覺」多少反映出人類渴望遇到同類的本性和孤獨吧?

參考資料: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