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

    一個有趣的事實:
    如果從長久地球歷史來看地球的氣溫:

    整個中生代都是「熱期」,南北極都沒有被冰覆蓋。
    而我們現在,屬於「冷期」,南北極都被冰覆蓋。
    整個地球的氣溫,本來就是在冷熱兩期中擺動。

    所謂的地球暖化、溫室氣體、大氣碳量…等等所謂的環保議題,到底是自然的現象(情況),或是政客和科學家(爭取預算)的炒作?過時政客所拍的紀錄片〈±2˚C〉,搞不清楚南北極冰蓋,就是鐵證。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樹葉是抗污鬥士

環保團體不斷的提醒我們要減少污染以及溫室氣體的排放,但其實植物已經盡了它們的責任。一篇刊登在《Science》的研究中指出,落葉植物的落葉,像是楓、楊、白楊吸收的空氣污染,遠高於過去我們的認知。

該研究鎖定在大量懸空氣中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 VOCs)。植物在落葉分解時產生VOCs,但目前大氣中的VOCs主要來自汽車排放、燃煤和其他人類活動。部分的VOCs會和氧氣結合,形成稱為氧化揮發性有機化合物(oxygenated VOCs, oVOCs)的懸浮微粒,具有隔熱的效果,會導致暖化。然而,目前的氣候模型,卻忽略oVOCs。此外,我們知道植物在行光合作用時,會消耗主要的溫室氣體-二氧化碳,但研究人員不確定是否它們也會消耗大量的oVOCs。

由國家氣候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Atmospheric Research, NCAR)的Thomas Karl所率領的團隊,記錄白楊樹的落葉樣本吸收多少oVOCs,並結合電腦模擬、實驗室操作及田野試驗,重新檢視落葉性植物與oVOCs的關係。植物暴露在oVOCs下,它們會比正常情況多吸收40%的這類化合物。雖然科學家過去懷疑植物會消耗少量的oVOCs,這項研究才首次有實際數據證實。

研究團隊還設計了另一項實驗,當植物面對壓力時,像是暴露在臭氧污染下,也會增加oVOCs的吸收。Karl認為,這結果支持了落葉性植物對於大氣污染,提供良好的負回饋作用;但同時他也說,植物處理污染是有極限。Karl和他的團隊,下一步要看看是否針葉林也能吸收oVOCs及其他污染物。

這些隨著新研究所產生的數據,將幫助科學家發展出更精確的氣候模型,瑞典哥德堡大學的大氣化學家Mattias Hallquist說。

Karl提出另一個了解植物處理oVOCs潛在的好處,「這也許看來只能在遙遠的未來實現」他說「但也許這些新的模型,可以使基因改造植物吸收更多的污染物。」

資料來源:ScienceNow: Tree Leaves Fight Pollution [21 October 2010]

相關報導;科景|生物:對抗空氣污染的樹木能手 [Oct 26, 2010]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