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哈!英雄所見略同

前幾年跑了雲南很多地方的恐龍點,採集了很多個恐龍點的樣本,回來後透過老妹的幫忙,利用感應耦合電漿儀(ICP)做化學元素分析,畫出這些恐龍化石內的稀土元素含量蜘蛛線(Spidergram),推論這些恐龍的相對地層,詳見:2008/4/11 〈三圖顯真相〉;這篇文章的學術版,去(2010)年終於被中華民國地質學會接受,將刊登於2009年該學會的〈地質〉期刊上【按:目前只出版到2008年度的,2009年度的還在等待中。】

在那篇文章內,我寫著:「不要說別的,就以大洼恐龍山來說,這邊的恐龍地層,到底是那個年代?當年楊鍾健說是晚三疊紀的,大約二億年;但是,後來有研究者說沒有那麼久遠,“只是”早侏羅紀,一億八、九千萬年“而已”;最近又有學者說,畢竟楊老還是沒錯,應該是晚三疊到早侏羅紀;從一個玩科普恐龍者的角度來說,我們搞不懂艱深的大學問道理,但是,我們心裡總有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到底大洼的恐龍,有多少年歲了?上祿豐層下祿豐層等等名稱,我們較難以體會。」

雲南恐龍蜘蛛線圖

這個恐龍地層年代定年的問題,這麼多年以來,一直困擾著我;我論文所做的,只是透過這些恐龍骨頭化石內的鑭系稀土元素來做地層相對(relative)年代的判斷,從恐龍死骨頭裡面所含的諸稀土元素濃度比例曲線來判斷,如果某兩個恐龍點化石內的稀土元素蜘蛛線曲線形狀相同也相近,就說是相同的地層,如果相距很遠或曲線形狀不同,就說是不同的地層,我論文內推論出暫用的雲南三個主要恐龍地層:“大洼層”(相關資料說大約二億年)、“姜驛層”、和“川街層”(相關資料說大約一億六千萬年),這三個地層的名稱,是我自己照實驗結果叫出來的,不是他們古生物或地層學者所用的正式地層名稱;再者,這個方法無法也沒有用來做地層絕對(Absolute)年代的定年之用,所以這幾年來,我很不死心,一直想要找出一個可以用來定出這些恐龍地層絕對年代的方法。

在化石的年代定年,傳統上採用化石比對的方式,透過指標化石(Index Fossil)來判斷這個化石點和那個化石點,是否屬於相同的地層,如果兩者都有相同的化石,就說它們是相同的地層,如果找不到相同的指標化石,就說不是相同的地層,這裡面的學問很大,無法在此細說;不過,這種方法有個邏輯上的窘境,就如中文字書上的「老者,考也;考者,老也」,用甲來說明(證明)乙,又回頭用乙來說明甲;雖然如此,地球科學的要求,受限於各種條件的限制,如,有沒有找到某化石等等,前後相差一些時間,這個「一些時間」可能是幾十、幾百萬年、幾千萬年,甚至上億年,也都說得過去,畢竟,在地球漫長的46億年的歷史中、哈!有人說45億年,也有人說43億年,絕大部份的古生物,都是很早很早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無法精準到那裡,人類個體的壽命膨風到一百歲好了,即便人類的信史才約一萬年,在整個地球漫長年歲的眼光中,根本說不上驚鴻一瞥,甚至連瞄到半個影子都說不上。

後來科技發展,地質學者和古生物學家們開始採用同位素定年的方法,測量石頭裡面所含某些元素(如鉀氬)同位素的含量,透過這些已知的同位素半衰期,計算出該石頭(地層)的絕對年代;當然,這種方法有其優點,可是也有些嚴重的限制,比方說,同位素定年法必須採用所謂「封閉系統(Closed System)」的樣本,才能得到準確的數據,要不然結果一定漏氣!就以化石地層的定年來說,最常用的是找出該地層上下的火山灰層,把這兩個火山灰的年代定出來,化石地層夾在中間,所以就可說該化石的年代在兩者之間,美國蒙大拿的晚白堊紀恐龍地層,就是用這種方法得到暴龍、三角龍、慈母龍等等的年代。

不過,如果某個恐龍地層附近,找不到上下的火山灰地層,這一招定年的方法就無輒啦!學者們就必須採用其它的方法來推論地層年代,如以前的古生物比對法,或者地磁反轉法等等,雲南的恐龍地層,就是碰到這種困境,產生如中國恐龍學發源地大洼恐龍山地層,一下子被認為是三疊紀晚期,一下子又返老還童到侏羅紀早期等不同惱人的說法,雲南諸恐龍地層的缺乏絕對定年資料,不只是恐龍界大家的困擾,對我來說,更是我個人的一大難題,我目前正在進行的「大洼恐龍胚胎」計畫,到底我無意間在那裡所發現的恐龍胚胎,是不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恐龍胚胎?或是我們合作領導、加拿大賴茲博士所研究南非大椎龍那個,才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恐龍胚胎化石?依據賴茲博士的資料,他所研究南非這個恐龍胚胎樣本的地層年代,大約在1.9億年前南非的下克拉仁地層(Lower Clarens fm)和上埃立哦特地層(Upper Elliot fm),相當於雲南的上祿豐組深紅色層和下祿豐組暗紫色層;這裡所說的1.9億年,可以從1.900…1到1.999…9,前後涵蓋了一千萬年長久的時間,這兩個世界最古老的早期恐龍胚胎,那一個才是最古老的?

科班的古生物學家,可能不會很在意,但是對於我這種非科班的古生物化石玩家來說,如果我所發現的那個恐龍胚胎,果真比南非的早上幾十萬年或甚至幾百萬年,我就有個人生的小得意:哈!我發現了世界最古老的恐龍胚胎,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陸相脊椎動物胚胎,我剩下來的不到半輩子,可以很ㄏㄧㄠˇㄅㄞ地對兒孫輩們叨叨唸這個「偉大」的發現,人生不亦快哉之一;因此,這些年來,我試著找出一種可用於上下沒有火山灰層恐龍化石絕對定年的方法,一直搔頭皮,頭髮都快被抓光了。

自從去(2010)年中開始和五國院士賴茲合作進行國際兩岸聯合研究計畫之後,上述的衝動,越來越強烈,畢竟台灣諺語所說的「輸人不輸陣」,在學術上,我根本無法和人家五國院士比較,連幫人家提皮包當書僮,恐怕都不夠資格,但是,如果能找到一種方法,證明大洼的恐龍胚胎,果真比南非的要早上幾許,那怕只有區區幾十萬年,或幾百萬年,至少我可以偷偷地阿Q式精神勝利一下,因此好多晚上夜半夢迴,都會爬起來上網衝浪,試圖找出一些線索。

那一天,中華民國地質學會來信通知,說我那篇稀土元素和恐龍地層的文章,已經正式被接受將會發表,於是自己再把論文看一遍,做最後文字修飾定稿,突然間,電光石火之際開竅想到,恐龍化石內的這些化學元素週期表內鑭系稀土元素(La REE),就是存在於一個封閉的系統之內,所以我才能透過它們搞出那篇雲南恐龍相對地層的啊,那麼,在這些恐龍死骨頭裡面,同時也有含量相對高的兩個放射性元素鈾(U)和釷(Th),屬於錒系稀土元素(Ac REE),也是稀土元素啊,也應該是處於同樣的封閉系統之內,因此,如果能分析出這些恐龍化石內的鈾、釷、鉛等同位素的濃度,這些恐龍化石的絕對定年,就可以計算出來了!

「鈾」立卡!(有沒有聽到我吹口哨?)真太令人興奮了,至少從理論上來說,如果感應耦合電漿儀後面能接上質譜儀(Mass Spectrometer),那麼就可得到所要對象元素的每個同位素濃度,有了這些同位素濃度之後,剩下來的就是套公式,計算出這些死骨頭的絕對年代;可惜,上次老妹幫忙做的分析,她單位的設備,只有感應耦合電漿儀,沒有接上後半段的質譜儀,那只好再到各研究機構去找,看看台灣哪個單位有,終於找到母校中興大學有一台感應耦合電漿質譜儀(ICP-MS),因此,就把這項的研究課題放入了我們的研究計畫中,等著進行。

雖然實際的工作還沒有開始,但是最令我興奮的是,至少誰也不能禁止我自己腦子裡面給自己猛灌春藥,讓自己大爽一下,搞不好,或許真的又給我找到了一種可以解決長久以來困擾古生物學者絕對定年的方法,從此之後,可以從「有死骨頭」的化石內所含的兩系列稀土元素,直接測定出該化石的絕對年代,哇啦!這會是個很棒的「偉大」發現;雖然這個方法,無法應用到所有的化石,對於那些沒有硬骨頭的古生物絕對定年,如埃迪卡拉紀和寒武紀生命大爆發軟體動物群化石和植物化石,這一招就根本無效,因為這些古代生物沒有由磷灰石所組成的硬骨頭,而諸稀土元素就是卡在硬骨頭內磷灰石晶格(Crystal Lattice)內形成封閉系統的,所以不適用於沒有骨頭的古生物;不過,如果此法行得通,至少也解決了一大半以上的問題,只要有「死骨頭」,化石定年都可用。

前日在網路上看到這篇文章 Science News, Dinosaurs Survived Mass Extinction by 700,000 Years, Fossil Find Suggests, ScienceDaily (Jan. 27, 2011),說美國和加拿大的古生物學家,推翻了白堊紀晚期六千五百萬年前那顆隕石打到地球把所有的恐龍都殺光光之說,他們透過在美國新墨西哥州和科羅拉多州在K/T界線之上的恐龍化石,測定出隕石打下來之後的七十萬年間,恐龍還活著;對於諸如此類爭議性的報導,古生物界三不五時都會有,所以我對此新聞,也只列入參考,當為諸多恐龍滅絕學說中的「一家之說」;不過,在進一步看了他們所發表的論文(published online, January 26, in the journal, Geology)之後,令我大大吃驚!竟然,天下英雄所見略同,我和他們的想法,完全相同,不過我目前還在等待批准,人家卻已經做出了實際成果發表論文了,而且,看了論文之後,不得不佩服人家,他們所用的原理,就是我上面所說的,完全一樣,而且都是利用相同的儀器透過分析恐龍骨頭化石內的兩個稀土元素系列,以放射性同位素濃度計算出絕對年代,不過,人家所用的儀器和方法,確實比我預計的更為先進,其招術更為高明,不得不衷心佩服。

依照我的想法,透過感應耦合電漿質譜儀來分析,恐龍骨頭化石樣本必須比較傳統的用濕化學方法把恐龍化石樣本溶解成為溶液,才能送進儀器分析,恐龍化石一旦被溶解,就無法還原,也就是說這是一種毀滅(破壞)性的分析方法,必須犧牲掉一小塊恐龍化石,對於研究每一根骨頭本來就很小的恐龍胚胎化石來說,雖然所需要的樣本量很小,但是對於如此珍貴又稀罕的樣本,任何用掉一小塊,有如割心;相對的,他們所用的方法後半段,也是同樣利用感應耦合電漿質譜儀來取得恐龍化石內諸稀土元素和同位素的濃度,不過,他們前面這一部份,卻是非毀滅性的方法,利用高能量的雷射,直接打到恐龍骨頭上面,把很小很小(~160 µm)面積的恐龍化石燒成蒸汽,再導入感應耦合電漿質譜儀來分析,真是高明,令人拍手稱絕!分析完畢之後,那根恐龍骨頭,如果沒人刻意指出被燒成蒸汽的那幾個測試點,肉眼還都看不出來呢!漂亮!高明!美到極點的藝術行為

曾經有長輩不瞭解我玩石頭,罵我不顧生計,玩物喪志,至今都快進棺材了,還是不務正業去吃個死頭路,大半輩子窮兮兮的,好啦!長輩教訓得是,在人生賺錢這方面,我是絕對失敗者,我不是賺錢的料子,絕對該好好罵一罵,但是,我不覺得我整個人生失敗啊!家裡的三頓飯和孩子們,從來也還沒少過一頓、缺過一件衣服啊!相對來說,我在毫無經濟民生方面的「成就」,如,發現這裡所說的世界最古(約二億年)老恐龍胚胎化石,和約六億年前的埃迪卡拉紀實體化石,加上本文所說的這種古生物絕對定年方法,難道還不能算是成功人生的小成就嗎?難道所謂的「成功人生」只是以多少銅臭為衡量的標準嗎?為何我們的社會有這麼嚴重的笑貧不笑娼心態?還好,從小我這台灣黑五類,老早就養成了「笑罵由人去,我好自為之」的厚臉皮,還是痴痴地搞我喜歡的玩石頭,而且要玩出一些名堂來給對我期望很重的長輩們看,畢竟,對於所謂人生成功的定義,我聽到的是不同的鼓聲,邁著不同調的步伐,請饒了我,也給我這個空間。

哈!天下英雄所見略同!世界上的聰明人(和傻瓜),不只我一個人,嘿!嘿!嘿!

本文原發表於「催眠恐龍」[2011-03-14]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

關於作者

跟我玩恐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