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南極融冰導致企鵝挨餓

海洋生物學家Wayne Trivelpiece和他的太太Susan,這對夫妻都在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ssociation)南極生態研究組(Antarctic Ecosystem Research Division)從事研究。自1979年起,他們每年不畏嚴寒及風速達每小時40公里的強風,追蹤帽帶企鵝(chinstrap penguins)和阿德利企鵝(Adelie penguins)的覓食、育幼及遷徙。這些年間,他們研究的企鵝,位於西南極半島和鄰近斯科提亞海(Scotia Sea)的族群,急遽的衰退,有些甚至滅絕。這些暖化的受難者,面臨海冰棲地減少的威脅。現在,綜合三十年來,收集自南極附近研究站的資料,研究人員認為,企鵝不只棲地減少,也有挨餓的問題。

Trivelpiece夫婦,和現在是一支基地設於蒙大拿州謝里丹鎮,私人極地海洋研究站主席的生態學家William Fraser,在1992年時,發表「棲地假說」。這概念是指,沿著南極海岸的海冰融解,危及企鵝生存。斯科提亞海的平均溫度在過去五十年間,增加了攝氏5到6度,急遽減少了海冰的量及存在的時間。科學家假設,這是需要海冰作為棲地的阿德利企鵝,族群下降的主因;相反地,會迴避海冰的帽帶企鵝則族群興盛。

然而,根據從地上研究站,及觀光遊輪兼作企鵝族群調查艦收集來的資料,Trivelpiece夫婦和同事,重新檢視過去的資料。他們發現,磷蝦-一種長得像蝦子的甲殼動物,企鵝的主食之一減少,可能是帽帶企鵝和阿德利企鵝減少的原因;這兩種企鵝的族群,每年各減少2.9%和4.3%。磷蝦的幼苗,以生長在海冰底層的藻類為食,自1981年起,磷蝦的數量減少了80%。無論帽帶企鵝和阿德利企鵝是否喜歡海冰,他們都愛吃磷蝦。

追朔到1980年代,科學家開始注意到企鵝族群快速銳減,但卻不知道原因是什麼。為了要測試是否如科學家直覺所想的一樣,企鵝族群銳減是導因於食物不足,他們從企鵝的嘔吐物發現,帽帶企鵝只吃磷蝦,而阿德利企鵝也對磷蝦一樣依賴。然後,科學家在1990年間也指出,磷蝦的體型大小不太一致,這顯示只有少部分磷蝦族群成熟到企鵝可以吃的程度。衛星的資料也顯示,磷蝦的數量在海冰減少的區域內驟減。

Wayne Trivelpiece認為,企鵝族群銳減,是由於幼鳥死亡。當成鳥離開幼鳥,幼鳥需要自力更生時,他們對減少的磷蝦無所適從。在1970年代,約有50%的幼鳥從海中返回,而這幾年間,有時下降到只有10%。相反地,巴布亞企鵝會帶著幼鳥捕食,所以這種企鵝族群並沒有嚴重的減少。

Fraser認為,企鵝可以作為一個風向球,讓我們了解暖化對全球生物的影響。

資料來源:ScienceNow: Melting Antarctic Ice Causing Penguins to Starve [11 April 2011]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

關於作者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