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一些可以應付高溫的鮭魚

契爾柯紅鮭(Chilko sockeye)是鮭魚界的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八面金牌的游泳健將)。每年,它們抵抗強勁的水流,在加拿大卑詩省的菲沙河,洄游650公里,到達適合產卵的地點。現在,科學家指出,契爾柯紅鮭可以進行長距離洄游的關鍵在於較大較健全的心臟,使它們可以比不洄游的鮭魚,更有效率的使用氧氣。除此之外,它們也可能因此比其他魚類,更能適應暖化的環境。

不是所有菲沙河的鮭魚都會像契爾柯紅鮭一樣游這麼遠,有些鮭魚留在相對靠近沿岸的地點;有些則會游到非常上游的地點產卵。不同的遷徙距離,使鮭魚分成100個截然不同的族群。而其中一個就是契爾柯,它們具有非常獨特的洄游行為及生理構造。

炙熱的夏天,對鮭魚遷徙是一大挑戰。舉例來說,2004年,有些鮭魚族群的80%個體,在抵達產卵地前就已經死於熱逆境。過去六十年來,菲沙河的溫度提高了2°C。加上全球暖化, 科學家預期,會有另一波更大的死亡潮出現。加拿大的一位研究生,Erika Eliason想要知道,菲沙河不同鮭魚族群間的差異,是否使它們更能抵抗高溫。

幾個夏天,她抓了97隻往上游遷徙的鮭魚,並利用架設在拖車上的「鮭魚跑步機」,進行逆境測試。實驗中,把魚放在一個水箱裡,增加流速及水溫,從8°C到26°C,以了解魚在不同水溫下游泳的能力。同時,Eiason也記錄水中的含氧量,得知魚利用氧氣的能力,就像測驗運動員的體力一樣。然後她也解剖了部分的個體,看看它們的心臟。

結果發現,契爾柯紅鮭適應的水溫最廣。它們在17°C游最好,這是河流最中等的溫度;但它們也能應付試驗中最高的26°C。而產卵在整條河最大的急流帶下游的威化紅鮭(Weaver sockeye),會在水溫高於21 °C時昏去。和其他鮭魚相比,威化紅鮭有最小的心臟,最弱的血液補給。Eliason和她的同儕,將這項研究發表於<Science>。此外,契爾柯紅鮭的心臟,也對腎上腺素較敏感,使它們較易於在過熱時,仍保持運作。

魚業學家Brian Riddell提到,「這結果非常清楚,顯然紅鮭非常適應於這種高耗能的洄游」。緬因大學的演化生物學家Michael Kinnison則認為,這項研究使我們可以得知,哪個族群在面臨氣候變遷時最脆弱。契爾柯紅鮭也許在暖化的環境安然無恙,但威化紅鮭可能將遭遇極大的挑戰。另一方面,這些脆弱的族群,可能有其他像是高抗病性等特徵,得以面對不同的外在壓力,因此Riddell認為必須要保護菲沙河的所有鮭魚族群。

資料來源:ScienceNow: Some Salmon Can Take the Heat [31 March 2011]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