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澄清有關大腦掃描的模糊思惟

圖片來源:Akira Ohgaki@Flickr,根據創用CC-By 2.0條款使用

即便是神經科學也不能拯救 Edwin Hart Turner。在裁定死刑多年後,這名雙重謀殺案的兇手最終還是於 2 月 8 日在美國密西西比 Parchman 州立監獄以注射毒針的方式處死,即便其辯護律師在最後一刻提出腦部掃描影片,企圖證明他患有精神疾病,因此不能判處死刑,也沒有辦法改變司法決定。不管神經科學家喜歡與否,這個領域已經成為新的遺傳學,最新的科學發現有時會被用來解讀人類的行為。

媒體幾乎每週都會展示運作中的 3D 腦部影像,試圖解釋人類的行為模式與原因。近來更有人認為可以使用神經影像來指認戀童癖,或是證明人們迷戀手機。儘管技術限制與不完整的腦部功能影像使得這些解釋不盡完善,但使用大腦影像來理解人類行為,持續成為科學界的重要課題。

非研究與醫學實驗用途的神經科學會引發道德與執行問題。銷售及測謊等商業服務已經開始運用腦部影像技術,但是它們會過度解讀科學。雖然神經影像可以協助了解決策機制,但卻不應該用來預測或判定人類的行為。僅有一顆腦袋,並不能說明一切。

這項技術仍在摸索階段,卻無法阻止人們試圖銷售或購買之。即使炒作神經影像市場的受害者不是一般大眾,而是付出高額費用的大老闆,還是會造成傷害。如果這個商業行為擴大,反對發展神經影像的公眾輿論就會因為商業投機者的過分要求而消失。

法國在 Olivier Ouiller 和其他神經科學家的努力之下,試圖打擊對神經科學的濫用。法國眾議院也於 2004 年重新檢視有關生物技術的法規,並於去年通過一項法案,明定「大腦顯影方法只能用在醫學或科學研究,或是法庭證據勘驗上」。該法規確實禁止神經影像在法國作為商業用途,不過業者僅需越過邊界,就可以繼續營業。

這項禁令在頒布之初就引發爭議,許多專家認為禁令不能獨厚神經影像,否則會讓這些科學家認為神經影像應用是不科學的,然而這些科學家卻同時宣稱神經影像可以幫助了解腦部失調與兒童閱讀障礙等等問題。這樣的態度會讓人們認為創新方法學的出現是因為社會有利可圖,而不是真正想要解決科學問題。

由於技術上的不確定性,若在法令中明定神經影像可以呈堂供證,不但會引發問題,腦神經科學家也不做此建議。

截至目前為止,神經影像在法庭上僅作為判決減刑之類的補助工具,然而印度、美國與義大利卻試圖使用腦部掃描作為定罪的決定性證據,儘管這項嘗試最後失敗,但是法庭未來隨時都有可能會接受神經影像作為主要證據。法國不應該鼓勵這類型的應用,至少不能在沒有條件之下使用。

即使沒有專家建議可絕對採信這項新興技術,仍然有法國政客要求放寬神經影像在司法程序上的用途。神經科學家應當讓決策者了解,只靠腦部科學並不能提供解決社會問題的最終答案,但也不能忽略該領域的潛力。我們要知道,科學和法律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它們都有可能被誤讀。

作者:駐法國代表處科技組
資料來源:Clear up this fuzzy thinking on brain scans—Nature [2012-03-01]

轉載自國科會國際合作簡訊網 [2012-06-09]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