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鬼擋牆是真的

作者:丘耀華

當運氣不好的角色在繞圈圈走路的時候,探險故事或是恐怖電影總會將觀眾的情緒瞬間拉到高潮。

打個比方,The Blair Witch Project(美國九零年代的恐怖紀錄片,電影敘述三位學生到馬里蘭山裡拍片,但不幸迷路後在人間消失)這部紀錄片裡,倘若這些學生可以有辦法延著直線在森林內尋找出路,這部紀錄片的恐怖程度一定會減半。然而,無法正確的導航是真的,還是編劇為了劇情所擬寫的故事而已?最新的研究指出,當人類缺乏地標指引的時候,將傾向於繞圈圈走。

本研究的第一作者,德國杜賓根 Max Planck 生物模控學研究所的心理學家 Jan Souman 指出,這研究的想法啟發自於德國一部科學電視節目,名為「頂球」(德語 Koftball,用頭頂足球的意思),此節目主旨在於回答觀眾提出的問題。這節目的製作人連絡在研究觀感與動作的 Souman 和其工作夥伴,以尋求他們的協助,證實「人會繞圈圈走路」這個傳聞是否是屬實。Souman 指出,「我們真的不知道,不過我們覺得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因此,這群科學家和此節目合作,結果於 2007 年播出。

其中一個研究邀請了十五位志願者,蒙著眼睛並攜帶著全球定位系統接收器(GPS),嘗試以直線方式穿越大草原。大部分志願者緩慢的行走,有時候會繞著圓圈走路,而圓圈的最小直徑至少有二十公里。然而,曾經有學者指出,繞著圈子行走或許是因為受試者兩腳之間的力量和雙腳之間的長度有微小的差異,而造成一個人偏向左或右旋轉的趨勢。

然而,在 Souman 的實驗中,絕大部分的受試者並沒有強烈向左或向右轉的趨勢。雖然受試者的雙腳確實有施力上的差異,研究人員發現,這些差異和受試者旋轉的傾向並沒有相關型。此外,當研究人員利用十二毫米厚的鞋底,顯著性的誇大受試者兩腳之間的長度的同時,他們並沒有發現系統型的左右偏的傾向。

這研究結果告訴 Souman,人類偶爾繞著圓圈行走的原因和大腦有關係。當人類被蒙著眼睛的時候,大腦必須藉由有限的資訊來計畫一條直線的路線,包括了來自前庭系統(Vestibular system)的訊息傳入-一個可以告訴大腦平衡感、肌肉和關節動作的感受器。Souman 指出:「所有訊息都有少許的誤差。」簡單而言,這就是造成人類隨機照著曲折的路線行走的原因。然而有時候,一些特定方向的錯誤訊息傳入,就會使我們繞著圈子走路。

Robert Klatzky,一位賓州匹茲堡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in Pittsburgh, Pennsylvania)的心理學家稱 Souman 提出的解釋「非常簡練確切。」將時間點拉回一九二零年代,當時的研究就已經發現,當無法看見的時候,人類原本筆直的路線會讓人產生偏移的傾向。她指出,在那沒有全球定位系統(GPS)的年代,研究人員無法長時間和遠距離的監控受試者是否有繞著完整的圓圈行走。

然而,當人們可以看見他們行走的方向時,這又是另一回事情了。Souman 和他的工作夥伴同時也監控受試者在看得見,但卻不熟悉的環境下的步行路線,也就是在德國的一個森林和要感謝製作單位安排位於突尼西亞的公費郊遊--沙哈拉沙漠。在森林裡,受試者只有在陰天的時候會繞著圈子行走。當太陽可以被看見的情況下,受試者可以多多少少延著直線行走好幾個小時。在晴空萬里的沙哈拉沙漠亦有相同的結果。Souman 指出,視覺的線索,例如太陽和影子可以讓人類克服繞著圈子走的傾向。

資料來源:ScienceNow: Why We Walk in Circles [20 August 2009]

原刊載於 30.6 kJ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慈濟大學生命科學系的教書匠。對肉眼看不見的微米世界特別有興趣,每天都在探聽細菌間的愛恨情仇。希望藉由長時間的發酵,培養出又香又醇的細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