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rting Li

    嗯~看來我是屬於分析腦~
    【文章分享】:引用
    也許科學的確無法證明神、鬼和上帝等的不存在;但是同樣的是,相信者也同樣無法證明這些事物的存在(只能不斷的說我相信、我相信),無可否認的「這是一體兩面的事」,所以結論仍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話雖如此,無神論者們還是手握多張王牌,神祇的有無不需要證據來證明,­用合理的邏輯即可得知「真理」-.「如果上帝真是全能、全善、完美的,那為何世界上還會有無數的惡的存在?且日以繼夜、每分每秒仍不斷的發生?且上帝並未阻止它們的發生或延續(ex:傷人、殺人、強姦、犯誡);莫非其實上帝同意惡的存在?!但這似乎和我們的常識完全背道而馳」、.「如果上帝創造了有惡的人類;那上帝還會是善的嗎?祂不是全能的嗎?為何第七天時選擇了不創造全善的人類?!神的選擇其實是子民所無法自圓其說的」、.「當許多國家正在停止死刑之時,當「人神共憤」的惡人仍活著之時,神也並未親手執行死刑;莫非其實神並不同意死刑?!但這似乎和我們的想法完全背道而馳」。(看到這裡,我得說我也支持死刑,90%的台灣人及多數的地球人也都反對任何形式的罪惡及支持死刑,但很顯然的,信徒似乎未曾面對過自己的信仰,都沒發現「宗教信仰」和「阻止罪惡」、「支持死刑」等相互間的關係其實是存在著矛盾的。).「當埃及、希臘、羅馬和馬雅等之人們背棄、遺忘、銷毀了原本的宗教時,那些神祇沒有生氣?(這似乎和當時人們所描述的「神」並不一樣)莫非其實當時人們所百般信仰的神祇並不存在,那現代人所百般信仰的神祇又存在嗎?!」(開句玩笑話,莫非上帝/基督曾經威脅過宙斯說,當希臘人們不再信仰祢而轉而信仰我時,祢也不准生氣和降禍人類,否則…).註:以上部分句子中的「上帝」、「神」當然可以替換為其他成千上萬個宗教的神祇。 

  • Berting Li

    嗯,原文是有分行分段的,貼上後就連在一起了,請見諒~
    BTW,網路上有一則已流傳很廣的文章,概要是諷刺科學或是無神論者的,不過其實基本上也是邏輯障眼法。

    http://www.homecan.com/view/4f9a0b2bdaccd

  •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Kris-Chu/100001177077091 Kris Chu

    這研究我還在想要不要寫,結果就被寫走了XD

  • Jeanllidon

    設計實驗,分析人為何會輕信或深信(這應可包括宗教信仰之外的信仰,包括為何有人會輕易深信宣傳、教育、網路或所謂roll-model) 對個體和群體的認知行為及知識論有更進一步發現,但,這和分析所信的對象或所信內容"是否為真"並不是同一層問題。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思考模式讓你相信神

photo credit: digitalpimp. via photo pin cc

為什麼有些人特別的宗教狂熱?答案通常是文化或是家庭背景造成的。雖然這些影響固然重要,但新的研究顯示,宗教狂熱程度可能和思考模式──憑直覺或是分析式思考──有關。2011年時,哈佛大學的團隊發表研究:習慣依靠直覺的人通常比較信神,他們也發現如果鼓勵受試者用直覺思考,也會增加他對神的信仰。根據這項發現,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者Will Gervais與Ara Norenzayan刊登在《科學》的新研究發現,鼓勵人用分析思維思考會減少他對神的信仰,進而也表達了:信仰也許只是我們思考模式中的一環。

Gervais與Norenzayan的研究建立在兩種不同但相關的思考模式:系統1是思考根據直覺或是經驗法則,而系統2是需要花較多時間與努力的分析式思考。在解決一些邏輯和分析問題時,我們需要無視自己的系統1思考,而以系統2取代,Gervais與Norenzayan正是利用心理學家已經發展出的一些技巧,促使我們用系統2思考,進而測試使用系統2思考模式,是否引領我們不這麼信神。

舉例來說,受試者在看與思考有關的「沉思者(Rodin’s The Thinker)」雕像,或是相較之下較中性的「擲鐵餅者(Discobolus of Myron)」雕像後,填寫相關問卷,看「沉思者」的受試者宗教信仰程度較為薄弱。(下圖出自維基百科)


但Gervais與Norenzayan猜想,也許看藝術圖片與思考和宗教間連結太過明顯,所以改用其他兩個隱約引領分析式思考的實驗接續。受試者先看到五個隨機排列的單字(例如:high、winds、the、flies、plane)然後刪除一個單字後重新排列成完整句子(the plane flies high)。有時這五個單字會出現引發分析式思考的文字(例如:analyze或reason)有時則會出現較中性的文字(例如:hammer或shoes)。受試者在重新排列文字之後填寫相關問卷,發現隱約促使受試者使用分析式思考,也讓受試者宗教信仰程度較為薄弱,而且不論實驗前他是如何的宗教狂熱,分析式思考都讓信仰程度減緩。

最後一個實驗,Gervais與Norenzayan使用更隱晦促使分析式思考的方式:兩組受試者填寫信仰虔誠度問卷,一組的問卷文字清楚易讀,一組字體較模糊難讀,迫使受試者減緩速度,進而仔細閱讀並思考問卷上的題目,結果發現回答難讀字體的受試者有較低的信仰程度。

這個研究提供了另一種信仰程度與我們傾向思考模式有關的證明,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大部份的美國人都信神(台灣人也是,各式各樣不同的神明),因為系統2(分析式)的思考比較麻煩,而大部分的我們多數時候都傾向用系統1(直覺)的思考模式。這樣的結果也表達,我們多數時候都寧願選擇「相信」而不做「懷疑」。根據蓋洛普2005年的分析,四分之三的美國人相信至少一種超自然事件,最熱門的三個是:超能力(extrasensory perception)、凶宅(haunted houses)和鬼。另外,先前的研究發現每個人在看世界的目的理由有程度上的不同,這些在思考模式上的不同與這個實驗結果,都說明了為什麼有些人較輕易相信一些事情(或變成較虔誠的信徒)。

為什麼分析式思考可以減少宗教信仰的虔誠度?它又如何減少的?雖然這需要更多的研究去回答這個問題,Gervais與Norenzayan已經推測出一些可能:例如,分析式思考可能抑制超自然媒介會影響我們的直覺,並且花較少的注意力在其中。特別要強調的是,這些研究的受試者包含各種宗教信仰、性別與種族,且這些變因都沒有顯著的影響結果。

Gervais與Norenzayan指出,分析式思考只是多種影響我們宗教信仰虔誠度的其中一個可能,而且這些發現都沒有表達任何關於各宗教信仰的內在價值或真實程度,只是說明心理學上在什麼時候或為什麼傾向相信一些事情,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結果顯示這樣的相信程度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隨著不同的情況改變的。

資料來源:Scientific American:How Critical Thinkers Lose Their Faith in God [1 May 2012]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中大認知所碩士。使用者經驗工程師。喜歡寫東西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