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439355296 Sau-chin Chen

    感謝翻譯,上週五刊出這週一上課我剛好拿來做教材。
    不過原文中的"the star pupil  learned 308, but even the worst mastered 81″
    指到是參與實驗的六隻狒狒之中,表現最好的學到308個,最差的學到81個

    還有trial是對單一刺激的反應過程,以「試驗」或「嘗試」說明更佳。

  •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抱歉,也感謝指出錯誤。已經更正。

  • Pingback: 演進中的科學研究方法(4/4) – 運用巨量資料評價實驗結果的再現性 - dropBlog()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狒狒認得英文單字

透過訓練,狒狒(baboon)能認得英文單字及沒有意義的字母串。這項刊載在《Science》的研究顯示,即使不知道如何說出單字,也能辨識出單字;而辨識單字是閱讀的基礎。

這項研究背後的概念是,當人類閱讀時,必須要先認出字母,還有字母的順序。「我們人類閱讀時認得每個單字,事實上就跟辨認物體一樣。」法國國家研究中心(France’s National Center for Scientific Research)的認知心理學家,也是這篇研究的作者Jonathan Grainger說到。他還提到,我們的腦建構單字是字母的組合,就像認得桌子一樣-一張平面,加上四隻腳,就是桌子。

許多目前對閱讀的研究,強調人類需要先熟悉如何說出語言,才能使看到的單字和發音(或者手語)連結。Grainger和研究團隊想要測試,即使不明白單字如何發音或代表的意義,是否也能認出字母的排列組合?-而猴子是否有這樣的能力?

研究團隊設計了一套特別的系統在六隻狒狒圈籠的旁邊,讓狒狒能隨意進入,利用觸碰式電腦進行測驗。每隻狒狒手臂上有微晶片,系統能藉此分辨出哪隻狒狒進入測驗。電腦螢幕上會出現字母串,如果字母串是真的單字,就點選右下角的圈;反之,字母串若是無意義的排列,就點選左下角的叉,作答正確能得到小麥作為獎賞。(請看影片)

測驗的單字由四個字母組成,像是「DONE」或「LAND」,無意義的排列像是「DRAN」或「LONS」。分辨是否為真的存在的單字的關鍵在於,無意義字串包含鮮少出現在英文裡的字母順序,像是「HT」比「TH」少出現。在訓練的時候,狒狒看過許多真的存在的單字,但不常看到無意字串的出現。每一隻狒狒在一個半月內,完成了4萬到6萬次的測驗。

令人意外的是狒狒認得單字的數量,在500個單字和7832個無意義字串中,最優秀的狒狒學會308個單字,最差的狒狒也學到81個,正確率約75%。當然,狒狒不是真的「讀」單字,因為牠們並不曉得單字代表的意義。不過這項研究顯示,牠們能拆解單字,認得每一字母,而非辨認整個單字的形狀。此外,就和人類一樣,如果無意義字串中包含常見的字母排列,就容易混淆。

「狒狒利用字母的資訊和字母間的關係,」Grainger說,「這暗示著一些來自靈長類祖先的能力,但並非全然是語言學,而只是一些辨識物體的基本能力。」。他也提到,一些狒狒和其他狒狒相比,較不易識字,或許能從中了解人類閱讀障礙(dyslexia)的成因。

澳洲的閱讀研究學者Anne Castles表示,雖然,無疑地,「念出」語言對人類學習閱讀來說非常重要,不會說話的狒狒展現認字的能力,強調了視覺訊息對閱讀的重要性。她說:「孩童最後得學會認識一長串字母,這項發現能讓我們了解他們是如何辦到的,以及什麼因素影響他們表現優劣。」

所以我們能預期在不久的未來會出現懂讀寫的狒狒嗎?Grainger說,其中一項研究團隊感興趣,也會在短期內著手進行的議題,就是訓練狒狒將單字和意義連結在一起。

資料來源:ScienceNow: Monkey See, Monkey Do. Monkey Read? [12 April 2012]

相關報導:Nature News: Baboons can learn to recognize words [12 April 2012]

關於作者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