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lin Wen

    加油!! 陳老師 (陳博士)
    我也能夠想像那種 花時間收集資料來撰寫一篇 海洋科普的文章的心思
    我相信你的投入都有慢慢讓大眾了解更多的海洋
    尤其泛科學這邊已經慢慢培養一些網友的閱讀習慣
    相信有很多人可能本來對海洋沒興趣的 也因為陳老師的文章 而慢慢發展出興趣
    或許沒有灑狗血的標題 確實不會有太多的反應或留言
    但是我確定很多人都默默的支持你

    過去有時候後輩我的留言 可能有點直接而感覺沒禮貌(我自己讀完的感覺)
    可能網路上 自己可能因偷懶 而沒打太多字 造成閱讀起來 不太禮貌
    還望陳老師多諒解

    在這邊替陳老師加油
    我都一直很喜歡你的文章
    也對你 在海洋科普的付出 感到欽佩!!

    請繼續讓我們享受你的文章
    謝謝

  • Yhchen

    Colin Wen: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 我還是很感謝你的建議與評論 每次有網友寫意見我都會仔細看看是否可以由中學習到一些新的想法與概念用來改善自己的寫作 尤其是題目的選定 不過就如同文中所提到的 大多數都是沉默不語 所以我也不知
    道網友看了到底在想什麼 感覺如何呢? 至於網路用詞有時真的也沒有辦法 在這個精簡時代 許多
    禮貌用詞往往被省略 容易讓人產生誤解 還以為人家來踢館 等到有機會見面才發現這只是用詞過於
    精簡所造成的效應 瞭解這種現象之後 就不會介意了 (其實有時自己也會這樣) 不過自己就會
    很小心的選詞 以免對方沒有這樣的觀念 總之 很感謝你的支持 有時候還是需要一點鼓勵 就像摩托車的
    機油一樣 讓車子跑得更順暢一下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泛科學上的冒險旅程

2012/04/28 | | 標籤:
網際網路的冒險充滿許多未知與驚奇猶如海洋生態總是令人嚮往不已

網際網路的冒險充滿許多未知與驚奇猶如海洋生態總是令人嚮往不已

去年受泛科學小編的邀請撰寫專欄文章迄今,已經將近十個多月之久了。前些日子聽小編說我是少數幾位不是翻譯主流媒體的新聞,而是自行創作的作者之一,這背後其實是有原因的。

當初的目的只是想要寫一些有關大眾對於海洋種種的迷思,並進一步由中提出正確的科學觀點,讓讀者由此釐清或澄清一些似是而非的觀念而已。而且要求自己每一篇文章只表達一個觀點就好了,篇幅不宜太長,簡單而精彩最重要。讓我有這樣的動機在於以往個人總認為海洋簡單易懂的觀念應該很普遍不值得一提,然而事實卻不盡然。自個人觀察來館參觀遊客的舉止言談之間,發現其中居然存有許多對海洋錯誤的認知與迷思的觀念,甚至就連導遊領隊或館內受過訓練的導覽人員有時也會出包,但自己卻渾然不知,試想如果專業人員的人都會如此,那普羅大眾對於海洋認知的迷思豈不更令人擔憂呢?

身為海洋教育推廣者的我當時就決定從臉書的網誌著手,此因臉書很夯,鄉民據說有上億人之多,當時中央部會的長官又希望透過臉書社群之利,進行教育行銷,所以臉書自然而然成為第一首選。玩了臉書之後才發現,除非上傳的資訊相當吸睛,才會引發網友一連串的分享與轉寄,不然資訊很快就會淹沒在龐大又快速流轉的資訊洪流之中,瞬間就消失在頁面,網誌只能算辜芳自賞或更慘的是無病呻吟(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有一天,科學影像的小編來信詢問是否可以將我的網誌轉載至網站,我心想這些文章不就是要有廣為流傳,才會發揮教育效果,既然有人要協助轉載,何樂而不為呢? 不久之後,泛科學的小編又來函邀請我去寫專欄,這可真的有點讓我難為了,原因在於一方面寫作不是我擅長的項目,另一方面當然工作的重擔讓我心生畏懼,唯恐無法負擔,毀人美意不,因而不敢欣然答應,另外一想到網路世界中,高手如雲,萬一寫內容太爛,遭到圍剿,不就畫虎不成反為狗,成為笑柄了嗎? 但是個人又很想瞭解社會大眾對於科普文章的看法為何?考慮了半天,最後是在想得不太清楚又姑且一試的冒險的心態之下,最後我答應了小編的要求,開始撰寫海洋相關的文章,並將專欄取名為「海洋奧秘」。老實說,剛開始這還真的還蠻困難的,有時連題目在哪裡都不知道,只能濫竽充數地將已經寫好的網誌或過往的文章擇優轉載至泛科學撐一下場面,然後觀察網友對文章的反應作為未來選擇題材的依據。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發現:網友最有興趣的議題大多與個人日常生活相關,如美牛瘦肉精的問題,又男女之間情感的主題,更是引發網友爭相瀏覽的熱門主題,至於與海洋保育相關的文章,則並未受到多數網友的青睞,只能說是SOSO而已。其實這並不難理解,因為海洋畢竟離日常生活有段很長的距離,要引起許多人的共鳴確屬不易;或許那天我來說說海鮮與重金屬污染之間的關係,說不定就會引起網友的一番討論。由此可知網友比較關注分享與生命安危有關的議題,就算它是網路流言也不例外!

灑狗血引發大眾恐慌絕對不是我寫作的目的,更正錯誤觀念與釐清對於海洋的種種迷思,期望能由觀念的修正進而能達到行為的改變,這才是撰文真正的目的。不過個人必須坦白承認寫作的題目真的有那麼一些些灑狗血的成份在其中,寫作內容也多多少少放入一些主觀情感元素在其中,其目的只是希望讓單調嚴肅的科學內容多一些感性的人文元素,讓人閱讀起來不致於過於單調。從近來網友極少數的留言中,亦也可發現網友們看得出我寫作的風格,而我卻不甚瞭解這些瀏覽或閱讀我的文章的網友,對文章內容真正的想法為何呢?不錯蠻有趣的?很狗血?議題過期了?這相當引起我的好奇。

網友對文章的反應往往很難預期,上次個人寫了一篇「愛我請不要買」的文章,呼籲網友不要購買生物以達到保護生物的目的,結果居然引發一堆網友的反應與轉寄,這是我始料未及的;「與其放生,不如認養棲地」也是來於生活中的親身經歷有感而發的短文,亦出乎意料地引發廣泛地共鳴,反而我認真寫的「魚目混珠 以假亂真」一文,網友們的卻心如止水,反應平平,有時的感覺得網友的反應有如春天的氣候,陰晴不定,難以猜透。

寫作至今,網友有幾個相同的模式卻是有跡可循。首先,新文章貼上之後,隨即就會被快速瀏覽,速度之快超乎我的想像,尤其是小編在臉書泛科學粉絲網頁上公告推薦之後,效果特別明顯。這就好像就有人早就掛在泛科學網站門口等候,隨時隨地準備閱讀新的科學文章一樣。而新文章往往在一天內被瀏覽過(閱讀過)至少兩三百次;若是有幸成為網友中眼中熱門的文章如「海龜溺死了」,在24小時之內就文章可能就被瀏覽上千次,若再加上瘋狂轉貼分享的次數,真正的次數恐怕遠超過我們所能計數的;文章每轉貼至其他網站,就可能重獲新生,每次的新生就可能衍生出不可預測的閱覽數,由此可見網際網路的傳播的威力。其次,雖然貼文為科學文章並非言情小說,網友似乎感情豐富頗有愛心,遇到類似像海龜因誤闖流刺網而溺死在海中的報導,就突然會有發自內心深處的悲天憫人的情感如泉水般地湧出,文章當然就會被快速傳播分享,瀏覽數急速飆高,猜測這或許是作善事不落人後的情感衝動所致。

然而無論文章如何精彩萬分,它仍還有它的生命週期。依據個人觀察發現:每篇文章最多只有一個星期的壽命,之後,它就被新增的文章擠入次頁面暫存,直到有一天又被新聞議題喚醒,才會再次出現在首頁版面上。這正是個人一星期只貼一篇文章的緣故,因為可以減少自我文章相互排擠的情況,讓一篇文章可以多有些曝光時間,畢竟這是公共的社群網站,不是個人部落格,在版面有限的狀況下,每一篇新文章的出現往往就代表另一篇舊文章的退讓,文章能在版面多停留一些時間,它被閱讀的機會就會相對地增加,這也能達成個人推廣海洋的目的。小編亦認同我的觀察心得,而且還指出似乎有較多的網友在週間比週末瀏覽泛科學網站,個人推想大概是週間網友大多宅在螢幕前看東望西地流覽各式網站,週末則都跑出去與大自然為伍了(主觀猜測而已)。

泛科學為以邀請各領域高手撰寫科普文章或報導新科學知識的網站,在短短一年多之內,確實引起許多網友的注意與青睞,從臉書上的粉絲網頁來看,每天按讚的人數逐日增加,可見其風格與內容頗受到網友的肯定,這真的是難能可貴。相對於公家機關或主流媒體的粉絲網頁背後有龐大的資源支撐,卻績效不彰。這個網站卻在缺乏經費援助之下,憑藉的只是年輕的小編們希望能為台灣科學新聞報導注入一股清流的理想,企圖打破台灣主流媒體只強調狗血且利用大眾無知引發恐慌之手段,以期提高媒體銷售業績的方式,而卻受到網友廣普遍地支持。這點正是個人對此網站最大的肯定與認同,它確實在新聞媒體的科學報導(如飲料中添加塑化劑)之中,發揮了正本清源、撥雲見日的功效,讓更多人看清楚政府與主流媒體對於科學報導的解讀方式中詭譎之處,這也是網路監督政府效能所不可或缺的公民力量。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希望以人文關懷的觀點,將海洋生物世界中的驚奇與奧妙, 透過多媒體的設計與展現,分享個人心得給社會大眾, 期望能引起更多人關心海洋的公共議題, 為保護海洋略盡一份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