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致所有智慧生物:讓科幻寫作 Live Long and Prosper 吧!──「泛科幻獎」緣起

第一屆倪匡科幻獎活動海報(可點擊看大圖)。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二十年前,在倪匡的鼓勵下,我從美國回到台灣,站上推廣中文科幻的第一線。不久之後,我就向他老人家借了兩個名字,用以籌辦「倪匡科幻獎」以及撰寫《衛斯理回憶錄》。

結果「倪匡科幻獎」連續舉辦了十屆,《衛斯理回憶錄》也剛好出版十本。這麼說若讓你聯想到十全十美,那絕不是我的本意。因為後者回響不大,不算是個成功的嘗試,原因或許正如倪匡所言,我在書中下了太多的料,如果換成他來寫,每冊都能稀釋成四、五本非常好看的科幻小說。

另一方面,倪匡科幻獎的成績則相當理想,不但各方面的水準很整齊,全程的「公平、公正、透明」更是有口皆碑。此外,就中文科幻徵文比賽而言,十屆已經是很難超越的紀錄。

想當年,我們為這個獎立下三項宗旨,作為具體的努力目標:

一、表彰倪匡先生的終生成就
二、提倡中文科幻的創作與欣賞
三、鼓勵華文社會的網路創作及互動

事後回顧,這三項目標基本上都達成了,尤其是藉著一年年的徵文活動,在兩岸三地催生出不少中文科幻新秀,連倪匡本人都感到相當欣慰。唯一的遺憾是未能培養出專職的科幻作家,直到今天我仍不時反省這件事,結論是除了自己努力不夠,客觀環境尚未成熟也是重要的原因。

如今又過了八年,隨著「泛科學」的崛起,我認為時機終於成熟了!

科普與科幻本就相輔相成,泛科學在站穩科普的腳跟之後,跨足科幻乃是理所當然(而且眾所期待)的下一步。雖說推廣科幻的方式不一而足,但根據我自己的經驗,最有效的途徑仍莫過於舉辦科幻徵文比賽。況且今年恰逢科幻文學雙百年慶*,此時推出第一屆「泛科幻獎」更具有非凡的意義。

泛科幻獎堂堂出世啦!

既然是徵文比賽,參賽作品必須未曾以任何形式發表,而且評審過程從頭到尾匿名作業。相信大家都會同意,這種比賽方式最有機會讓新人出頭;即使是寫作經驗趨近於零的參賽者,只要具有足夠的潛力和天份,仍有可能受到評審的青睞,成為激烈競爭中的黑馬。

經過多年的努力,泛科學已擁有廣泛且多元的人脈,理應協助這些新秀找到更寬廣的科幻舞台,例如從小說出發,進軍影視與遊戲產業,不只兩岸三地,甚至是亞洲乃至全世界。只要身為主辦單位的泛科學以此為中長期目標,這麼甜美的誘因相信任誰都難以抵擋。

當然,想要讓這個徵文比賽 “Live Long and Prosper",中文科幻愛好者人人都有一份責任──大家必須踴躍投稿,積極參與,泛科幻獎才有動力一屆接一屆辦下去。

期待十年後,我們一起慶祝兩件事:一是泛科幻獎打破倪匡科幻獎各項紀錄,二是在所有的智慧生物中,多了好幾位以中文寫作的專職科幻作家。

「第一屆泛科幻獎」徵文辦法請見〈《泛科幻獎》堂堂登場!航向前人未竟的科幻宇宙

  • *註:公認的第一部科幻小說《科學怪人》(Frankenstein; or, The Modern Prometheus)
    出版時間為1818年,至今正好200年。

小朋友暑假不上課要幹嘛?當然是要一直玩一直玩啊~

但是玩樂也要有收穫

在這個充滿無限可能性的「加速時代」

就算不能預測未來、也要讓您家的小朋友擁有跟上未來的「自主學習力」

該怎麼獲得自主學習力呢? 2018 泛科夏令營幫您的小朋友準備好了!

 

 

關於作者

葉李華

1962年生於高雄,曾任交大科幻研究中心主任,現為自由作家;致力推廣中文科幻與通俗科學近三十年,成功過,失敗過,唯獨從未放棄過 ……

專欄:談科論幻話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