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永遠被各自表述的公地理論──哈丁誕辰 │ 科學史上的今天:4/21

一個「公地」,各自表述

1968年12月號的《科學》期刊登了一篇由美國生態學家哈丁(Garrett J. Hardin, 1915-2003)撰寫的文章〈公地悲劇〉(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文章內容主要呼應馬爾薩斯的人口論,擔憂放任自由生育將造成人口不斷增加,最後耗盡地球資源,造成人類的生存危機。文中舉公共牧場為例,每增加一頭牲畜可以增加收益,也會對草地多了一些破壞。但因為收益完全屬於自己,草地損毀的代價卻是由大家一起承擔,衡量得失,每個牧農都會盡可能增加放牧的牲口,隨著牲口數量越來越多,最後牧場終於無可避免地走上毀滅的命運。這就是文章標題「公地悲劇」的由來。

哈丁原本是用公地悲劇來佐證自由放任的結果可能是一場悲劇,而非自由派的經濟學家宣稱的會有「無形的手」維持市場秩序,因此需要政府適時的介入。然而在自由化與民營化一派的口中,公地悲劇代表的意義是公有化並不可行,並舉英國的「圈地運動」為例,主張私有化才可長可久又具最大效益。結果哈丁因而被誤解,反成為左派撻伐的對象,攻訐者甚至認為公地悲劇的情境並不成立。

平心而論,社會中的確存在公地悲劇的例子,例如工廠排放廢水汙染河流、漁民過度捕撈、溫室氣體的排放、……等等都是實際發生的案例。哈丁在論文中舉出公地悲劇這個寓言故事,恰能具體而微地反映出這些存在於每個時代的悲劇,因此雖然哈丁原本的節育主張在今日看來已不合時宜,不過「公地悲劇」本身卻自這篇論文脫離出來,任憑時代變遷仍一直流傳、不斷被引用──而且是被不同立場的人引用,並各自賦予它截然不同的意義。

這個現象看似弔詭,但或許就像「作者已死」的理論,一個作品在完成後即自有其生命。如今,在生態學、經濟學、政治學,乃至賽局理論,公地悲劇這個寓言故事仍繼續被拿來探討。

 

 

本文同時收錄於《科學史上的今天:歷史的瞬間,改變世界的起點》,由究竟出版社出版。

小朋友暑假不上課要幹嘛?當然是要一直玩一直玩啊~

但是玩樂也要有收穫

在這個充滿無限可能性的「加速時代」

就算不能預測未來、也要讓您家的小朋友擁有跟上未來的「自主學習力」

該怎麼獲得自主學習力呢? 2018 泛科夏令營幫您的小朋友準備好了!

 

 

關於作者

張瑞棋

1987年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畢業,1992年取得美國西北大學工業工程碩士。自小喜愛科學新知,浮沉科技業近二十載後,退休賦閒在家,更成為重度閱讀者。當了中年大叔才成為泛科學專欄作者,著有《科學史上的今天》一書,如今又因翻譯《解事者》,而多了個譯者的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