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向左親,向右親

兩年半以來,關圖爾(Onur Güntürkün)徘徊在機場、地鐵站、公園和海灘,觀察人們接吻。他說「兩年過後,我已經能感覺到人們何時會接吻」。

他這麼做,完全是出自於科學研究。關圖爾是一位德國的神經學家,他注意到當人們接吻時,頭向右偏的比例是左偏的兩倍。

大約有2/3的人,偏好運用他們的右腳、右眼、右耳。不過側頭的習慣應該比任何行為出現之前還早,因為它在人類嬰孩仍在母親子宮內的最後一週時,就發展了。不過卻沒有人知道側頭的左右偏好,是否遺留至成人之後。

「我認為右偏側頭先出現,隨後身體的其他部位才跟著右邊偏好。」關圖爾說到。起初的偏好也許很細微,但隨著經驗強化,之後當你用左腳踢球-或者,從左側接吻就會覺得不對勁。

兒童發展專家David Lewkowicz認為關圖爾的想法很合理,他說:「嬰兒會較注意右邊,也較活動身體右側。」所有的行為發展,都是一個接一個的。

關圖爾的研究始於一次在芝加哥機場,五小時的候機。他發現機場很適合收集資料,研究成人是否有側頭的左右偏好,因為在這裡的情人來自不同種族,有不同文化。不過,要記錄到一個「好的」接吻比他預期的還難上許多。

在臉頰上接吻的紀錄就無法採用,因為那深受文化的影響。接吻時,有一方正拿著或背著東西也不能採用,因為那會使人的身體傾斜。五個小時內,他只記錄到一次可採用的接吻。

之後的兩年半間,關圖爾在美國、英國和土耳其的公共場所,共記錄到可採信的124筆,來自不同情侶的接吻記錄。

關圖爾在沒有盯著戀人的時候,他也研究雞;大部分蛋中的雞會把頭側向右邊。向這樣的左右偏好,廣泛存在於脊椎動物中。

對慣用手來說,偏好就更為強烈-右撇子大約是左撇子的八倍,這可能因為慣用手更受到文化的影響。

編按:或許可以在google鍵入「kissing」,搜索圖片,計算看看是否也符合這研究的結果。

資料來源:NatureNews: Most people kiss the right way [13 February 2003]

相關文章:Sciscape科學新聞報導:打KISS,向右轉!


原始報告中有提到,因為一對情侶只被記錄一次接吻,無法確認他們是否每次接吻時,頭都側向右邊。關圖爾解釋,若右偏比左偏的比例為2:1,而情侶是隨機配對,接吻時的狀況如下:

當偏右的人和偏左的人接吻,勢必要偏向一邊,不過不確定是哪邊,所以左右各佔一半。計算起來,偏右接吻(4+2=6)佔6/9;偏左(1+2=3)佔3/9;和調查群體所得到的結果2:1一樣,顯然群體的比例源自個人的偏好。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