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Facebook上大家都在看,所以你就這麼相信了?

  • 作者 / Wen-Jing Lin
    前職能治療師。現為認知神經科學博士。 興趣是閱讀科學文獻。 認為散播知識是科學家回饋社會的方法之一。

分享新聞前請先仔細想想。圖/wikimedia commons.

從去年(2016)的美國總統大選之後,美國社會開始強烈關注「假新聞」這項議題。不過台灣的大家似乎更早就遭受假新聞的荼毒,算是走在世界潮流的前沿吧?(該覺得驕傲嗎這……)不過,大家在什麼情況下會去執行「事實查核」(fact checking)呢?應該是在對新聞內容感到有所懷疑的時候吧。但是啊,研究發現,當我們知道有其他人也在讀這些可疑的新聞時,進行事實查核的可能性就會降低。

別人也在看?有夥伴我們就不在乎真假

這個研究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研究者以一系列八個實驗來告訴大家一件事——人們一旦覺察到其他讀者的存在,進行事實查核的意願便會降低。不過只要提醒人們回想自己的責任與義務,便有機會抵消這個負面效果!

主要的實驗流程是這樣的:實驗參與者必須登入某新聞網站並在上面閱讀三十多個新聞標題,但這些標題有真有假,參與者的工作便是決定哪些標題是真的哪些標題是假的。每答對一題得一分,但若答錯一題也會被扣一分,最終的分數會被換算成金錢,發放給參與者。選項有三個,除了「真」和「假」之外,還有「事實查核」這第三個選項。如果參與者在某一題選了「事實查核」這個選項,那他就可以在實驗結束時得知這一題的正確答案。

假新聞充斥的現在,大家在什麼情況下才願意執行「事實查證」呢?圖/Pixabay

參與者被分成兩組,其中一組人在登入新聞網站後,會見到自己的名字顯示在網頁角落,在此將這組稱之為「單獨」組。另一組人在登入後,除了自己的名字外,還會看到另外 102 個其他在線使用者的名字,稱之為「群體」組。就這樣,這個操弄很簡單吧?但是這樣竟然對參與者選擇〔事實查核〕的意願產生了影響。不管在哪個實驗中,「群體」組的參與者選擇「事實查核」的比例都比「單獨」組還要低。而且不管選擇「事實查核」可以加分或會被扣分,結果都是一樣的。

只要小小提醒,我們便會提高警覺

圖 / 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Lawrence Jackson

接下來的實驗更神奇了。研究者把原本的「新聞網站」改成「Facebook」,也就是讓參與者在Facebook的介面上讀這些新聞標題並判斷真偽。結果當介面換成 Facebook 這種社交網站之後,「單獨」組選擇「事實查核」的比例竟然降得跟「群體」組一樣低。是不是因為 Facebook 這種社交網站,不管怎樣都會給人「總是會有誰也在看吧」的感覺呢?

中間還有好幾個實驗,這邊先略過不談,不過我想提一下最後一個實驗。因為研究者發現,一般而言警覺性(vigilance)比較高的人,似乎比較不容易因為身處群體中就疏於事實查核。

是以在最後一個實驗中,研究者想知道人們的警覺,是不是造成「群體」組事實查核比例較低的原因之一,於是便要求參與者在開始讀新聞之前,先回想自己過去和現在的職責、義務與責任(duties, obligations, and responsibilities)。這麼一做,果然讓「群體」組選擇「事實查核」的比例增加到跟「單獨」組一樣高!

社群網站上看新聞的時候要特別提高警覺喔!圖/Pixabay

所以囉,大家以後記得提醒自己,在社群網站上看新聞的時候要特別提高警覺,想清楚、再決定要不要按讚分享喔!

參考文獻

  • Jun, Y., Meng, R., & Johar, G. V. (2017). Perceived social presence reduces fact-checking.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114(23), 5976–5981.

本文轉載自哇賽心理學《等等,你確定這不是假新聞嗎?》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哇賽心理學

希望能讓大眾看見心理學的有趣與美,期待有更多的交流與分享,讓心理學不只存在於精神疾患診療間或學校諮商室,更能擴及到生活使之融入每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