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性愛被打斷,雄黑猩猩你為什麼不生氣?—《黑猩猩政治學》

替我工作的一位研究員瑪麗艾特(Mariëtte van der Weel)曾研究過伴侶偏好的現象以及安珀在 1977 年旺盛的性慾。瑪麗艾特也研究了黑猩猩幼兒與青少年的一種奇特行為,即靈長類動物學文獻中所說的「性干擾」(sexual harassment)。大人開始性交時,小孩便會跑過去。他們跳上雌黑猩猩的背,推開她的性伴侶,或是夾在他們中間扭來扭去。他們也會對性交中的猿丟沙子,或者不顧自己體型大小,朝著他們做出威嚇舉動。不過他們很少公然做出攻擊行為。

我曾看過最糟的一次,是尼基騎乘芙朗葉時,芙朗葉的兒子馮司咬了尼基的睪丸。這個舉動使性交立即遭到中斷。大體而言,這些干擾行為並不帶有惡意,有時看起來甚至帶著善意。不過,這些「性干擾」的行為確實會破壞性交。孩子如果干擾半數的性交行為,且其中又有四分之一的干擾行為成功打斷性交,那麼,雄黑猩猩對發情期的雌黑猩猩展開攻勢之前,常會半開玩笑地趕走孩子,也就不叫人意外了。但是小孩就像趕也趕不走的蒼蠅:他們總是一再回來。年幼的黑猩猩似乎對大人的性交行為很著迷。

芙朗葉和尼基在性交時,他的兒子馮司跑過來擁抱他們,還親了尼基一下。伍特(左)在他們四周興奮地蹦蹦跳跳,一邊發出短促的叫聲。圖/《黑猩猩政治學》

芙朗葉和尼基在性交時,他的兒子馮司跑過來擁抱他們,還親了尼基一下。伍特(左)在他們四周興奮地蹦蹦跳跳,一邊發出短促的叫聲。圖/《黑猩猩政治學》

為何如此?這不難從心理學的角度解釋:孩子純粹是在忌妒。但這聽起來雖然很有道理,還是少了一點什麼。我不否認他們在忌妒,因為黑猩猩似乎的確是種很愛忌妒的動物。可是,這種性騷擾行為的背後一定有某種目的,否則黑猩猩的社群生活就會非常緊張,充滿不必要的衝突。

達爾文以後的科學家都十分相信功能性:動物的身體構造、生理機能、外在樣貌和各種行為一定存在某種原因,才會演化出來。一個負面影響大於正面影響的特性,是絕對不會傳到下一代的。這麼說來,性騷擾行為的好處是什麼?其中一個理論是,幼年黑猩猩試圖阻止母親很快又再懷孕,希望延遲弟弟或妹妹的誕生時間,好讓他們多享受一點母親的乳汁、揹負和照護。孩子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些舉動。性騷擾行為是一種本能的反應,可以延長嬰幼兒的哺乳時期,提高他們存活的機率

馮司咬了尼基的睪丸後,我原以為尼基會發火,但是他並沒有。他搓了搓痛處,然後看著馮司,但沒有處罰他。黑猩猩對幼兒極為寬容,這或許是因為攻擊他們常會反過來讓攻擊者嚐到苦果。雄黑猩猩要是威嚇小孩,要他們不准再騷擾他和他的伴侶,雌黑猩猩就會大發雷霆,發出抗議的尖叫聲,即使她在性交的過程中。難怪雄黑猩猩遇到孩子的性騷擾行為,都得暫時放棄性交的念頭。

隨著孩子年紀漸長,雌黑猩猩的保護行為也會減少,雄黑猩猩容忍他們的程度也會愈來愈小。這大約從孩子四歲時開始。在那之前,雄黑猩猩會半開玩笑地搔他們癢,趕跑他們,但是孩子長大一點之後,雄黑猩猩就會用更威嚴的態度對待他們。他們會對青少年黑猩猩咆哮,要他們馬上遠離發情期的母猿。如果沒有照做,就有可能被修理。雄黑猩猩會咬他們的手或腳,有時甚至還會咬出血來。雄黑猩猩不僅處罰嚴厲,而且還用上了打鬥技巧(雄黑猩猩之間打架時,很常會使用牙齒攻擊),表示青少年黑猩猩已經不再被視為「討厭的小鬼頭」,而是潛在的對手。在我們的黑猩猩社群中,所有的青少年黑猩猩都是公的,雖然尚未達到性成熟,但性慾卻很明顯。只有在牽扯到性交這件事時,他們才會遭受如此嚴厲的對待。這麼一來,他們便能早早學會成年雄黑猩猩世界的各種嚴苛規則。年紀最大的孩子顯然已學會教訓,不敢輕易靠近發情中的雌黑猩猩。

雄黑猩猩在年紀很小時便會做出性交行為。圖中,安珀正在和伍特「性交」,馮司(左)則在一旁做出威嚇動作。若換成兩隻成年的公黑猩猩,這種場面肯定會演變成嚴重衝突,但在這裡則像是個好玩的遊戲。圖/《黑猩猩政治學》

雄黑猩猩在年紀很小時便會做出性交行為。圖中,安珀正在和伍特「性交」,馮司(左)則在一旁做出威嚇動作。若換成兩隻成年的公黑猩猩,這種場面肯定會演變成嚴重衝突,但在這裡則像是個好玩的遊戲。圖/《黑猩猩政治學》

當這些年輕的雄黑猩猩在幾年後進入青春期,我們便會面臨近親性交的問題。兒子已成長到能和母親性交的年齡,而年幼的雌黑猩猩長大後,兄妹和父女之間也會性交。我們還不曉得屆時應該採取什麼辦法。不過這個問題應不會太嚴重,因為黑猩猩似乎會自行避免亂倫。某些人類學家認為人類的亂倫禁忌純粹是個別文化的產物,甚至是動物行為之中「最具意義的進步」,但是生物學家認為,不與近親性交是萬物的法則,所有文化都一樣。1980年,普西(Anne Pusey)發表了一些有關貢貝溪野生黑猩猩的重大數據資料。在那裡,手足之間很少發生性交行為,母子之間的性交更是從未見過。年輕的雌黑猩猩喜歡陌生的雄黑猩猩,因此會到自己的社群之外尋找伴侶。性交之後,她們會懷著身孕回到原本的社群中,或是留在新的社群。雌黑猩猩選擇自己社群當中的伴侶時,會格外小心謹慎。普西寫道:「如果她們出生的群體當中,年紀足以成為父親的雄黑猩猩對自己展開性攻勢,四隻雌黑猩猩便會一邊尖叫、一邊逃開;但是同一時間,求愛的若是比較年輕的雄黑猩猩,她們就會欣然接受,露出自己的生殖器與他們性交。」這些年輕的雌黑猩猩並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但她們會拒絕跟年紀大的雄黑猩猩性交,以免與可能是親生父親的對象繁衍後代

泰山已經長大,得學習誰有性交權、而誰沒有的嚴厲規範。圖中為尼基咬住他的腳,把他甩來甩去。圖/《黑猩猩政治學》

泰山已經長大,得學習誰有性交權、而誰沒有的嚴厲規範。圖中為尼基咬住他的腳,把他甩來甩去。圖/《黑猩猩政治學》

安珀和歐爾喜歡黑猩猩群當中年紀最小的兩隻雄黑猩猩,也符合了上述的行為模式。然而,避免近親性交的機制是否奏效,還要過幾年才能夠真正揭曉。就現狀來看,年輕的雄黑猩猩會跟每一隻雌黑猩猩性交,就連自己的母親也是一樣。不過,其中一位母親不容忍這種行為,那就是甜波。甜波發情時,拒絕和兒子伍特與泰山性交。他們如果勃起,她就會推開他們,但是她會讓其他小孩嘗試性交。我很想知道,不同母親的不同教養方式是否會反映在日後的母子關係


黑猩猩政治學正封面

本文摘自《黑猩猩政治學:如何競逐權與色?》,開學文化出版。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